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书库 > 史记 > 正文

卷八 高祖本纪第八

书籍:史记作者:司马迁 时间:2016-09-08 10:12:56

高祖, 〖集解〗汉书音义曰:「讳邦。」张晏曰:「礼谥法无『高』,以为功最高而为汉帝之太祖,故特起名焉。」沛丰邑中阳里人,姓刘氏, 〖集解〗李斐曰:「沛,小沛也。刘氏随魏徙大梁,移在丰,居中阳里。」孟康曰:「后沛为郡,丰为县。」 〖索隐〗按:高祖,刘累之后,别食邑于范,士会之裔,留秦不反,更为刘氏。刘氏随魏徙大梁,后居丰,今言「姓刘氏」者是。左传「天子建德,因生以赐姓,胙之土,命之氏。诸侯以字为谥,因以为族」。说者以为天子赐姓命氏,诸侯命族,族者氏之别名也。然则因生赐姓,若舜生姚墟,以为姚姓,封之于虞,即号有虞氏是也。若其后子孙更不得赐姓,即遂以虞为姓,云「姓虞氏」。今此云「姓刘氏」,亦其义也。故姓者,所以统系百代,使不别也。氏者,所以别子孙之所出。又系本篇言姓则在上,言氏则在下,故五帝本纪云「禹姓姒氏,契姓子氏,弃姓姬氏」是也。按:汉改泗水为沛郡,治相城,故注以沛为小沛也。字季。 〖索隐〗按:汉书「名邦,字季」,此单云字,亦又可疑。按:汉高祖长兄名伯,次名仲,不见别名,则季亦是名也。故项岱云「高祖小字季,即位易名邦,后因讳邦不讳季,所以季布犹称姓也」。父曰太公, 〖索隐〗皇甫谧云:「名执嘉。」王符云:「太上皇名煓。」与湍同音。 〖正义〗春秋握成图云:「刘媪梦赤鸟如龙,戏己,生执嘉。」母曰刘媪。 〖集解〗文颖曰:「幽州及汉中皆谓老妪为媪。」孟康曰:「长老尊称也。左师谓太后曰『媪爱燕后贤长安君』。礼乐志『地神曰媪』。媪,母别名也,音乌老反。」 〖索隐〗韦昭云:「媪,妇人长老之称。」皇甫谧云:「媪盖姓王氏。」又据春秋握成图以为执嘉妻含始,游洛池,生刘季。诗含神雾亦云。姓字皆非正史所出,盖无可取。今近有人云「母温氏」。贞时打得班固泗水亭长古石碑文,其字分明作「温」字,云「母温氏」。贞与贾膺复、徐彦伯、魏奉古等执对反覆,沈叹古人未闻,聊记异见,于何取实也?孟康注「地神曰媪」者,礼乐志云「后土富媪」,张晏曰「坤为母,故称媪」是也。 〖正义〗帝王世纪云:「汉昭灵后含始游洛池,有宝鸡衔赤珠出炫日,后吞之,生高祖。」诗含神雾亦云。含始即昭灵后也。陈留风俗传云:「沛公起兵野战,丧皇妣于黄乡,天下平定,使使者以梓宫招幽魂,于是丹蛇在水自洒,跃入梓宫,其浴处有遗发,谥曰昭灵夫人。」汉仪注云:「高帝母起兵时死小黄城,后于小黄立陵庙。」括地志云:「小黄故城在汴州陈留县东北三十三里。」颜师古云:「皇甫谧等妄引谶记,好奇骋博,犟为高祖父母名字,皆非正史所说,盖无取焉。宁有刘媪本姓实存,史迁肯不详载?即理而言,断可知矣。」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,梦与神遇。是时雷电晦冥,太公往视,则见蛟龙于其上。 〖索隐〗按:诗含神雾云「赤龙感女媪,刘季兴」。又广雅云「有鳞曰蛟龙」。已而有身,遂产高祖。

