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书库 > 史记 > 正文

卷六 秦始皇本纪第六

书籍:史记作者:司马迁 时间:2016-09-08 09:44:25

秦始皇帝者,秦庄襄王子也。 〖索隐〗庄襄王者,孝文王之中子,昭襄王之孙也,名子楚。按:战国策本名子异,后为华阳夫人嗣,夫人楚人,因改名子楚也。庄襄王为秦质子于赵, 〖正义〗质音致。国强欲待弱之来相事,故遣子及贵臣为质,如上音。国弱惧其侵伐,令子及贵臣往为质,音直实反。又二国敌亦为交质,音致。左传云周郑交质,王子狐为质于郑,郑公子忽为质于周是也。见吕不韦姬,悦而取之, 〖索隐〗按:不韦传云不韦,阳翟大贾也。其姬邯郸豪家女,善歌舞,有娠而献于子楚。生始皇。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。及生,名为政,姓赵氏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作『正』。」宋忠云:「以正月旦生,故名正。」 〖索隐〗系本作「政」,又生于赵,故曰赵政。一曰秦与赵同祖,以赵城为荣,故姓赵氏。 〖正义〗正音政,「周正建子」之「正」也。始皇以正月旦生于赵,因为政,后以始皇讳,故音征。年十三岁,庄襄王死,政代立为秦王。当是之时,秦地已并巴、蜀、汉中,越宛有郢,置南郡矣;北收上郡以东,有河东、太原、上党郡;东至荥阳,灭二周,置三川郡。吕不韦为相,封十万户,号曰文信侯。招致宾客游士,欲以并天下。李斯为舍人。 〖集解〗文颖曰:「主厩内小吏官名。或曰待从宾客谓之舍人也。」蒙骜、王齮、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作『龁』。」 〖索隐〗蒙骜,齐人,蒙武之父,蒙恬之祖。王齮即王龁,昭王四十九年代大夫陵伐赵者。 〖正义〗齮,鱼绮反。刘伯庄云音绮。后同。麃公等为将军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麃,秦邑。」 〖索隐〗麃公盖麃邑公,史失其姓名。 〖正义〗麃,彼苗反,盖秦之县邑。大夫称公,若楚制。王年少,初即位,委国事大臣。

晋阳反,元年,将军蒙骜击定之。二年,麃公将卒攻卷, 〖正义〗将,子匠反。卒,子必反。卷,丘员反。斩首三万。三年,蒙骜攻韩,取十三城。王齮死。十月,将军蒙骜攻魏氏畼、有诡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畼音场。」 〖索隐〗音畅,魏之邑名。岁大饥。四年,拔畼、有诡。三月,军罢。秦质子归自赵,赵太子出归国。十月庚寅,蝗虫从东方来,蔽天。天下疫。百姓内粟千石,拜爵一级。五年,将军骜攻魏,定酸枣、 〖集解〗地理志陈留有酸枣县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酸枣故城在滑州酸枣县北十五里古酸枣县南。」燕、虚、长平、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作『千』。」骃案:地理志汝南有长平县也。 〖索隐〗二邑名。春秋桓十二年「会于虚」,又战国策曰「拔燕酸枣、虚、桃人」,桃人亦魏邑,虚地今阙,盖与诸县相近。按:今东郡燕县东三十里有故桃城,则亦非远。 〖正义〗燕,乌田反。括地志云:「南燕城,古燕国也,滑州胙城县是也。姚虚在濮州雷泽县东十三里。孝经援神契云帝舜生于姚墟,即东郡也。长平故城在陈州宛丘县西六十六里。」雍丘、山阳城, 〖集解〗地理志陈留有雍丘县,河内有山阳县。 〖正义〗雍,于用反,汴州县。皆拔之,取二十城。初置东郡。冬雷。六年,韩、魏、赵、卫、楚共击秦,取寿陵。 〖正义〗徐广云:「在常山。」按:本赵邑也。秦出兵,五国兵罢。拔卫,迫东郡,其君角率其支属徙居野王,阻其山以保魏之河内。七年,彗星先出东方,见北方,五月见西方。 〖正义〗彗音似岁反。见,并音行练反。孝经内记云:「彗在北斗,兵大起。彗在三台,臣害君。彗在太微,君害臣。彗在天狱,诸侯作乱。所指其处大恶。彗在日旁,子欲杀父。」将军骜死。以攻龙、孤、庆都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庆,一作『麃』。」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定州恒阳县西南四十里有白龙水,又有挟龙山。又定州唐县东北五十四里有孤山。盖都山也。帝王纪云望尧母庆都所居。张晏云尧山在北,尧母庆都山在南,相去五十里,北登尧山,南望庆都山也。注水经云『望都故城东有山,不连陵,名之曰孤』。孤都声相近,疑即都山,孤山及望都故城三处相近。」还兵攻汲。彗星复见西方 〖正义〗复,扶富反。见,行见反。十六日。夏太后死。〖索隐〗庄襄王所生母。 〖正义〗子楚母也。八年,王弟长安君成蟜〖正义〗蟜音纪兆反。成蟜者,长安君名也,号为长安君。将军击赵,反,〖正义〗将,如字。将犹领也。又子匠反。死屯留,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屯留故城在潞州长子县东北三十里,汉屯留,留吁国也。」军吏皆斩死,迁其民于临洮。〖索隐〗临洮在陇西。 〖正义〗临洮水,故名临洮。洮州在陇右,去京千五百五十一里。言屯留之民被成蟜略众共反,故迁之于临洮郡也。将军壁死,〖正义〗壁,边觅反。言成蟜自杀壁垒之内。卒屯留、蒲鶮反,戮其尸。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鶮,一作『鹖』。屯留,蒲鹖,皆地名也。壁于此地时,士卒死者皆戮其尸。」 〖索隐〗高诱云屯留,上党之县名。谓成蟜为将军而反。秦兵击之,而蟜壁于屯留而死。屯留、蒲鶮二邑之反卒虽死,犹皆戮其尸。鶮,古「鸖」字。 〖正义〗卒,子忽反。鶮音高,注同。蒲,鶮,皆地名。河鱼大上,〖索隐〗谓河水溢,鱼大上平地,亦言遭水害也。即汉书五行志刘向所谓「豕虫之孽」。明年,嫪毐诛。鱼,阴类,小人象。 〖正义〗始皇八年,黄河之鱼西上入渭。渭,渭水也。汉书五行志云「鱼者阴类,臣民之象也」。十七年,灭韩。二十六年,尽并天下。自灭韩至并天下,盖十年矣。周本纪云「十年,数之纪也。天之所弃,不过其纪」。明关东后属秦,其象类先见也。轻车重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无此『重』字。」马东就食。〖索隐〗言河鱼大上,秦人皆轻车重马,并就食于东。言往河旁食鱼也。一云,河鱼大上为灾,人遂东就食,皆轻车重马而去。

