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书库 > 桃花女阴阳斗传 > 正文

第十一回 恼婚姻需索聘物 请兇煞中毒施谋

书籍:桃花女阴阳斗传作者:陈飞霞 时间:2017-02-03 06:35:01

当时桃花小姐一闻父母许了周家诓亲之约,不待两老说完,桃花小姐怒气沖沖,坐立不定,在椅上倒扑跌下。正是:

娇花经雨底无力,弱柳临风舞不胜。

任太公见女儿翻扑跌在地下,夫妻二人唬得魂不附体,连忙一齐上前,抱扶起道:“我的娇儿!何故如此?”竟哭将起来。这桃花小姐坐定,带闷道:“爹娘作事好不三思,受人圈套也!这是周公之计谋也,如今中其计了!孩儿算得周公并无什幺公子,且夫人已是早亡过了,只有一女,今年已是十六岁了。如今一刻要娶女儿,三日就要过门去,孩儿大料是为着彭家哥哥之事。只因见孩儿破了他的八卦,羞恼变成了怒,今日来求亲,是想用法置死孩儿的。只此怕孩儿要与父母永别,再无见面的日子了!”任太公夫妻听了这话,唬惊的发呆道:“好端端的,为何说出不吉之言?”桃花女原不是个凡人,料事如见,忙掐指一算,已明透洞理:“十九日是个兇神下降,大败的日子,周公择此日子,要冲死孩儿!”太公便大怒道:“周公如此可恶!而来计害。老汉不要这条老命,与他拚了!到官府理论,也不怕他!”把头上的花红拔了下来,揉的稀烂,地下揉踏数下。

桃花女暗想:“我既奉玉旨下凡,来破周公法,料躲不过,不如安稳两老之心,免他着急。”便道:“爹娘放心!此乃天数,女儿也不怕他!只是养儿一场,并无一些报答,乃负却父母大恩。”任太公夫妻听了,双垂珠泪道:“这样不利凶日子,如何允得他的?”桃花女道:“别人遇之有害,女儿可能破解。别人尚能救脱,今日到自己身上,难道反不会救?爹娘放心,女儿不怕!此去不过三日便回来。只道是要周公给女儿几件东西,便依他日子。”太公闻言,大喜道:“比如要周公些什幺。我好叫蒋媒去取。”桃花女道:“这不是奇难物。要二尺红绫,花轿上绣上八洞神仙,花轿要用杂色绸结成,空的宝瓶一对,内放五穀熨斗一个。花轿一到门,用檀香柏叶,放在瓶内熨斗中烧,要他家人一个,提着熨斗,绕轿三匝。方才进门。大门二门,要马鞍一个,方斗一个,新人下轿跨过马鞍,然后才拜天地。再要他家自大门起,直布彩毡到内堂,新人一下轿,脚要不占坭。还要他家的彭剪到来,昕候我们使唤。若周公有一件不许我们,女儿就不允嫁去他家。又只要教他的公子亲来入赘。爹爹可即照此急备周全,不得少误!”当下任太公一一记清,自又取过文房四宝,逐一件件开列纸上,俱依着女儿所说出之物,一件件无差。夫妻又知道女儿有此本领,不怕周公,定然无妨,便把忧愁撇去,也欢喜起来。又唤:“我儿,你说能破他的法,爹娘自然放心。待蒋媒来,就叫他与周公要取这些的东西便了。”两老才欢欢喜喜的出了后园。桃花女仍在园中打点破周公的法不提。

再说蒋媒与许成回府,见了周公,就把“任太公许亲,十九日过门”的话,说了一遍。周公闻言大喜,此时赏了蒋媒银子,又赏许成十两白银,又恐怕任太公夫妻反悔,吩咐蒋媒与许成登时备全聘礼、酒盒各物,唤了府中几个僕妇跟随,纷纷牵羊担酒,竟到任太公家下礼物。

到任家,任太公便叫内使们自在大堂上待茶,女客请至内室。但礼物不用过目,一概教人抬入大厨房去。蒋媒与几个僕妇进了内房,朝上叩头,言道:“任太公、任太太恭喜!”这回老安人叫声:“蒋媒,我问你,你办事为何这样糊涂?如今诓亲的事我倒不恼,只是不该择个十九日,乃大兇煞日。周公爷是个明理之士,为何不察看,竟拿纸棺材来糊糊涂涂瞒我?我如今也不追究了。但你回去说知周公爷:将上轿所用的东西预备,若少一件不给预备,莫怪我们悔口。凭他家去告官,我愿吃官司!”蒋媒忙谢过,解曰:“老安人请息怒!若要些东西,只怕世上没有;如果有的,小妇人包管教周家办齐,决不食言。”任太公道:“也不是世上没有的,不过是日用的物件。这里有个红单,上面开明白。你且拿回府中与周公爷,照单上送来也罢。”把红纸单递去。蒋媒接过,但认不得字,叫:“太公,你一一念过,看是什幺的东西?”太公便把单上写的物件说完。蒋媒笑道:“我只说天上少,地下无的,原来是这些东西,不难,不难!包在小妇人身上,不少一件!”

