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书库 > 史记 > 正文

卷七 项羽本纪第七

书籍:史记作者:司马迁 时间:2016-09-08 10:08:45

项籍者,下相人也, 〖集解〗地理志临淮有下相县。 〖索隐〗县名,属临淮。案:应劭云「相,水名,出沛国。沛国有相县,其水下流,又因置县,故名下相也」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相故城在泗州宿豫县西北七十里,秦县。」项,胡讲反。籍,秦昔反。字羽。 〖索隐〗按:下序传籍字子羽也。初起时,年二十四。其季父项梁, 〖索隐〗按:崔浩云「伯、仲、叔、季,兄弟之次,故叔云叔父,季云季父」。梁父即楚将项燕, 〖正义〗燕,乌贤反。为秦将王翦所戮者也。 〖集解〗始皇本纪云:「项燕自杀。」 〖索隐〗此云为王翦所杀,与楚汉春秋同,而始皇本纪云项燕自杀。不同者,盖燕为王翦所围逼而自杀,故不同耳。项氏世世为楚将,封于项, 〖索隐〗地理志有项城县,属汝南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今陈州项城县城即古项子国。」故姓项氏。

项籍少时,学书不成,去学剑,又不成。项梁怒之。籍曰:「书足以记名姓而已。剑一人敌,不足学,学万人敌。」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,籍大喜,略知其意,又不肯竟学。项梁尝有栎阳逮, 〖索隐〗按:逮训及。谓有罪相连及,为栎阳县所逮录也。故汉世每制狱皆有逮捕也。 〖正义〗栎音药。逮音代。乃请蕲 〖集解〗苏林曰:「蕲音机,县,属沛国。」狱掾曹咎书抵栎阳狱掾司马欣,以故事得已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项梁曾坐事传系栎阳狱,从蕲狱掾曹咎取书与司马欣。抵,归;已,止也。」韦昭曰:「抵,至也。谓梁尝被栎阳县逮捕,梁乃请蕲狱掾曹咎书至栎阳狱掾司马欣,事故得止息也。」 〖索隐〗按:服虔云「抵,归也」。韦昭云「抵,至也。」刘伯庄云「抵,相凭托也」。故应劭云「项梁曾坐事系栎阳狱,从蕲狱掾曹咎取书与司马欣。抵,归;已,息也」。项梁杀人,与籍避仇于吴中。吴中贤士大夫皆出项梁下。每吴中有大繇役及丧,项梁常为主办,阴以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,以是知其能。秦始皇帝游会稽,渡浙江, 〖索隐〗韦昭云:「浙江在今钱塘。」浙音「折狱」之「折」。晋灼音逝,非也。盖其流曲折,庄子所谓「浙河」,即其水也。浙折声相近也。梁与籍俱观。籍曰:「彼可取而代也。」梁掩其口,曰:「毋妄言,族矣!」梁以此奇籍。籍长八尺馀,力能扛鼎, 〖集解〗韦昭曰:「扛,举也。」 〖索隐〗说文云:「横关对举也。」韦昭云:「扛,举也。」音江。才气过人,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矣。

秦二世元年七月,陈涉等起大泽中。 〖索隐〗徐氏以为在沛郡,即蕲县大泽中。其九月,会稽守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尔时未言太守。」 〖正义〗守音狩。汉书云景帝中二年七月,更郡守为太守。通谓梁曰: 〖集解〗楚汉春秋曰:「会稽假守殷通。」 〖正义〗按:言「假」者,兼摄之也。「江西皆反,此亦天亡秦之时也。吾闻先即制人,后则为人所制。 〖索隐〗按:谓先举兵能制得人,后则为人所制。故荀卿子曰「制人之与为人制也,其相去远矣」。吾欲发兵,使公及桓楚将。」 〖正义〗张晏云:「项羽杀宋义时,桓楚为羽使怀王。」是时桓楚亡在泽中。梁曰:「桓楚亡,人莫知其处,独籍知之耳。」梁乃出,诫籍持剑居外待。梁复入,与守坐,曰:「请召籍,使受命召桓楚。」守曰:「诺。」梁召籍入。须臾,梁眴籍曰:「可行矣!」于是籍遂拔剑斩守头。项梁持守头,佩其印绶。门下大惊,扰乱,籍所击杀数十百人。 〖索隐〗此不定数也。自百已下或至八十九十,故云数十百。一府中皆慑伏, 〖索隐〗说文云:「詟,失气也。」音之涉反。莫敢起。梁乃召故所知豪吏,谕以所为起大事,遂举吴中兵。使人收下县,得精兵八千人。梁部署吴中豪杰为校尉、候、司马。有一人不得用,自言于梁。梁曰:「前时某丧使公主某事,不能办,以此不任用公。」众乃皆伏。于是梁为会稽守,籍为裨将,徇下县。 〖集解〗李奇曰:「徇,略也。」如淳曰:「徇音『抚徇』之『徇』。徇其人民。」