嫪毐 〖索隐〗嫪,姓;毐,字。按:汉书嫪氏出邯郸。王劭云「贾侍中说秦始皇母予嫪毐淫坐诛,故世人骂淫曰『嫪毐』也」。 〖正义〗上躬虬反,下酷改反。封为长信侯。予之山阳地, 〖正义〗予音与。括地志云:「山阳故城在怀州修武县西北太行山东南。」令毐居之。宫室车马衣服苑囿驰猎恣毐。事无小大皆决于毐。又以河西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河,一作『汾』。」太原郡更为毐国。九年,彗星见,或竟天。攻魏垣、蒲阳。 〖正义〗垣,作「垣」。垣音袁。括地志云:「故垣城,汉县治,本魏王垣也,在绛州垣县西北二十里。蒲邑故城在隰州县北四十五里。在蒲水之北。故言蒲阳。即晋公子重耳所居邑也。」四月,上宿雍。 〖集解〗蔡邕曰:「上者,尊位所在也。」骃案:司马迁记事,当言「帝」则依违但言「上」,不敢媟言,尊尊之意也。己酉,王冠,带剑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年二十二。」 〖正义〗冠音灌。礼记云年二十而冠。按:年二十一也。长信侯毐作乱而觉,矫王御玺 〖集解〗蔡邕曰:「御者,进也。凡衣服加于身,饮食入于口,妃妾接于寝,皆曰御。御之亲爱者曰幸。玺者,印信也。天子玺白玉螭虎钮。古者尊卑共之。月令曰『固封玺』,左传曰『季武子玺书追而与之』,此诸侯大夫印称玺也。」卫宏曰:「秦以前,民皆以金玉为印,龙虎钮,唯其所好。秦以来,天子独以印称玺,又独以玉,群臣莫敢用。」 〖正义〗崔浩云:「李斯磨和璧作之,汉诸帝世传服之,谓『传国玺』。」韦曜吴书云玺方四寸,上句交五龙,文曰「受命于天既寿永昌」。汉书云文曰「昊天之命皇帝寿昌」。按:二文不同。汉书元后传云王莽令王舜逼太后取玺,王太后怒,投地,其角小缺。吴志云孙坚入洛,埽除汉陵庙,军于甄官井得玺,后归魏。晋怀帝永嘉五年六月,帝蒙尘平阳,玺入前赵刘聪。至东晋成帝咸和四年,石勒灭前赵,得玺。穆帝永和八年,石勒为慕容俊灭,濮阳太守戴施入邺,得玺,使何融送晋。传宋,宋传南齐,南齐传梁。梁传至天正二年,侯景破梁,至广陵,北齐将辛术定广陵,得玺,送北齐。至周建德六年正月,平北齐,玺入周。周传隋,隋传唐也。及太后玺以发县卒 〖正义〗子忽反,下同。及卫卒、官骑、戎翟君公、舍人,将欲攻蕲年宫为乱。 〖集解〗地理志蕲年宫在雍。 〖正义〗蕲,巨衣反。括地志云:「蕲年宫在岐州城西故城内。」王知之,令相国昌平君、昌文君发卒攻毐。〖索隐〗昌平君,楚之公子,立以为相,后徙于郢,项燕立为荆王,史失其名。昌文君名亦不知也。战咸阳,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咸阳故城亦名渭城,在雍州北五里,今咸阳县东十五里。秦孝公已下并都此城。始皇铸金人十二于咸阳,即此也。」斩首数百,皆拜爵,及宦者皆在战中,亦拜爵一级。毐等败走。即令国中:有生得毐,赐钱百万;杀之,五十万。尽得毐等。卫尉竭、〖集解〗汉书百官表曰:「卫尉,秦官。」内史肆、佐弋竭、〖集解〗汉书百官表曰:「秦时少府有佐弋,汉武帝改为佽飞,掌弋射者。」 〖正义〗弋音翊。中大夫令齐等〖正义〗令,力政反。中大夫令,秦官也。齐,名也。二十人皆枭首。〖集解〗县首于木上曰枭。 〖正义〗枭,古尧反。悬首于木上曰枭。车裂以徇,灭其宗。〖正义〗说苑云:「秦始皇太后不谨,幸郎嫪毐,始皇取毐四支车裂之,取两弟扑杀之,取太后迁之咸阳宫。下令曰:『以太后事谏者,戮而杀之,蒺藜其嵴。』谏而死者二十七人。茅焦乃上说曰:『齐客茅焦,愿以太后事谏。』皇帝曰:『走告若,不见阙下积死人耶?』使者问焦。焦曰:『陛下车裂假父,有嫉妒之心;囊扑两弟,有不慈之名;迁母咸阳,有不孝之行;蒺藜谏士,有桀纣之治。天下闻之,尽瓦解,无向秦者。』王乃自迎太后归咸阳,立茅焦为傅,又爵之上卿。」括地志云:「茅焦,沧州人也。」及其舍人,轻者为鬼薪。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取薪给宗庙为鬼薪也。」如淳曰:「律说鬼薪作三岁。」 〖正义〗言毐舍人罪重者已刑戮,轻者罚徒役三岁。及夺爵迁蜀四千馀家,家房陵。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房陵即今房州房陵县,古楚汉中郡地也。是巴蜀之境。地理志云房陵县属汉中郡,在益州部,接东南一千三百一十里也。」是月寒冻,有死者。〖正义〗四月建巳之月,孟夏寒冻,民有死者,以秦法酷急,则天应之而史书之。故尚书洪范「急常寒若」,孔注云「君行急则常寒顺之」。杨端和攻衍氏。〖索隐〗端和,秦将。衍氏,魏邑。 〖正义〗衍,羊善反。在郑州。彗星见西方,又见北方,从斗以南八十日。十年,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甲子。」相国吕不韦坐嫪毐免。桓齮为将军。齐、赵来置酒。齐人茅焦说秦王曰:「秦方以天下为事,而大王有迁母太后之名,恐诸侯闻之,由此倍秦也。」秦王乃迎太后于雍而入咸阳,〖集解〗说苑曰:「始皇帝立茅焦为傅,又爵之上卿。太后大喜,曰『天下亢直,使败复成,安秦社稷,使妾母子复相见者,茅君之力也』。」复居甘泉宫。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表云咸阳南宫也。」

大索,逐客,李斯上书说,乃止逐客令。李斯因说秦王,请先取韩以恐他国,于是使斯下韩。韩王患之。与韩非谋弱秦。大梁人尉缭来,说秦王曰:「以秦之强,诸侯譬如郡县之君,臣但恐诸侯合从,翕而出不意,此乃智伯、夫差、愍王之所以亡也。愿大王毋爱财物,赂其豪臣,以乱其谋,不过亡三十万金,则诸侯可尽。」秦王从其计,见尉缭亢礼,衣服食饮与缭同。缭曰:「秦王为人,蜂准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蜂,一作『隆』。」 〖正义〗蜂,孚逢反。准,章允反。蜂,虿也。高鼻也。文颖曰:「准,鼻也。」长目,挚鸟膺, 〖正义〗鸷鸟,鹘。膺突向前,其性悍勇。豺声,少恩而虎狼心,居约易出人下, 〖正义〗易,以豉反。言始皇居俭约之时易以谦卑。得志亦轻食人。 〖正义〗言始皇得天下之志,亦轻易而啖食于人。我布衣,然见我常身自下我。诚使秦王得志于天下,天下皆为虏矣。不可与久游。」乃亡去。秦王觉,固止,以为秦国尉, 〖正义〗若汉太尉、大将军之比也。卒用其计策。而李斯用事。

十一年,王翦、桓齮、杨端和攻邺,取九城。王翦攻阏与、橑杨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橑音老,在并州。」 〖正义〗汉表在清河。十三州志云:「橑阳,上党西北百八十里也。」皆并为一军。翦将十八日,军归斗食以下, 〖集解〗汉书百官表曰:「百石以下,有斗食,佐史之秩。」 〖正义〗一曰得斗粟为料。什推二人从军 〖索隐〗言王翦为将,诸军中皆归斗食以下,无功佐史,什中唯推择二人令从军耳。取邺安阳,桓齮将。十二年,文信侯不韦死,窃葬。 〖索隐〗按:不韦饮鸩死,其宾客数千人窃共葬于洛阳北芒山。其舍人临者,晋人也逐出之; 〖正义〗临,力禁反,临哭也。若是三晋之人,逐出令归也。秦人六百石以上夺爵,迁; 〖正义〗上音时掌反。若是秦人哭临者,夺其官爵,迁移于房陵。五百石以下不临,迁,勿夺爵。 〖正义〗若是秦人不哭临不韦者,不夺官爵,亦迁移于房陵。自今以来,操国事不道如嫪毐、不韦者籍其门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作『文』。」 〖索隐〗谓藉没其一门皆为徒隶,后并视此为常故也。 〖正义〗籍录其子孙,禁不得仕宦。视此。秋,复嫪毐舍人迁蜀者。当是之时,天下大旱,六月至八月乃雨。