高祖为人,隆准而龙颜,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准音拙。」应劭曰:「隆,高也。准,颊权准也。颜,雒颡也,齐人谓之颡,汝南、淮、泗之闲曰颜。」文颖曰:「准,鼻也。」 〖索隐〗李斐云:「准,鼻也。始皇蜂目长准,盖鼻高起。」尔雅:「颜,额也。」文颖曰:「高祖感龙而生,故其颜貌似龙,长颈而高鼻。」美须髯,左股有七十二黑子。 〖正义〗河图云:「帝刘季口角戴胜,斗胸,龟背,龙股,长七尺八寸。」合诚图云:「赤帝体为朱鸟,其表龙颜,多黑子。」按:左,阳也。七十二黑子者,赤帝七十二日之数也。木火土金水各居一方,一岁三百六十日,四方分之,各得九十日,土居中央,并索四季,各十八日,俱成七十二日,故高祖七十二黑子者,应火德七十二日之徵也。有一本「七十日」者,非也。许北人唿为「黡子」,吴楚谓之「志」。志,记也。仁而爱人,喜施, 〖正义〗喜,许记反。施,尸豉反。意豁如也。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豁,达也。」常有大度,不事家人生产作业。及壮,试为吏,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试补吏。」为泗水亭长, 〖正义〗秦法,十里一亭,十亭一乡。亭长,主亭之吏。高祖为泗水亭长也。国语有「寓室」,即今之亭也。亭长,盖今里长也。民有讼诤,吏留平辨,得成其政。括地志云:「泗水亭在徐州沛县东一百步,有高祖庙也。」廷中吏无所不狎侮。好酒及色。常从王媪、武负贳酒, 〖集解〗韦昭曰:「贳,赊也。」 〖索隐〗邹诞生贳音世,与字林声韵并同。又音时夜反。广雅云:「贳,赊也。」说文云:「贳,贷也。」临淮有贳阳县。汉书功臣表「贳阳侯刘缠」,而此纪作「射阳」,则「贳」亦「射」也。醉卧,武负、王媪见其上常有龙,怪之。高祖每酤留饮,酒雠数倍。 〖集解〗如淳曰:「雠亦售。」 〖索隐〗乐彦云借「雠」为「售」,盖古字少,假借耳。今亦依字读。盖高祖大度,既贳饮,且雠其数倍价也。及见怪,岁竟,此两家常折券弃责。 〖索隐〗周礼小司寇云:「听称责以傅别。」郑司农云:「傅别,券书也。」康成云:「傅别,谓大手书于札中而别之也。」然则古用简札书,故可折。至岁终总弃不责也。

高祖常繇咸阳,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徭役也。」 〖索隐〗韦昭云:「秦所都,武帝更名渭城。」应劭云:「今长安也。」按:关中记云「孝公都咸阳,今渭城是,在渭北。始皇都咸阳,今城南大城是也」。名咸阳者,山南曰阳,水北亦曰阳,其地在渭水之北,又在九嵕诸山之南,故曰咸阳。纵观,观秦皇帝, 〖正义〗包恺云:「上音馆,下音官。恣意,故纵观也。」喟然太息曰:「嗟乎,大丈夫当如此也!」