广陵人召平于是为陈王徇广陵, 〖正义〗扬州。未能下。 〖正义〗胡嫁反。以兵威服之曰下。闻陈王败走,秦兵又且至,乃渡江矫陈王命, 〖正义〗矫,纪兆反。召平从广陵渡京口江至吴,诈陈王命拜梁。拜梁为楚王上柱国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二世之二年正月也。」骃案:应劭曰「上柱国,上卿官,若今相国也」。曰:「江东已定,急引兵西击秦。」项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。闻陈婴已下东阳, 〖集解〗晋灼曰:「东阳县本属临淮郡,汉明帝分属下邳,后复分属广陵。」 〖索隐〗下音如字。按:以兵威伏之曰下,胡嫁反。彼自归伏曰下,如字读。他皆放此。东阳,县名,属广陵也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:「东阳故城在楚州盱眙县东七十里,秦东阳县城也,在淮水南。」使使欲与连和俱西。陈婴者,故东阳令史, 〖集解〗晋灼曰:「汉仪注云令吏曰令史,丞吏曰丞史。」 〖正义〗楚汉春秋云东阳狱史陈婴。居县中,素信谨,称为长者。东阳少年杀其令,相聚数千人,欲置长,无适用,乃请陈婴。婴谢不能,遂强立婴为长,县中从者得二万人。少年欲立婴便为王,异军苍头特起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苍头特起,言与众异也。苍头,谓士卒皂巾,若赤眉、青领,以相别也。」如淳曰:「魏君兵卒之号也。战国策魏有苍头二十万。」 〖索隐〗晋灼曰:「殊异其军为苍头,谓著青帽。」如淳曰:「特起犹言新起也。」按:为苍头军特起,欲立陈婴为王,婴母不许婴称王,言天下方乱,未知瞻乌所止。陈婴母谓婴曰:「自我为汝家妇,未尝闻汝先古之有贵者。今暴得大名,不祥。不如有所属,事成犹得封侯,事败易以亡,非世所指名也。」 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陈婴母,潘旌人,墓在潘旌。」 〖索隐〗按:潘旌是邑聚之名,后为县,属临淮。婴乃不敢为王。谓其军吏曰:「项氏世世将家,有名于楚。今欲举大事,将非其人,不可。我倚名族,亡秦必矣。」于是众从其言,以兵属项梁。项梁渡淮,黥布、蒲将军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英布起于蒲地,因以为号。」如淳曰:「言当阳君、蒲将军皆属项羽,此自更有蒲将军。」 〖索隐〗按:布姓英,咎繇之后,后以罪被黥,故改姓黥以应相者之言。韦昭云「蒲,姓也」,是英布与蒲将军二人共以兵属项梁也。故服虔以为「英布起蒲」,非也。按:黥布初起于江湖之闲。亦以兵属焉。凡六七万人,军不邳。〖正义〗被悲反。下邳,泗水县也。应劭云:「邳在薛,徙此,故曰下邳。」按:有上邳,故曰下邳。

当是时,秦嘉 〖集解〗陈涉世家曰:「秦嘉,广陵人。」已立景驹为楚王, 〖集解〗文颖曰;「景驹楚族,景氏,驹名。」军彭城东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徐州彭城县,古彭祖国也。」言秦嘉军于此城之东。欲距项梁。项梁谓军吏曰:「陈王先首事,战不利,未闻所在。今秦嘉倍陈王而立景驹,逆无道。」乃进兵击秦嘉。秦嘉军败走,追之至胡陵。 〖集解〗邓展曰:「今胡陆,属山阳。汉章帝改曰胡陵。」嘉还战一日,嘉死,军降。景驹走死梁地。项梁已并秦嘉军,军胡陵,将引军而西。章邯军至栗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县名,在沛。」项梁使别将朱鸡石、馀樊君与战。馀樊君死。朱鸡石军败,亡走胡陵。项梁乃引兵入薛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故薛城古薛侯国也,在徐州滕县界,黄帝之所封。左传曰定公元年薛宰云『薛之祖奚仲居薛,为夏车正』,后为孟尝君田文封邑也。」诛鸡石。项梁前使项羽别攻襄城, 〖正义〗许州襄城县。襄城坚守不下。已拔,皆坑之。还报项梁。项梁闻陈王定死,召诸别将会薛计事。此时沛公亦起沛,往焉。