十三年,桓齮攻赵平阳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平阳故城在相州临漳县西二十五里。」又云:「平阳,战国时属韩,后属赵。」杀赵将扈辄, 〖正义〗扈音户。辄,张猎反,赵之将军。斩首十万。王之河南。正月,彗星见东方。十月,桓齮攻赵。十四年,攻赵军于平阳,取宜安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宜安故城在常山稿城县西南二十五里也。」破之,杀其将军。桓齮定平阳、武城。 〖正义〗即贝州武城县外城是也。七国时赵邑。韩非使秦,秦用李斯谋,留非,非死云阳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云阳城在雍州云阳县西八十里,秦始皇甘泉宫在焉。」韩王请为臣。

十五年,大兴兵,一军至邺,一军至太原,取狼孟。 〖集解〗地理志太原有狼孟县。地动。十六年九月,发卒受地韩南阳假守 〖正义〗假,格雅反。守音狩。腾。初令男子书年。魏献地于秦。秦置丽邑。 〖正义〗丽,力知反。括地志云:「雍州新丰县,本周时骊戎邑。左传云晋献公伐骊戎,杜注云在京兆新丰县,其后秦灭之以为邑。」十七年,内史腾攻韩,得韩王安,尽纳其地, 〖正义〗韩王安之九年,秦尽灭之。以其地为郡,命曰颍川。地动。华阳太后卒。民大饥。

十八年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巴郡出大人,长二十五丈六尺。」大兴兵攻赵,王翦将上地, 〖正义〗上郡上县,今绥州等是也。下井陉,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山名,在常山。今为县。音刑。」端和将河内,羌瘣 〖正义〗胡罪反。伐赵,端和围邯郸城。十九年,王翦、羌瘣尽定取赵地东阳,得赵王。 〖索隐〗赵王迁也。 〖正义〗赵幽缪王迁八年,秦取赵地至平阳。平阳在贝州历亭县界。迁王于房陵。引兵欲攻燕,屯中山。秦王之邯郸,诸尝与王生赵时母家有仇怨,皆坑之。秦王还,从太原、上郡归。始皇帝母太后崩。赵公子嘉率其宗数百人之代,自立为代王,东与燕合兵,军上谷。大饥。

二十年,燕太子丹患秦兵至国,恐,使荆轲刺秦王。秦王觉之,体解 〖正义〗纪买反。轲以徇,而使王翦、辛胜攻燕。燕、代发兵击秦军,秦军破燕易水之西。二十一年,王贲 〖正义〗音奔。攻荆。乃益发卒诣王翦军,遂破燕太子军,取燕蓟城,得太子丹之首。燕王东收辽东而王之。 〖正义〗王,于放反。王翦谢病老归。新郑反。昌平君徙于郢。大雨雪, 〖正义〗雨,于遇反。深二尺五寸。

二十二年,王贲攻魏,引河沟灌大梁,大梁城坏,其王请降, 〖索隐〗魏王假也。尽取其地。

二十三年,秦王复召王翦,强起之,使将击荆。 〖正义〗秦号楚为荆者,以庄襄王名子楚,讳之,故言荆也。取陈以南至平舆, 〖集解〗地理志汝南有平舆县。 〖正义〗舆音馀。平舆,豫州县也。虏荆王。 〖索隐〗荆王负刍也。楚称荆者,以避庄襄王讳,故易之也。秦王游至郢陈。荆将项燕立昌平君为荆王,反秦于淮南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淮,一作『江』。」 〖正义〗昌平也。楚淮北之地尽入于秦。二十四年,王翦、蒙武攻荆,破荆军,昌平君死,项燕遂自杀。

二十五年,大兴兵,使王贲将,攻燕辽东,得燕王喜。 〖正义〗燕王喜之五十三年,燕亡。还攻代,虏代王嘉。王翦遂定荆江南地; 〖正义〗言王翦遂平定楚及江南地,降越君,置为会稽郡。降越君, 〖正义〗降,闲江反。楚威王已灭越,其馀自称君长,今降秦。置会稽郡。五月,天下大酺。 〖正义〗服虔曰:「酺音蒲。」文颖曰:「酺,周礼族师掌春秋祭酺,为人物灾害之神。」苏林曰:「陈留俗,三月上巳水上饮食为酺。」 〖正义〗天下欢乐大饮酒也。秦既平韩、赵、魏、燕、楚五国,故天下大酺也。

二十六年,齐王建与其相后胜 〖正义〗音升,齐相姓名。发兵守其西界,不通秦。秦使将军王贲从燕南攻齐,得齐王建。 〖索隐〗六国皆灭也。十七年得韩王安,十九年得赵王迁,,二十二年魏王假降,二十三年虏荆王负刍,二十五年得燕王喜,二十六年得齐王建。 〖正义〗齐王建之三十四年,齐国亡。

秦王初并天下,令丞相、御史曰: 〖正义〗令,力政反。乃今之赦令、赦书。「异日韩王纳地效玺, 〖正义〗效犹至见。请为藩臣,已而倍约,与赵、魏合从畔秦,故兴兵诛之,虏其王。寡人以为善,庶几息兵革。赵王使其相李牧来约盟,故归其质子。 〖正义〗质音致。已而倍盟,反我太原,故兴兵诛之,得其王。赵公子嘉乃自立为代王,故举兵击灭之。魏王始约服入秦,已而与韩、赵谋袭秦,秦兵吏诛,遂破之。荆王献青阳以西, 〖集解〗汉书邹阳传曰:「越水长沙,还舟青阳。」张晏曰:「青阳,地名。」苏林曰:「青阳,长沙县是也。」已而畔约,击我南郡,故发兵诛,得其王,遂定其荆地。燕王昏乱,其太子丹乃阴令荆轲为贼,兵吏诛,灭其国。齐王用后胜计,绝秦使,欲为乱,兵吏诛,虏其王,平齐地。寡人以眇眇之身,兴兵诛暴乱,赖宗庙之灵,六王咸伏其辜,天下大定。今名号不更,无以称成功,传后世。其议帝号。」丞相绾、御史大夫劫、 〖集解〗汉书百官表曰:「御史大夫,秦官。」应劭曰:「侍御史之率,故称大夫也。」 〖索隐〗绾姓王。劫姓冯。廷尉斯等 〖集解〗汉书百官表曰:「廷尉,秦官。」应劭曰:「听狱必质诸朝廷,与众共之,兵狱同制,故称廷尉。」皆曰:「昔者五帝地方千里,其外侯服夷服诸侯或朝或否,天子不能制。今陛下 〖集解〗蔡邕曰:「陛,阶也,所由升堂也。天子必有近臣立于陛侧,以戒不虞。谓之『陛下』者,群臣与天子言,不敢指斥,故唿在陛下者与之言,因卑达尊之意也。上书亦如之。」兴义兵,诛残贼,平定天下,海内为郡县, 〖正义〗郡,人所群聚也。法令由一统,自上古以来未尝有,五帝所不及。臣等谨与博士议曰: 〖集解〗汉书百官表曰:「博士,秦官,掌通古今。」『古有天皇,有地皇,有泰皇,〖索隐〗按:天皇、地皇之下即云泰皇,当人皇也。而封禅书云「昔者太帝使素女鼓瑟而悲」,盖三皇已前称泰皇。一云泰皇,太昊也。泰皇最贵。』臣等昧死上尊号,王为『泰皇』。命为『制』,令为『诏』,〖集解〗蔡邕曰:「制书,帝者制度之命也,其文曰『制』。诏,诏书。诏,告也。」 〖正义〗令音力政反。制诏三代无文,秦始有之。天子自称曰『朕』。」〖集解〗蔡邕曰:「朕,我也。古者上下共称之,贵贱不嫌,则可以同号之义也。皋陶与舜言『朕言惠,可底行』。屈原曰『朕皇考』。至秦,然后天子独以为称。汉因而不改。」王曰:「去『泰』,〖正义〗去音丘吕反。著『皇』,采上古『帝』位号,号曰『皇帝』。他如议。」制曰:「可。」〖集解〗蔡邕曰:「群臣有所奏,请尚书令奏之,下有司曰『制』,天子答之曰『可』。」追尊庄襄王为太上皇。〖集解〗汉高祖尊父曰太上皇,亦放此也。制曰:「朕闻太古有号毋谥,中古有号,死而以行为谧。如此,则子议父,臣议君也,甚无谓,朕弗取焉。自今已来,除谥法。〖集解〗谥法,周公所作。朕为始皇帝。后世以计数,〖正义〗色主反。二世三世至于万世,传之无穷。」