单父人吕公 〖集解〗汉书音义曰:「单音善。父音斧。」 〖索隐〗韦昭云:「单父,县名,属山阳。」崔浩云:「史失其名,但举姓而言公。」又按:汉书旧仪云「吕公,汝南新蔡人」。 又相经云「魏人吕公,名文,字叔平」也。善沛令,避仇从之客,因家沛焉。沛中豪桀吏闻令有重客,皆往贺。萧何为主吏, 〖集解〗孟康曰:「主吏,功曹也。」主进, 〖集解〗文颖曰:「主赋敛礼进,为之帅。」 〖索隐〗郑氏云:「主赋敛礼钱也。」颜师古曰:「进者,会礼之财。字本作『赆』,声转为『进』。『宣帝数负进』,义与此同。」令诸大夫曰: 〖正义〗大夫,客之贵者总称之。「进不满千钱,坐之堂下。」高祖为亭长,素易诸吏,乃绐为谒曰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绐,欺也。音殆。」 〖索隐〗韦昭云:「绐,诈也。」刘氏云:「绐,欺负也。」何休云:「绐,疑也。」谓高祖素狎易诸吏,乃诈为谒。谒谓以札书姓名,若今之通刺,而兼载钱谷也。「贺钱万」,实不持一钱。谒入,吕公大惊,起,迎之门。吕公者,好相人,见高祖状貌,因重敬之,引入坐。萧何曰:「刘季固多大言,少成事。」高祖因狎侮诸客,遂坐上坐, 〖正义〗上在果反。下在卧反。无所诎。 〖正义〗音丘忽反。酒阑, 〖集解〗文颖曰:「阑言希也。谓饮酒者半罢半在,谓之阑。」吕公因目固留高祖。 〖正义〗不敢对众显言,故目动而留之。高祖竟酒,后。吕公曰:「臣少好相人,〖集解〗张晏曰:「古人相与语多自称臣,自卑下之道,若今人相与语皆自称仆。」相人多矣,无如季相,愿季自爱。臣有息女,〖正义〗息,生也。谓所生之女也。愿为季箕帚妾。」酒罢,吕媪怒吕公曰:「公始常欲奇此女,与贵人。沛令善公,求之不与,何自妄许与刘季?」吕公曰:「此非儿女子所知也。」卒与刘季。吕公女乃吕后也,生孝惠帝、鲁元公主。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元,长也。食邑于鲁。」韦昭曰:「元,谥也。」 〖正义〗汉制,帝女曰「公主」,仪比诸侯;姊妹曰「长公主」,仪比诸侯王;姑曰「大长公主」,仪比诸侯王。

高祖为亭长时,常告归之田。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告音如『嗥唿』之『嗥』。」李斐曰:「休谒之名也。吉曰告,凶曰宁。」孟康曰:「古者名吏休假曰告。告又音喾。汉律,吏二千石有予告、赐告。予告者,在官有功最,法所当得者也。赐告者,病满三月当免,天子优赐,复其告,使得带印绂,将官属,归家治疾也。」 〖索隐〗韦昭云:「告,请归乞假也。音『告语』之『告』。故战国策曰『商君告归』,延笃以为告归,今之归宁也。」刘伯庄、颜师古并音古笃反,非号喾两音也。按:东观汉记田邑传云「邑年三十,历卿大夫,号归罢,厌事,少所嗜欲」。寻号与嗥同,古者当有此语,故服氏云「如号唿之号」,音豪。今以服虔虽据田邑「号归」,亦恐未得。然此「告」字当音诰,诰号声相近,故后「告归」「号归」遂变耳。吕后与两子居田中耨,有一老父过请饮,吕后因餔之。 〖正义〗必捕反,以食饲人也。父本请饮,吕后因饲之。国语云:「国中童子无不餔。」老父相吕后曰:「夫人天下贵人。」令相两子,见孝惠,曰:「夫人所以贵者,乃此男也。」相鲁元,亦皆贵。老父已去,高祖适从旁舍来,吕后具言客有过,相我子母皆大贵。高祖问,曰:「未远。」乃追及,问老父。老父曰:「乡者夫人婴儿皆似君,君相贵不可言。」高祖乃谢曰:「诚如父言,不敢忘德。」及高祖贵,遂不知老父处。