居鄛人范增, 〖索隐〗晋灼音「剿绝」之「剿」。地理志居鄛县在庐江郡,音巢,是故巢国,夏桀所奔。荀悦汉纪云:「范增,阜陵人也。」年七十,素居家,好奇计,往说项梁曰:「陈胜败固当。 〖正义〗顾著作云:「固宜当应败也。」当音如字。夫秦灭六国,楚最无罪。自怀王入秦不反,楚人怜之至今,故楚南公曰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楚人也,善言阴阳。」骃案:文颖曰「南方老人也」。 〖索隐〗徐广云:「楚人善言阴阳者,见天文志也。」 〖正义〗虞喜志林云:「南公者,道士,识废兴之数,知亡秦者必于楚。」汉书艺文志云南公十三篇,六国时人,在阴阳家流。『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』也。 〖集解〗瓒曰;「楚人怨秦,虽三户犹足以亡秦也。」 〖索隐〗臣瓒与苏林解同。韦昭以为三户,楚三大姓昭、屈、景也。二说皆非也。按:左氏「以畀楚师于三户」,杜预注云「今丹水县北三户亭」,则是地名不疑。 〖正义〗按:服虔云「三户,漳水津也」。孟康云「津峡名也,在邺西三十里」。括地志云「浊漳水又东经葛公亭北,经三户峡,为三户津,在相州滏阳县界」。然则南公辨阴阳,识废兴之数,知秦亡必于三户,故出此言。后项羽果度三户津破章邯军,降章邯,秦遂亡。是南公之善谶。今陈胜首事,不立楚后而自立,其势不长。今君起江东,楚蠭午之将 〖集解〗如淳曰:「蠭午犹言蠭起也。众蠭飞起,交横若午,言其多也。」 〖索隐〗凡物交横为午,言蠭之起交横屯聚也。故刘向传注云「蠭午,杂沓也」。又郑玄曰「一纵一横为午」。皆争附君者,以君世世楚将,为能复立楚之后也。」 〖正义〗为,于伪反。于是项梁然其言,乃求楚怀王孙心民闲,为人牧羊,立以为楚怀王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此时二世之二年六月。」从民所望也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以祖谥为号者,顺民望。」陈婴为楚上柱国,封五县,与怀王都盱台。 〖集解〗郑氏曰:「音煦怡。」 〖正义〗盱,况于反。眙,以之反。盱眙,今楚州,临淮水,怀王都之。项梁自号为武信君。

居数月,引兵攻亢父, 〖正义〗亢音刚,又苦浪反。父音甫。括地志云:「亢父故城在兖州任城县南五十一里。」与齐田荣、司马龙且 〖正义〗子余反。军救东阿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东阿故城在济州东阿县西南二十五里,汉东阿县城,秦时齐之阿也。」大破秦军于东阿。田荣即引兵归,逐其王假。假亡走楚。假相田角亡走赵。角弟田闲故齐将,居赵不敢归。田荣立田儋子市为齐王。项梁已破东阿下军,遂追秦军。数使使趣 〖正义〗下「使」色吏反。趣音促。齐兵,欲与俱西。田荣曰:「楚杀田假,赵杀田角、田闲,乃发兵。」项梁曰:「田假为与国之王, 〖集解〗如淳曰:「相与交善为与国,党与也。」 〖索隐〗按:高诱注战国策云「与国,同祸福之国也。」穷来从我,不忍杀之。」赵亦不杀田角、田闲以市于齐。 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若市买相贸易以利也。梁救荣难,犹不用命。梁念杀假等,荣未必多出兵,不如依春秋寄公待以礼也,又可以贸易他利,以除己害,遂背德可辅假以伐齐,故曰市贸易也,」晋灼曰:「假,故齐王建之弟,欲令楚杀之,以为己利,而楚保全不杀,以买其计,故曰市也。」 〖索隐〗按:张晏云「市,贸易也」韦昭云「市利于齐也」,故刘氏亦云「市犹要也」。留田假而不杀,欲以要胁田荣也。齐遂不肯发兵助楚。项梁使沛公及项羽别攻城阳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濮州雷泽县,本汉城阳,在州东九十一里。地理志云城阳属济阴郡,古郕伯国,姬姓之国。史记周武王封季弟载于郕,其后迁于城之阳,故曰城阳。」屠之。西破秦军濮阳东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濮阳县在濮州西八十六里濮县也,古吴之国。」按:攻城阳,屠之,西破秦军濮阳县也。东即此县东。秦兵收入濮阳。沛公、项羽乃攻定陶。 〖正义〗定陶,曹州城也。从濮阳南攻定陶。定陶未下,去,西略地至雍丘,〖正义〗雍丘,今汴州县也。地理志云「古杞国,武王封禹后于杞,号东楼公,二十一世简公,为楚所灭」,即此城也。大破秦军,斩李由。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由,李斯子也。」还攻外黄,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故周城即外黄之地,在雍丘县东。」张晏曰:「魏郡有内黄县,故加『外』也。」臣瓒曰:「县有黄沟,故名。」外黄未下。