始皇推终始五德之传, 〖集解〗郑玄曰:「音亭传。」 〖索隐〗音张恋反。传,次也。谓五行之德始终相次也。汉书郊祀志曰:「齐人邹子之徒论著终始五德之运,始皇采用。」以为周得火德,秦代周德,从所不胜。 〖正义〗胜,申证反。秦以周为火德。能灭火者水也,故称从其所不胜于秦。方今水德之始, 〖索隐〗封禅书曰秦文公获黑龙,以为水瑞,秦始皇帝因自谓为水德也。改年始,朝贺皆自十月朔。 〖正义〗周以建子之月为正,秦以建亥之月为正,故其年始用十月而朝贺。衣服旄旌节旗 〖正义〗旌音精。旄音毛。旗音其。周礼云:「析羽为旌,熊虎为旗。」旌节者,编毛为之,以象竹节,汉书云「苏武执节在匈奴牧羊,节毛尽落」是也。韦昭云:「节者,山国用人节,泽国用龙节,皆以金为之。道路以旌节,门关用符节,都鄙用管节,皆用竹为之。」皆上黑。 〖正义〗以水德属北方,故上黑。数以六为纪,符、法冠皆六寸,而舆六尺,六尺为步,乘六马。 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水,北方,黑,终数六,故以六寸为符,六尺为步。」瓒曰:「水数六,故以六为名。」谯周曰:「步以人足为数,非独秦制然。」 〖索隐〗管子司马法皆云六尺为步。谯周以为步以人足,非独秦制。又按:礼记王制曰「古者八尺为步」,今以周尺六尺四寸为步,步之尺数亦不同。更名河曰德水,以为水德之始。刚毅戾深,事皆决于法,刻削毋仁恩和义,然后合五德之数。 〖索隐〗水主阴,阴刑杀,故急法刻削,以合五德之数。于是急法,久者不赦。

丞相绾等言:「诸侯初破,燕、齐、荆地远,不为 〖正义〗于伪反。置王,毋以填之。请立诸子,唯上幸许。」始皇下其议于群臣,群臣皆以为便。廷尉李斯议曰:「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众,然后属疏远,相攻击如仇雠,诸侯更相诛伐,周天子弗能禁止。今海内赖陛下神灵一统,皆为郡县,诸子功臣以公赋税重赏赐之,甚足易制。天下无异意, 〖正义〗易音以职反。则安宁之术也。置诸侯不便。」始皇曰:「天下共苦战斗不休,以有侯王。赖宗庙,天下初定,又复立国,是树兵也,而求其宁息,岂不难哉!廷尉议是。」

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, 〖集解〗三十六郡者,三川、河东、南阳、南郡、九江、鄣郡、会稽、颍川、砀郡、泗水、薛郡、东郡、琅邪、齐郡、上谷、渔阳、右北平、辽西、辽东、代郡、钜鹿、邯郸、上党、太原、云中、九原、雁门、上郡、陇西、北地、汉中、巴郡、蜀郡、黔中、长沙凡三十五,与内史为三十六郡。 〖正义〗风俗通云:「周制天子方千里,分为百县,县有四郡,故左传云上大夫受县,下大夫受郡。秦始皇初置三十六郡以监县也。」郡置守、尉、监。 〖集解〗汉书百官表曰:「秦郡守掌治其郡;有丞、尉,掌佐守典武职甲卒;监御史掌监郡。」更名民曰「黔首」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黔亦黎,黑也。」大酺。收天下兵,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古者以铜为兵。」聚之咸阳,销以为锺鐻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音巨。」金人十二,重各千石, 〖索隐〗按:二十六年,有长人见于临洮,故销兵器,铸而象之。谢承后汉书「铜人,翁仲,翁仲其名也」。三辅旧事「铜人十二,各重三十四万斤。汉代在长乐宫门前」。董卓坏其十为钱,馀二犹在。石季龙徙之邺,苻坚又徙长安而销之也。 〖正义〗汉书五行志云:「二十六年,有大人长五丈,足履六尺,皆夷狄服,凡十二人,见于临洮,故销兵器,铸而象之。」谢承后汉书云:「铜人,翁仲其名也。」三辅旧事云:「聚天下兵器,铸铜人十二,各重二十四万斤。汉世在长乐宫门。」魏志董卓传云:「椎破铜人十及锺鐻,以铸小钱。」关中记云:「董卓坏铜人,馀二枚,徙清门里。魏明帝欲将诣洛,载到霸城,重不可致。后石季龙徙之邺,苻坚又徙入长安而销之。」英雄记云:「昔大人见临洮而铜人铸,至董卓而铜人毁也。」置廷宫中。一法度衡石丈尺。车同轨。书同文字。地东至海暨朝鲜, 〖正义〗暨,其记反。朝音潮。鲜音仙。海谓渤海南至扬、苏、台等州之东海也。暨,及也。东北朝鲜国。括地志云:「高骊治平壤城,本汉乐浪郡王险城,即古朝鲜也。」西至临洮、羌中, 〖正义〗洮,吐高反。括地志云:「临洮郡即今洮州,亦古西羌之地,在京西千五百五十一里羌中。从临洮西南芳州扶松府以西,并古诸羌地也。」南至北向户, 〖集解〗吴都赋曰:「开北户以向日。」刘逵曰:「日南之北户,犹日北之南户也。」北据河为塞,并阴山至辽东。〖集解〗地理志西河有阴山县。 〖正义〗塞,先代反。并,白浪反。谓灵、夏、胜等州之北黄河。阴山在朔州北塞外。从河傍阴山,东至辽东,筑长城为北界。徙天下豪富于咸阳十二万户。诸庙及章台、上林皆在渭南。秦每破诸侯,写放其宫室,作之咸阳北坂上,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在长安西北,汉武时别名渭城。」 〖正义〗今咸阳县北坂上。南临渭,自雍门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在高陵县。」 〖正义〗今岐州雍县东。以东至泾、渭,殿屋复道周阁相属。〖正义〗复音福。属,之欲反。庙记云:「北至九嵏、甘泉,南至长杨、五柞,东至河,西至汧渭之交,东西八百里,离宫别馆相望属也。木衣绨绣,土被朱紫,宫人不徙。穷年忘归,犹不能遍也。」所得诸侯美人锺鼓,以充入之。〖正义〗三辅旧事云:「始皇表河以为秦东门,表汧以为秦西门,表中外殿观百四十五,后宫列女万馀人,气上冲于天。」