高祖为亭长,乃以竹皮为冠,令求盗之薛治之,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以竹始生皮作冠,今鹊尾冠是也。求盗者,旧时亭有两卒,其一为亭父,掌开闭埽除,一为求盗,掌逐捕盗贼。薛,鲁国县也。有作冠师,故往治之。」 〖索隐〗应劭云:「一名『长冠』。侧竹皮裹以纵前,高七寸,广三寸,如板。」又蔡邕独断云:「长冠,楚制也。高祖以竹皮为之,谓之『刘氏冠』。」司马彪舆服志亦以「刘氏冠」为鹊尾冠也。应劭云:「旧亭卒名『弩父』,陈、楚谓之『亭父』,或云『亭部』,淮、泗谓之『求盗』也。」时时冠之, 〖正义〗音馆,下同。及贵常冠,所谓「刘氏冠」 〖正义〗音官。颜师古云:「后号为『刘氏冠』。其后诏曰『爵非公乘以上下得冠刘氏冠』,即此也。」乃是也。

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郦山,徒多道亡。自度比至皆亡之, 〖正义〗度,田洛反。比,必寐反。到丰西泽中,止饮,夜乃解纵所送徒。曰:「公等皆去,吾亦从此逝矣!」徒中壮士愿从者十馀人。高祖被酒, 〖正义〗被,加也。夜径 〖索隐〗旧音经。按:广雅云「径,斜过也」。字林云「径,小道也,音古定反」。言酒后放徒,夜径行泽中,不敢由正路,且从而求疾也。泽中,令一人行前。 〖正义〗行音下孟反。行前者还报曰:「前有大蛇当径, 〖索隐〗音迳。郑玄曰:「步道曰径也。」愿还。」高祖醉,曰:「壮士行,何畏!」乃前,拔剑击斩蛇。 〖索隐〗汉旧仪云「斩蛇剑长七尺」。又高祖云「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」。二文不同者,崔豹古今注「当高祖为亭长,理应提三尺剑耳;及贵,当别得七尺宝剑」,故旧仪因言之。 〖正义〗按:其蛇大,理须别求是剑斩之。三尺剑者,常佩之剑。括地志云:「斩蛇沟源出徐州丰县中平地,故老云高祖斩蛇处,至县西十五里入泡水也。」蛇遂分为两, 〖索隐〗谓斩蛇分为两段也。径开。行数里,醉,因卧。后人来至蛇所,有一老妪夜哭。人问何哭,妪曰:「人杀吾子,故哭之。」人曰:「妪子何为见杀?」妪曰:「吾,白帝子也,化为蛇,当道,今为赤帝子斩之,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秦襄公自以居西戎,主少昊之神,作西畤,祠白帝。至献公时栎阳雨金,以为瑞,又作畦畤,祠白帝。少昊,金德也。赤帝尧后,谓汉也。杀之者,明汉当灭秦也。秦自谓水,汉初自谓土,皆失之。至光武乃改定。」 〖索隐〗按:太康地理志云「畤在栎阳故城内。其畤如畦,故曰畦畤」。畦音户圭反。应注云「秦自谓水」者,按秦文公获黑龙,命河为德水是也。又按:春秋合诚图云「水神哭,子褒败」。宋均以为高祖斩白蛇而神母哭,则此母水精也。此皆谬说。又注云「至光武乃改」者,谓改汉为火德,秦为金德,与雨金及赤帝子之理合也。故哭。」人乃以妪为不诚,欲告之,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一作『苦』。」 〖索隐〗汉书作「苦」,谓欲困苦辱之。一本或作「笞」。说文云:「笞,击也。」妪因忽不见。后人至,高祖觉。〖索隐〗包恺、刘伯庄音古孝反。后人告高祖,高祖乃心独喜,自负。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负,恃也。」 〖索隐〗晋灼云:「自恃斩蛇事。」诸从者日益畏之。

秦始皇帝常曰「东南有天子气」,于是因东游以厌之。 〖索隐〗厌音一涉反,又一冉反。广雅云:「厌,镇也。」高祖即自疑,亡匿,隐于芒、砀山泽岩石之闲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芒,今临淮县也。砀县在梁。」骃案:应劭曰「二县之界有山泽之固,故隐于其闲也」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宋州砀山县在州东一百五十里,本汉砀县也。砀山在县东。」吕后与人俱求,常得之。高祖怪问之。吕后曰:「季所居上常有云气, 〖正义〗京房易飞候云:「何以知贤人隐?师曰:『四方常有大云,五色具而不雨,其下有贤人隐矣。』」故吕后望云气而得之。故从往常得季。」高祖心喜。沛中子弟或闻之,多欲附者矣。