任太公道:“烦你对周公爷说,今日要的物件是个卜阴阳先生算来,说日子太凶,要这东西,或者解得,若不然,就耍犯死我女儿,故此啰嗦。但我是个小民,既不肯食言赖婚,周公乃公侯贵人,不要吝啬不办。你们且回罢!”蒋媒诺诺,连连答言,忙与众人拜别太公,飞奔回府。见了周公,又言:“任家好利害也!好像他们有个耳报神一般,公爷的事也一一先知。”又把太公所要之物红单递上。周公接来一看,道:“不难,一一依他。你可速速回报个信,说孤件件准依。至临期,教彭剪送过去,且听他使唤就是。”蒋氏听毕,又往任太公府里说了。

原来周公的《天罡神书》止有占算之法,并无破解之用。至此周公把桃花女所要的东西看轻了,不在心上。到了十八日黄昏时候,周公独坐在书房掐算那些兇神下降的方位,就知四绝、四灭星在东北,哭丧在北,天罗、地网在东,斗木犴、鬼金羊、卯日兔、星日马在东北角。心中大悦言:“群凶聚合,又与孤这所房子甚合方向,不用去勾齐。若是别人,只用向一方,就可治他性命。孤想桃花必有些本事,况且要了许多东西,安知不是解法?倘被他弄了手段,逃脱此难,反显他之能,孤有何面目?今做个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量这些兇神恶煞下降的方向,他必算不出。孤何不再暗暗勾上几位恶煞,在各方等候这个阴人?只看他的花轿一过,不拘遇着那位兇神,就把这个狗贱的性命结果了!纵有法术,也教他顾不得许多!”定了主见,忙去沐浴更衣,取了《天罡神书》揣在怀中,提了天罡宝剑,一到后花园中,吩咐小使们预备下桌子,香花、灯烛、新纸笔、黄纸等物,放在桌案中。吩咐侍从人等俱退出去了,又不许在外窥看,自己关了门。只待那天交三鼓,周公走至桌前,把自己之金冠摘下,打散了头髮,将《夭罡神书》取出,照定上面的符篆,用新笔写上--是硃砂在黄纸上面书道灵符,左手提剑,右手焚符,念咒罢,用天罡剑往上一指,只听得起了一阵怪风,风响过,从空落下一朵烟云来,托着一员天将,好不利害也:

头戴金盔生煞气,面如黑染竖浓眉,眼似鼇山灯盏,

鬍鬚一部硬如针,竹节钢鞭手内擎,上天敕旨封大帅,“黑煞”二字鬼神惊!

一声响,法身立在案桌之外,躬身道:“法官唤吾神那里使用?”周公忙闭双目,口言:“无事不敢冒渎尊神,明日巳时,乃桃花女出嫁之时,借力与我前往任太公家等候,看他上轿的时候,可用钢鞭把任桃花打死轿内后,请归本位。”只听得“遵法旨”一声,开目就不见了。又把第二道灵符化了,甚是灵速,早从空下了一位披头散髮,浑身穿孝,右手提了一个黄磁罐,左手拿了一根丧棒儿,这位神是专管人间丧事,乃丧门正神也。周公见此位神将威威迫人,忙闭了二目,乃神躬身问差使,周公又言:“不敢冒渎尊神,明日巳时,有任桃花的彩轿到门,烦上圣在大门左边等候。倘任桃花一下轿来,仗神威灵将他冲死后,请回本位。”有神圣言:“领法旨!”化一阵风,也不见了。周公又忙化第三道灵符,请来了弔客尊神,又请他在右边把守,必要把任桃花冲死,方许回本位。

不知第四道灵符请得那位神圣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篇:第十回 骗亲事欺瞒诈就 误中计强逼联成

下一篇:第十二回 明陷阱顾图解脱 知后事先泄玄机

声明:本文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相关文档

神魔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