二十七年,始皇巡陇西、北地, 〖正义〗陇西,今陇右;北地,今宁州也。出鸡头山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鸡头山在成州上禄县东北二十里,在京西南九百六十里。郦元云盖大陇山异名也。后汉书隗嚣传云『王莽塞鸡头』,即此也。」按:原州平高县西百里亦有笄头山,在京西北八百里,黄帝鸡山之所。过回中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回中在安定高平。」孟康曰:「回中在北地。」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回中宫在岐州雍县西四十里。」言始皇欲西巡陇西之北,从咸阳向西北出宁州,西南行至成州,出鸡头山,东还,过岐州回中宫。焉作信宫渭南,已更命信宫为极庙,象天极。 〖索隐〗为宫庙象天极,故曰极庙。天官书曰「中宫曰天极」是也。自极庙道通郦山,作甘泉前殿。筑甬道,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筑垣墙如街巷。」 〖正义〗筑音竹。甬音勇。应劭云:「谓于驰道外筑墙,天子于中行,外人不见。」自咸阳属之。是岁,赐爵一级。治驰道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驰道,天子道也,道若今之中道然。」汉书贾山传曰:「秦为驰道于天下,东穷燕齐,南极吴楚,江湖之上,滨海之观毕至。道广五十步,三丈而树,厚筑其外,隐以金椎,树以青松。」

二十八年,始皇东行郡县,上邹峄山。 〖集解〗韦昭曰:「邹,鲁县,山在其北。」 〖正义〗上,时掌反。邹,侧留反。峄音亦。国系云:「邾峄山亦名邹山,在兖州邹县南三十二里。鲁穆公改『邾』作『邹』,其山遂从『邑』变。山北去黄河三百馀里。」立石,与鲁诸儒生议,刻石颂秦德,议封禅望祭山川之事。 〖正义〗晋太康地记云:「为坛于太山以祭天,示增高也。为墠于梁父以祭地,示增广也。祭尚玄酒而俎鱼。墠皆广长十二丈。坛高三尺,阶三等,而树石太山之上,高三丈一尺,广三尺,秦之刻石云。」乃遂上泰山, 〖正义〗泰山一曰岱宗,东岳也,在兖州博城县西北三十里。山海经云:「泰山,其上多玉,其下多石。」郭璞云:「从泰山下至山头,百四十八里三百步。」道书福地记云:「泰山高四千九百丈二尺,周回二千里。多芝草玉石,长津甘泉,仙人室。又有地狱六,曰鬼神之府,从西上,下有洞天,周回三千里,鬼神考谪之府。」立石,封,祠祀。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增天之高,归功于天。」张晏曰:「天高不可及,于泰山上立封禅而祭之,冀近神灵也。」瓒曰:「积土为封。谓负土于泰山上,为坛而祭之。」下,风雨暴至,休于树下,因封其树为五大夫。 〖正义〗封,一作「复」,音福。禅梁父。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禅,阐广土地也。」瓒曰:「古者圣王封泰山,禅亭亭或梁父,皆泰山下小山。除地为墠,祭于梁父。后改『墠』曰『禅』。」〖正义〗父音甫。在兖州泗水县北八十里。刻所立石,其辞曰: 〖索隐〗其词每三句为韵,凡十二韵。下之罘、碣石、会稽三铭皆然。

皇帝临位,作制明法,臣下修饬。 〖正义〗饬音敕。二十有六年,初并天下,罔不宾服。亲巡远方黎民,登兹泰山,周览东极。从臣思迹, 〖正义〗从,财用反。本原事业,祗诵功德。 〖正义〗祗音脂。治道运行,诸产得宜,皆有法式。大义休明,垂于后世,顺承勿革。皇帝躬圣,既平天下,不懈于治。夙兴夜寐,建设长利, 〖正义〗长,直良反。专隆教诲。训经宣达,远近毕理,咸承圣志。贵贱分明,男女礼顺,慎遵职事。昭隔内外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隔,一作『融』。」靡不清净,施于后嗣。化及无穷,遵奉遗诏,永承重戒。

于是乃并勃海以东, 〖正义〗并,白浪反。勃作「渤」,蒲忽反。过黄、腄, 〖集解〗地理志东莱有黄县、腄县。 〖正义〗腄,逐瑞反。字或作「陲」。括地志云:「黄县故城在莱州黄县东南二十五里,古莱子国也。牟平县城在黄县南百三十里。十三州志云牟平县古腄县也。」穷成山,登之罘, 〖集解〗地理志之罘山在腄县。 〖正义〗罘音浮。括地志云:「在莱州文登县东北百八十里。成山在文登县西北百九十里。」穷犹登极也。封禅书云:「八神,五曰阳主;祠之罘;七曰日主,祠成山,成山斗入海。」又云:「之罘山在海中。文登县,古腄县也。」立石颂秦德焉而去。

南登琅邪, 〖集解〗今兖州东沂州、密州,即古琅邪也。大乐之,留三月。乃徙黔首三万户琅邪台下, 〖集解〗地理志越王句践尝治琅邪县,起台馆。 〖索隐〗山海经琅邪台在渤海闲。盖海畔有山,形如台,在琅邪,故曰琅邪台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密州诸城县东南百七十里有琅邪台,越王句践观台也。台西北十里有琅邪故城。吴越春秋云:『越王句践二十五年,徙都琅邪,立观台以望东海,遂号令秦、晋、齐、楚,以尊辅周室,歃血盟。』即句践起台处。」括地志云:「琅邪山在密州诸城县东南百四十里。始皇立层台于山上,谓之琅邪台,孤立众山之上。秦王乐之,留三月,立石山上,颂秦德也。」复十二岁。 〖正义〗复音福。复三万户徙台下者。作琅邪台, 〖正义〗今琅邪台。立石刻,颂秦德,明得意。曰: 〖索隐〗二句为韵。

维二十八年,皇帝作始。端平法度,万物之纪。以明人事,合同父子。圣智仁义,显白道理。东抚东土,以省卒士。 〖正义〗省,山井反。卒,子忽反。事已大毕,乃临于海。皇帝之功,劝劳本事。上农除末,黔首是富。普天之下,抟心揖志。 〖索隐〗抟,古「专」字。左传云:「如琴瑟之抟壹。」揖音集。器械一量, 〖正义〗内成曰器,甲冑兜鍪之属。外成曰械,戈矛弓戟之属。壹量者,同度量也。同书文字。日月所照,舟舆所载。皆终其命,莫不得意。应时动事,是维皇帝。匡饬异俗,陵水经地。 〖正义〗陵作「凌」,犹历也。经,界也。忧恤黔首,朝夕不懈。除疑定法,咸知所辟。 〖正义〗音避。方伯分职,诸治经易。 〖正义〗易音以豉反。言方伯分职治,所理常在平易。举错必当,莫不如画。 〖正义〗画音户卦反。谓政理齐整,分明若画,无邪恶。皇帝之明,临察四方。尊卑贵贱,不逾次行。 〖正义〗音胡郎反。奸邪不容,皆务贞良。细大尽力,莫敢怠荒。远迩辟隐, 〖正义〗辟,匹亦反。专务肃庄。端直敦忠,事业有常。皇帝之德,存定四极。诛乱除害,兴利致福。节事以时,诸产繁殖。黔首安宁,不用兵革。〖正义〗协韵音棘。六亲相保,终无寇贼。驩欣奉教,尽知法式。六合之内,皇帝之土。西涉流沙,〖正义〗解见夏纪。南尽北户。东有东海,北过大夏。〖索隐〗协韵音户。下「无不臣者」音渚。「泽及牛马」音姥。 〖正义〗杜预云:「大夏,太原晋阳县。」按:在今并州,「迁实沈于大夏,主参」,即此也。人迹所至,无不臣者。功盖五帝,泽及牛马。莫不受德,各安其宇。