秦二世元年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高祖时年四十八。」 〖索隐〗应劭云:「始皇欲以一至万,示不相袭。始者一,故至子称二世。」崔浩云:「二世,始皇子胡亥。」又按:善文称隐士云「赵高为二世杀十七兄而立今王」,则二世是第十八子也。秋,陈胜等起蕲, 〖索隐〗蕲,县名,属沛,音机,又音旗。至陈而王,号为「张楚」。诸郡县皆多杀其长吏以应陈涉。沛令恐,欲以沛应涉。掾、主吏萧何、曹参 〖索隐〗按:汉书萧、曹传,参为狱掾,何为主吏也。乃曰:「君为秦吏,今欲背之,率沛子弟,恐不听。愿君召诸亡在外者,可得数百人,因劫众, 〖索隐〗说文云「以力胁之云劫」也。众不敢不听。」乃令樊哙召刘季。刘季之众已数十百人矣。 〖索隐〗汉书作「数百人」。刘伯庄云「言数十人或至百人」,则是百人已下也。

于是樊哙从刘季来。沛令后悔,恐其有变,乃闭城城守,欲诛萧、曹。萧、曹恐,逾城保刘季。 〖集解〗韦昭曰:「以为保障。」刘季乃书帛射城上,谓沛父老曰:「天下苦秦久矣。今父老虽为沛令守,诸侯并起,今屠沛。 〖索隐〗按:范晔云「克城多所诛杀,故云屠也」。沛今共诛令,择子弟可立者立之,以应诸侯,则家室完。不然,父子俱屠,无为也。」父老乃率子弟共杀沛令,开城门迎刘季,欲以为沛令。刘季曰:「天下方扰,诸侯并起,今置将不善,壹败涂地。 〖索隐〗言一朝破败,使肝脑涂地。吾非敢自爱,恐能薄, 〖正义〗能,才能也。高祖谦言材能薄劣,不能完全其众。能者,兽,形色似熊,足似鹿。为物坚中而犟力,人之有贤才者,皆谓之能也。不能完父兄子弟。此大事,愿更相推择可者。」萧、曹等皆文吏,自爱,恐事不就,后秦种族其家,尽让刘季。诸父老皆曰:「平生所闻刘季诸珍怪,当贵,且卜筮之,莫如刘季最吉。」于是刘季数让。众莫敢为,乃立季为沛公。 〖集解〗徐广曰:「九月也。」骃案:汉书音义曰「旧楚僭称王,其县宰为公。陈涉为楚王,沛公起应涉,故从楚制称曰公」。祠黄帝,祭蚩尤于沛庭,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左传曰黄帝战于坂泉,以定天下。蚩尤好五兵,故祠祭之求福祥也。」瓒曰:「管仲云『割卢山交而出水,金从之出,蚩尤受之以作剑戟』。」 〖索隐〗按:管子云「葛卢之山,发而出金」,今注引「发」作「交」及「割」,皆误也。而衅鼓 〖集解〗应劭曰:「衅,祭也。杀牲以血涂鼓曰衅。」瓒曰:「案礼记及大戴礼有衅庙之礼,皆无祭事。」 〖索隐〗说文云:「衅,血祭也。」司马法曰:「血于鼙鼓者,神戎器也。」颜师古曰:「凡杀牲以血祭者,皆名为衅。」臣瓒以为「皆无祭事」,非也。又古人新成钟鼎,亦必衅之。应劭云:「衅唿为舋。」马融注周礼灼龟之兆云:「谓其象似玉、瓦、原之衅㙤,是用名之。」此说皆非。㙤音火稼反。旗,帜皆赤。 〖索隐〗墨翟云:「帜,帛长丈五,广半幅。」字诂云:「帜,标也。」字林云:「熊旗五斿,谓与士卒为期于其下,故曰旗也。」帜,或作「识」,或作「志」。嵇康音试。萧该音炽。由所杀蛇白帝子,杀者赤帝子,故上赤。于是少年豪吏如萧、曹、樊哙等皆为收沛子弟二三千人,攻胡陵、 〖索隐〗邓展曰:「县名,属山阳,章帝改曰胡陆。」方与,〖集解〗郑德曰:「音房豫,属山阳郡。」 〖索隐〗郑玄曰「属山阳」也。还守丰。