项梁起东阿,西,比至定陶,再破秦军,项羽等又斩李由,益轻秦,有骄色。宋义乃谏项梁曰:「战胜而将骄卒惰者败。今卒少惰矣,秦兵日益,臣为君畏之。」项梁弗听。乃使宋义使于齐。道遇齐使者高陵君显, 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显,名也。高陵,县名。」 〖索隐〗按:晋灼云「高陵属琅邪」。曰:「公将见武信君乎?」曰:「然。」曰:「臣论武信君军必败。公徐行即免死,疾行则及祸。」秦果悉起兵益章邯,击楚军,大破之定陶,项梁死。沛公、项羽去外黄攻陈留,陈留坚守不能下。沛公、项羽相与谋曰:「今项梁军破,士卒恐。」乃与吕臣军俱引兵而东。吕臣军彭城东,项羽军彭城西,沛公军砀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砀,属梁国。」苏林曰:「砀音唐。」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宋州砀山县,本汉砀县也,在宋州东百五十里。」

章邯已破项梁军,则以为楚地兵不足忧,乃渡河击赵,大破之。当此时,赵歇为王,陈馀为将,张耳为相,皆走入钜鹿城。章邯令王离、涉闲围钜鹿, 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涉,姓;闲,名。秦将也。」章邯军其南,筑甬道而输之粟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恐敌抄辎重,故筑墙垣如街巷也。」陈馀为将,将卒数万人而军钜鹿之北,此所谓河北之军也。

楚兵已破于定陶,怀王恐,从盱台之彭城,并项羽、吕臣军自将之。以吕臣为司徒,以其父吕青为令尹。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天子曰师尹,诸侯曰令尹,时去六国尚近,故置令尹。」瓒曰:「诸侯之卿,唯楚称令尹。时立楚之后,故置官司皆如楚旧。」以沛公为砀郡长, 〖集解〗苏林曰:「长如郡守也。」封为武安侯,将砀郡兵。