维秦王兼有天下,立名为皇帝,乃抚东土,至于琅邪。列侯 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列侯者,见序列。」武城侯王离、列侯通武侯王贲、伦侯 〖索隐〗爵卑于列侯,无封邑者。伦,类也,亦列侯之类。建成侯赵亥、伦侯昌武侯成、伦侯武信侯冯毋择、丞相隗林、 〖索隐〗隗姓,林名。有本作「状」者,非。颜之推云:「隋开皇初,京师穿地得铸秤权,有铭,云始皇时量器,丞相隗状、王绾二人列名,其作『状』貌之字,时令校写,亲所按验。」王劭亦云然。斯远古之证也。 〖正义〗隗音五罪反。丞相王绾、卿李斯、卿王戊、五大夫赵婴、五大夫杨樛 〖正义〗音居虬反。从,与 〖正义〗上才用反。下音预。言王离以下十人从始皇,咸与始皇议功德于海上,立石于琅邪台下,十人名字并刻颂。议于海上。 〖正义〗此颂前后序两句为韵,此三句为韵。曰:「古之帝者,地不过千里, 〖正义〗过音戈。千里谓王畿。诸侯各守其封域,或朝或否,相侵暴乱,残伐不止,犹刻金石,以自为纪。古之五帝三王,知教不同,法度不明,假威鬼神, 〖正义〗言五帝、三王假借鬼神之威,以欺服远方之民,若苌弘之比也。以欺远方,实不称名, 〖正义〗称,尺证反。故不久长。其身未殁,诸侯倍叛,法令不行。今皇帝并一海内,以为郡县,天下和平。昭明宗庙,体道行德,尊号大成。群臣相与诵皇帝功德,刻于金石,以为表经。」

既已,齐人徐市等上书,言海中有三神山,名曰蓬莱、方丈、瀛洲, 〖正义〗汉书郊祀志云:「此三神山者,其传在渤海中,去人不远,盖曾有至者,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。其物禽兽尽白,而黄金白银为宫阙。未至,望之如云;及至,三神山乃居水下;临之,患且至,风辄引船而去,终莫能至云。世主莫不甘心焉。」仙人居之。请得斋戒,与童男女求之。于是遣徐市发童男女数千人,入海求仙人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亶洲在东海中,秦始皇使徐福将童男女入海求仙人,止在此州,共数万家。至今洲上人有至会稽市易者。吴人外国图云亶洲去琅邪万里。」

始皇还,过彭城, 〖正义〗彭城,徐州所理县也。州东外城,古之彭国也。搜神记云陆终弟三子曰籛铿,封于彭,为商伯。外传云殷末,灭彭祖氏。斋戒祷祠,欲出周鼎泗水。使千人没水求之,弗得。乃西南渡淮水,之衡山、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衡山,一名岣嵝山,在衡州湘潭县西四十一里。」岣音苟。嵝音楼。南郡。 〖正义〗今荆州也。言欲向衡山,即西北过南郡,入武关至咸阳。浮江,至湘山祠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黄陵庙在岳州湘阴县北五十七里,舜二妃之神。二妃冢在湘阴北一百六十里青草山上。盛弘之荆州记云青草湖南有青草山,湖因山名焉。列女传云舜陟方,死于苍梧。二妃死于江湘之闲,因葬焉。」按:湘山者,乃青草山。山近湘水,庙在山南,故言湘山祠。逢大风,几不得渡。上问博士曰:「湘君神?」博士对曰:「闻之,尧女,舜之妻,而葬此。」 〖索隐〗列女传亦以湘君为尧女。按:楚词九歌有湘君、湘夫人。夫人是尧女,则湘君当是舜。今此文以湘君为尧女,是总而言之。于是始皇大怒,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山树,赭其山。 〖正义〗赭音者。上自南郡由武关归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武关,秦南关,通南阳。」文颖曰:「武关在析西百七十里弘农界。」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故武关在商州商洛县东九十里,春秋时少习也。杜预云少习。商县武关也。」

二十九年,始皇东游。至阳武博狼沙中, 〖集解〗地理志河南阳武县有博狼沙。 〖正义〗狼音浪。为盗所惊。求弗得,乃令天下大索十日。

登之罘,刻石。其辞曰:〖索隐〗三句为韵,凡十二韵。

维二十九年,时在中春, 〖正义〗中音仲。古者帝王巡狩,常以中月。阳和方起。皇帝东游,巡登之罘,临照于海。从臣嘉观, 〖正义〗从,才用反。观音管。原念休烈,追诵本始。大圣作治,建定法度,显箸纲纪。外教诸侯,光施文惠,明以义理。六国回辟, 〖正义〗必亦反。贪戾无厌, 〖正义〗于廉反。虐杀不已。皇帝哀众,遂发讨师,奋扬武德。义诛信行,威燀旁达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燀,充善反。」莫不宾服。烹灭强暴,振救黔首,周定四极。普施明法,经纬天下,永为仪则。大矣哉!宇县之中, 〖集解〗宇,宇宙。县,赤县。承顺圣意。 〖索隐〗协韵音忆。群臣诵功,请刻于石,表垂于常式。

维二十九年,皇帝春游,览省远方。逮于海隅,遂登之罘,昭临朝阳。观望广丽,从臣咸念,原道至明。圣法初兴,清理疆内,外诛暴强。武威旁畅,振动四极,禽灭六王。阐并天下,甾害绝息,永偃戎兵。皇帝明德,经理宇内,视听不怠。 〖索隐〗怠,协旗、疑韵,音铜綦反。故国语范蠡曰「得时不怠,时不再来」,亦以怠与来为韵。作立大义,昭设备器,咸有章旗。职臣遵分,各知所行,事无嫌疑。黔首改化,远迩同度,临古绝尤。常职既定,后嗣循业,长承圣治。群臣嘉德,祗诵圣烈,请刻之罘。

旋,遂之琅邪,道上党入。〖索隐〗道犹从也。

三十年,无事。

三十一年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使黔首自实田也。」十二月,更名腊曰「嘉平」。 〖集解〗太原真人茅盈内纪曰:「始皇三十一年九月庚子,盈曾祖父蒙,乃于华山之中,乘云驾龙,白日升天。先是其邑谣歌曰『神仙得者茅初成,驾龙上升入泰清,时下玄洲戏赤城,继世而往在我盈,帝若学之腊嘉平』。始皇闻谣歌而问其故,父老具对此仙人之谣歌,劝帝求长生之术。于是始皇欣然,乃有寻仙之志,因改腊曰『嘉平』。」〖索隐〗广雅曰:「夏曰『清祀』,殷曰『嘉平』,周曰『大蜡』,亦曰『腊』,秦更曰『嘉平』。」盖应歌谣之词而改从殷号也。道书茅蒙字初成,今此云「茅蒙初成」者为神仙之道,其意失也。盖由裴氏所引不明,或后人增益「蒙」字,遂令七言之词有衍尔。赐黔首里六石米,二羊。始皇为微行咸阳, 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若微贱之所为,故曰微行也。」与武士四人俱,夜出逢盗兰池, 〖集解〗地理志渭城县有兰池宫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兰池陂即古之兰池,在咸阳县界。秦记云『始皇都长安,引渭水为池,筑为蓬、瀛,刻石为鲸,长二百丈』。逢盗之处也。」见窘,武士击杀盗,关中大索二十日。米石千六百。

三十二年,始皇之碣石,使燕人卢生求羡门、 〖集解〗韦昭曰:「古仙人。」高誓。 〖正义〗亦古仙人。刻碣石门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作『盟』。」坏城郭,决通堤防。其辞曰: 〖正义〗此一颂三句为韵。