秦二世二年,陈涉之将周章 〖索隐〗应劭云:「章字文,陈人。」军西至戏 〖索隐〗文颖云:「在新丰东二十里戏亭北。」孟康云:「水名也。」又述征记云:「戏水自骊山冯公谷北流,历戏亭,东入渭。」按:今其水东惟有戏驿存。而还。 〖索隐〗为章邯所破而还。邯音酣。燕、赵、齐、魏皆自立为王。 〖索隐〗按:汉书高纪,二世二年八月,武臣自立为赵王,田儋自立为齐王,韩广自立为燕王,魏咎自立为魏王也。项氏起吴。秦泗川监平 〖集解〗文颖曰:「泗川,今沛郡也,高祖更名沛。秦时御史监郡,若今刺史。平,名也。」 〖索隐〗如淳云:「秦并天下为三十六郡,置守、尉、监,故此有『监平』,下有『守壮』,则平、壮皆名也。」将兵围丰,二日,出与战,破之。命雍齿守丰,引兵之薛。泗州守壮 〖集解〗如淳曰:「壮,名也。」败于薛,走至戚, 〖集解〗如淳曰:「戚音将毒反。」 〖索隐〗晋灼云:「东海县也。」郑德、包恺并如字读。李登音千笠反。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沂州临沂县有汉戚县故城。地理志云临沂县属东海郡。」沛公左司马得泗川守壮,杀之。 〖索隐〗颜师古云「得,司马之名」,非也。按:后云「左司马曹无伤」,自此已下更不见替易处,盖是左司马无伤得泗川守壮而杀之耳。沛公还军亢父, 〖集解〗郑德曰:「亢音人相亢答,父音甫。属任城郡。」 〖索隐〗旧音刚。刘伯庄、包恺并同音苦浪反。 〖正义〗音刚,又苦浪反。括地志云:「亢父,县也,沛公屯军于此也。」至方与,未战。陈王使魏人周市略地。周市使人谓雍齿曰:「丰,故梁徙也。〖集解〗文颖曰:「梁惠王孙假为秦所灭,转东徙于丰,故曰『丰,梁徙』。」今魏地已定者数十城。齿今下魏,魏以齿为侯守丰。不下,且屠丰。」雍齿雅不欲属沛公,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雅,故也。」苏林曰:「雅,素也。」及魏招之,即反为魏守丰。沛公引兵攻丰,不能取。沛公病,还之沛。沛公怨雍齿与丰子弟叛之,闻东阳宁君、秦嘉〖集解〗文颖曰:「秦嘉,东阳郡人也,为宁县君。」瓒曰:「陈胜传曰『广陵人秦嘉』,然则嘉非东阳人也。秦嘉初起兵于郯,号曰大司马,又不为宁县君。东阳宁君自一人,秦嘉又自一人。」 〖索隐〗臣瓒以为二人。按:下文直云「东阳宁君」,又别言「秦嘉」,明臣瓒之说为得。颜师古以宁是姓,君者,时人号曰君耳。立景驹为假王,在留,〖索隐〗韦昭云:「今彭城留县也。」 〖正义〗括地志云:「留城在徐州沛县东南五十里,即张良所封处。」乃往从之,欲请兵以攻丰。是时秦将章邯从陈,别将司马

声明:本文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相关文档

二十四史

  • 史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