初,宋义所遇齐使者高陵君显在楚军,见楚王曰:「宋义论武信君之军必败,居数日,军果败。兵未战而先见败徵,此可谓知兵矣。」王召宋义与计事而大说之,因置以为上将军,项羽为鲁公,为次将,范增为末将,救赵。诸别将皆属宋义,号为卿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作『庆』。」子冠军。 〖集解〗文颖曰:「卿子,时人相褒尊之辞,犹言公子也。上将,故言冠军。」张晏曰:「若霍去病功冠三军,因封为冠军侯,至今为县名。」行至安阳,留四十六日不进。 〖索隐〗按:傅宽传云「从攻安阳、扛里」,则安阳与扛里俱在河南。颜师古以为今相州安阳县。按:此兵犹未渡河,不应即至相州安阳。今检后魏书地形志,云「己氏有安阳城,隋改己氏为楚丘」,今宋州楚丘西北四十里有安阳故城是也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安阳县,相州所理县。七国时魏宁新中邑,秦昭王拔魏宁新中,更名安阳。」张耳传云章邯军钜鹿南,筑甬道属河,饷王离。项羽数绝邯甬道,王离军乏食。项羽悉引兵渡河,遂破章邯,围钜鹿下。又云渡河湛船,持三日粮。按:从滑州白马津赍三日粮不至邢州,明此渡河,相州漳河也。宋义遣其子襄相齐,送之至无盐,即今郓州之东宿城是也。若依颜监说,在相州安阳,宋义送子不可弃军渡河,南向齐,西南入鲁界,饮酒高会,非入齐之路。义虽知送子曲,由宋州安阳理顺,然向钜鹿甚远,不能数绝章邯甬道及持三日粮至也。均之二理,安阳送子至无盐为长。济河绝甬道,持三日粮,宁有迟留?史家多不委曲说之也。项羽曰:「吾闻秦军围赵王钜鹿,疾引兵渡河,楚击其外,赵应其内,破秦军必矣。」宋义曰:「不然。夫搏牛之蝱不可以破虮虱。 〖集解〗如淳曰:「用力多而不可以破虮虱,犹言欲以大力伐秦而不可以救赵也。」 〖索隐〗张晏云:「搏音博。」韦昭云「蝱大在外,虱小在内」。故颜师古言「以手击牛之背,可以杀其上蝱,而不能破其内虱,喻方欲灭秦,不可与章邯即战也」。邹氏搏音附。今按:言蝱之搏牛,本不拟破其上之虮虱,以言志在大不在小也。今秦攻赵,战胜则兵罢,我承其敝;不胜,则我引兵鼓行而西,必举秦矣。故不如先斗秦赵。夫被坚执锐,义不如公;坐而运策,公不如义。」因下令军中曰:「勐如虎,很如羊, 〖正义〗很,何恳反。贪如狼,强不可使者,皆斩之。」乃遣其子宋襄相齐,身送之至无盐, 〖索隐〗按:地理志东平郡之县,在今郓州之东也。饮酒高会。 〖集解〗韦昭曰:「皆召尊爵,故云高。」 〖索隐〗韦昭曰:「皆召高爵者,故曰高会。」服虔云:「大会是也。」天寒大雨,士卒冻饥。项羽曰:「将戮力而攻秦,久留不行。今岁饥民贫,士卒食芋菽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芋,一作『半』。半,五升器也。」骃案:瓒曰「士卒食蔬菜,以菽杂半之。」 〖索隐〗芋,蹲鸱也。菽,豆也。故臣瓒曰「士卒食蔬菜,以菽半杂之」,则芋菽义亦通。汉书作「半菽」。徐广曰:「芋,一作『半』。半,五升也。」王劭曰:「半,量器名,容半升也。」军无见粮, 〖正义〗胡练反。颜监云:「无见在之粮。」乃饮酒高会,不引兵渡河因赵食,与赵并力攻秦,乃曰『承其敝』。夫以秦之强,攻新造之赵,其势必举赵。赵举而秦强,何敝之承!且国兵新破,王坐不安席,埽境内而专属于将军,国家安危,在此一举。今不恤士卒而徇其私,〖索隐〗私,谓使其子相齐,是徇其私情。崔浩云:「徇,营也。」非社稷之臣。」项羽晨朝上将军宋义,即其账中斩宋义头,出令军中曰:「宋义与齐谋反楚,楚王阴令羽诛之。」当是时,诸将皆慑服,莫敢枝梧。〖集解〗如淳曰:「梧音悟。枝梧犹枝捍也。」瓒曰:「小柱为枝,邪柱为梧,今屋梧邪柱是也。」 〖正义〗枝音之移反。梧音悟。皆曰:「首立楚者,将军家也。今将军诛乱。」乃相与共立羽为假上将军。〖正义〗未得怀王命也。假,摄也。使人追宋义子,及之齐,杀之。使桓楚报命于怀王。怀王因使项羽为上将军,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二世三年十一月。」当阳君、蒲将军皆属项羽。

项羽已杀卿子冠军,威震楚国,名闻诸侯。乃遣当阳君、蒲将军将卒二万渡河, 〖正义〗漳水。救钜鹿。战少利,陈馀复请兵。项羽乃悉引兵渡河,皆沈船,破釜甑,烧庐舍,持三日粮,以示士卒必死,无一还心。于是至则围王离,与秦军遇,九战,绝其甬道,大破之,杀苏角, 〖集解〗文颖曰:「秦将也。」虏王离。涉闲不降楚,自烧杀。当是时,楚兵冠诸侯。诸侯军救钜鹿下者十馀壁,莫敢纵兵。及楚击秦,诸将皆从壁上观。楚战士无不一以当十,楚兵唿声动天,诸侯军无不人人惴恐。 〖集解〗汉书音义曰:「惴音章瑞反。」于是已破秦军,项羽召见诸侯将,入辕门, 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军行以车为陈,辕相向为门,故曰辕门。」无不膝行而前,莫敢仰视。项羽由是始为诸侯上将军,诸侯皆属焉。

章邯军棘原, 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在漳南。」晋灼曰:「地名,在钜鹿南。」项羽军漳南,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浊漳水一名漳水,今俗名柳河,在邢州平乡县南。注水经云漳水一名大漳水,兼有

声明:本文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相关文档

二十四史

  • 史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