遂兴师旅,诛戮无道,为逆灭息。武殄暴逆,文复无罪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复,一作『优』。」 〖正义〗复音福。言秦以武力能殄息暴逆,以文训道令无罪失,故复除之。庶心咸服。惠论功劳,赏及牛马,恩肥土域。皇帝奋威,德并诸侯,初一泰平。堕坏城郭, 〖正义〗堕音许规反。坏音怪。堕,毁也。坏,坼也。言始皇毁坼关东诸侯旧城郭也。夫自颓曰坏,音户怪反。决通川防,夷去险阻。地势既定,黎庶无繇, 〖正义〗音遥。天下咸抚。男乐其畴,女修其业,事各有序。惠被诸产,久并来田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久,一作『分』。」莫不安所。群臣诵烈,请刻此石,垂著仪矩。

因使韩终、侯公、石生求仙人不死之药。始皇巡北边,从上郡入。燕人卢生使 〖正义〗音所吏反。入海还,以鬼神事,因奏录图书,曰「亡秦者胡也」。 〖集解〗郑玄曰:「胡,胡亥,秦二世名也。秦见图书,不知此为人名,反备北胡。」始皇乃使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人北击胡,略取河南地。 〖正义〗今灵、夏、胜等州,秦略取之。

三十三年,发诸尝逋亡人、赘婿、 〖集解〗瓒曰:「赘,谓居穷有子,使就其妇家为赘婿。」贾人略取陆梁地, 〖索隐〗谓南方之人,其性陆梁,故曰陆梁。 〖正义〗岭南人多处山陆,其性犟梁,故曰陆梁。为桂林、 〖集解〗韦昭曰:「今郁林是也。」象郡、 〖集解〗韦昭曰:「今日南。」南海, 〖正义〗即广州南海县。以适遣戍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五十万人守五岭。」 〖正义〗适音直革反。戍,守也。广州记云:「五岭者,大庾、始安、临贺、揭杨、桂阳。」舆地志云:「一曰台岭,亦名塞上,今名大庾;二曰骑田;三曰都庞;四曰萌诸;五曰越岭。」西北斥逐匈奴。自榆中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在金城。」并河以东,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并音傍。傍,依也。」属之阴山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在五原北。」 〖正义〗属,之欲反。按:五原,今胜州也。以为四十四县,城河上为塞。又使蒙恬渡河取高阙、〖正义〗高阙,山名,在五原北。两山相对若阙,甚高,故言高阙。阳山、北假中,〖集解〗晋灼曰:「王莽传云『五原北假,膏壤殖谷』。北假,地名也。」 〖索隐〗高阙,山名;北假,地名。近五原。〖正义〗郦元注水经云:「黄河迳河目县故城西,县在北假中。」北假,地名也。按:河目县属胜州,今名河北。汉书地理志云属五原郡。筑亭障以逐戎人。徙谪,实之初县。〖索隐〗徙有罪而谪之,以实初县,即上「自榆中属阴山,以为三十四县」是也。故汉七科谪亦因于秦。禁不得祠。明星出西方。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皇甫谧云彗星见。」三十四年,适治狱吏不直者,筑长城及南越地。〖正义〗谓戍五岭,是南方越地。

始皇置酒咸阳宫,博士七十人前为寿。仆射 〖集解〗汉书百官表曰:「仆射,秦官。古者重武,官有主射以督课之。」应劭曰:「仆,主也。」 〖正义〗射音夜。周青臣进颂曰:「他时秦地不过千里,赖陛下神灵明圣,平定海内,放逐蛮夷,日月所照,莫不宾服。以诸侯为郡县,人人自安乐,无战争之患,传之万世。自上古不及陛下威德。」始皇悦。博士齐人淳于越进曰:「臣闻殷周之王千馀岁,封子弟功臣,自为枝辅。今陛下有海内,而子弟为匹夫,卒有田常、六卿之臣,无辅拂, 〖正义〗蒲笔反。何以相救哉?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,非所闻也。今青臣又面谀以重陛下之过,非忠臣。」始皇下其议。丞相李斯曰:「五帝不相复,三代不相袭,各以治,非其相反,时变异也。今陛下创大业,建万世之功,固非愚儒所知。且越䚮三代之事,何足法也?异时诸侯并争,厚招游学。今天下已定,法令出一,百姓当家则力农工,士则学习法令辟禁。 〖正义〗令,力性反。辟音避。今诸生不师今而学古,以非当世,惑乱黔首。丞相臣斯昧死言:古者天下散乱,莫之能一,是以诸侯并作,语皆道古以害今,饰虚言以乱实,人善其所私学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私,一作『知』。」以非上之所建立。今皇帝并有天下,别黑白而定一尊。私学而相与非法教,人闻令下,则各以其学议之,入则心非,出则巷议,夸主以为名, 〖正义〗夸,口瓜反。异取以为高,率群下以造谤。如此弗禁,则主势降乎上,党与成乎下。禁之便。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。非博士官所职,天下敢有藏诗、书、百家语者,悉诣守、尉杂烧之。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禁民聚语,畏其谤己。」 〖正义〗偶,对也。以古非今者族。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。令下三十日不烧,黥为城旦。 〖集解〗如淳曰:「律说『论决为髡钳,输边筑长城,昼日伺寇虏,夜暮筑长城』。城旦,四岁刑。」所不去者,医药卜筮种树之书。若欲有学法令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无『法令』二字。」以吏为师。」制曰:「可。」

三十五年,除道,道九原 〖集解〗地理志五原郡有九原县。抵云阳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表云道九原,通甘泉。」堑山堙谷,直通之。于是始皇以为咸阳人多,先王之宫廷小,吾闻周文王都丰,武王都镐,丰镐之闲,帝王之都也。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。先作前殿阿房, 〖正义〗房,白郎反。括地志云:「秦阿房宫亦曰阿城,在雍州长安县西北一十四里。」按:宫在上林苑中,雍州郭城西南面,即阿房宫城东面也。颜师古云「阿,近也。以其去咸阳近,且号阿房」。东西五百步,南北五十丈,上可以坐万人,下可以建五丈旗。 〖索隐〗此以其形名宫也,言其宫四阿旁广也,故云下可建五丈之旗也。阿房,后为宫名。 〖正义〗三辅旧事云:「阿房宫东西三里,南北五百步,庭中可受万人。又铸铜人十二于宫前。阿房宫以慈石为门,阿房宫之北阙门也。」周驰为阁道,自殿下直抵南山。表南山之颠以为阙。为复道,自阿房渡渭,属之咸阳,以象天极阁道绝汉抵营室也。 〖索隐〗谓为复道,渡渭属咸阳,象天文阁道绝汉抵营室也。常考天官书曰「天极紫宫后十七星绝汉抵营室,曰阁道」。阿房宫未成;成,欲更择令名名之。作宫阿房,故天下谓之阿房宫。隐宫 〖正义〗馀刑见于市朝。宫刑,一百日隐于荫室养之乃可,故曰隐宫,下蚕室是。徒刑者七十馀万人,乃分作阿房宫,或作丽山。发北山石椁,乃写蜀、荆地材皆至。关中计宫三百,关外四百馀。于是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。因徙三万家丽邑, 〖正义〗丽音离。五万家云阳,皆复不事十岁。

卢生说始皇曰:「臣等求芝奇药仙者常弗遇,类物有害之者。方中,人主时为微行以辟恶鬼,恶鬼辟,真人至。人主所居而人臣知之,则害于神。真人者,入水不濡,入火不爇, 〖正义〗而说反。陵云气,与天地久长。今上治天下,未能恬倓。愿上所居宫毋令人知,然后不死之药殆可得也。」于是始皇曰:「吾慕真人,自谓『真人』,不称『朕』。」乃令咸阳之旁二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,帷账锺鼓美人充之,各案署不移徙。行所幸,有言其处者,罪死。始皇帝幸梁山宫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在好畤。」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俗名望宫山,在雍州好畤县西十二里,北去梁山九里。秦始皇纪『从山上见丞相车骑众,弗善』,即此山也。」从山上见丞相车骑众,弗善也。中人或告丞相,丞相后损车骑。始皇怒曰:「此中人泄吾语。」案问莫服。当是时,诏捕诸时在旁者,皆杀之。自是后莫知行之所在。听事,群臣受决事,悉于咸阳宫。

侯生 〖集解〗说苑曰:「韩客侯生也。」卢生相与谋曰:「始皇为人,天性刚戾自用,起诸侯,并天下,意得欲从,以为自古莫及己。专任狱吏,狱吏得亲幸。博士虽七十人,特备员弗用。丞相诸大臣皆受成事,倚辨于上。上乐以刑杀为威, 〖正义〗乐,五孝反。天下畏罪持禄,莫敢尽忠。上不闻过而日骄,下慑伏谩欺以取容。秦法,不得兼方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云『并力』。」 〖正义〗言秦施法不得兼方者,令民之有方伎不得兼两齐,试不验,辄赐死。言法酷。不验,辄死。然候星气者至三百人,皆良士,畏忌讳谀,不敢端言其过。天下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,上至以衡石量书, 〖集解〗石百二十斤。 〖正义〗衡,秤衡也。言表笺奏请,秤取一石,日夜有程期,不满不休息。日夜有呈,不中呈 〖正义〗中,竹仲反。不得休息。贪于权势至如此,未可为求仙药。」于是乃亡去。始皇闻亡,乃大怒曰:「吾前收天下书不中用者尽去之。悉召文学方术士甚众,欲以兴太平,方士欲练以求奇药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云『欲以练求』。」今闻韩众 〖正义〗音终。去不报,徐市等费以巨万计,终不得药,徒奸利相告日闻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作『闲』。」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,今乃诽谤我,以重吾不德也。诸生在咸阳者,吾使人廉问,或为訞言以乱黔首。」于是使御史悉案问诸生,诸生传相告引,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馀人,皆坑之咸阳,使天下知之,以惩后。益发谪徙边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表云徙于北河、榆中,耐徙三处。拜爵一级。」始皇长子扶苏谏曰:「天下初定,远方黔首未集,诸生皆诵法孔子,今上皆重法绳之,臣恐天下不安。唯上察之。」始皇怒,使扶苏北监蒙恬于上郡。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上郡故城在绥州上县东南五十里,秦之上郡城也。」

三十六年,荧惑守心。有坠星下东郡,至地为石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表云石昼陨。」黔首或刻其石曰「始皇帝死而地分」。始皇闻之,遣御史逐问,莫服,尽取石旁居人诛之,因燔销其石。始皇不乐,使博士为仙真人诗,及行所游天下,传令 〖正义〗传,逐恋反。令,力呈反。乐人歌弦之。秋,使者从关东夜过华阴平舒道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平舒故城在华州华阴县西北六里。水经注云『渭水又东经平舒北,城枕渭滨,半破沦水,南面通衢。昔秦之将亡也,江神送璧于华阴平舒道,即其处也』。」有人持璧遮使者曰:「为吾遗滈池君。」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水神也。」张晏曰:「武王居镐,镐池君则武王也。武王伐商,故神云始皇荒淫若纣矣,今亦可伐也。」孟康曰:「长安西南有滈池。」 〖索隐〗按:服虔云水神,是也。江神以璧遗滈池之神,告始皇之将终也。且秦水德王,故其君将亡,水神先自相告也。 〖正义〗遗,庾季反。滈,湖老反。括地志云:「滈水源出雍州长安县西北滈池。郦元注水经云『滈水承滈池,北流入渭』。今按:滈池水流入来通渠,盖郦元误矣。」张晏云:「武王居滈,滈池君则武王也。伐商,故神云始皇荒淫若纣矣,今武王可伐矣。」因言曰:「今年祖龙死。」 〖集解〗苏林曰:「祖,始也。龙,人君象。谓始皇也。」服虔曰:「龙,人之先象也,言王亦人之先也。」应劭曰:「祖,人之先。龙,君之象。」使者问其故,因忽不见,置其璧去。使者奉璧具以闻。始皇默然良久,曰:「山鬼固不过知一岁事也。」退言曰:「祖龙者,人之先也。」使御府视璧,乃二十八年行渡江所沈璧也。于是始皇卜之,卦得游徙吉。迁北河榆中三万家。 〖正义〗谓北河胜州也。榆中即今胜州榆林县也。言徙三万家以应卜卦游徙吉也。拜爵一级。

三十七年十月癸丑,始皇出游。左丞相斯从,右丞相去疾守。少子胡亥爱慕请从,上许之。十一月,行至云梦,望祀虞舜于九疑山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九疑山在永州唐兴县东南一百里。皇览冢墓记云舜冢在零陵郡营浦县九疑山。」言始皇至云梦,望祭虞舜于九疑山也。浮江下,观籍柯,渡海渚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舒州同安县东。」按:舒州在江中,疑「海」字误,即此州也。过丹阳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丹阳郡故在润州江宁县东南五里,秦兼并天下,以为鄣郡也。」至钱唐。 〖正义〗钱唐,今杭州县。临浙江, 〖集解〗晋灼曰:「其流东至会稽山阴而西折,故称浙。音折。」水波恶,乃西百二十里从狭中渡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盖在馀杭也。顾夷曰『馀杭者,秦始皇至会稽经此,立为县』。」上会稽,祭大禹, 〖正义〗上音上掌反。越州会稽山上有夏禹穴及庙。望于南海,而立石刻 〖索隐〗望于南海而刻石。三句为韵,凡二十四韵。颂秦德。其文曰: 〖正义〗此二颂三句为韵。其碑见在会稽山上。其文及书皆李斯,其字四寸,画如小指,圆镌。今文字整顿,是小篆字。

皇帝休烈,平一宇内,德惠修长。 〖索隐〗修亦长也,重文耳。王劭按张徽所录会稽南山秦始皇碑文,「修」作「攸」。三十有七年,亲巡天下,周览远方。遂登会稽,宣省习俗,黔首斋庄。群臣诵功,本原事迹,追首高明。 〖索隐〗今检会稽刻石文「首」字作「道」,雅符人情也。秦圣临国,始定刑名,显陈旧章。 〖正义〗作「彰」,音章。碑文作「画璋」也。初平法式,审别职任,以立恒常。六王专倍,贪戾慠勐,率众自强。 〖正义〗碑文作「率众邦犟」。暴虐恣行, 〖正义〗寒彭反。负力而骄,数动甲兵。 〖正义〗数音朔。阴通闲使, 〖正义〗闲,纪苋反,又如字。使,所吏反。以事合从, 〖正义〗合音合。从,子容反。行为辟方。 〖正义〗行,下孟反。辟,匹亦反。内饰诈谋,〖索隐〗刻石文作「谋诈」。外来侵边,遂起祸殃。义威诛之,殄熄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音息。」暴悖,〖正义〗殄,田典反。暴,白报反。悖音背。乱贼灭亡。圣德广密,六合之中,被泽无疆。皇帝并宇,兼听万事,远近毕清。运理群物,考验事实,各载其名。贵贱并通,善否陈前,靡有隐情。饰省宣义,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省,一作『非』。」 〖正义〗饰音式。省,

声明:本文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相关文档

二十四史

  • 史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