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书库 > 史记 > 正文

卷二十四 樂書第二

书籍:史记作者:司马迁 时间:2017-02-04 22:24:01

〖正義〗天有日月星辰,地有山陵河海,歲有萬物成熟,國有聖賢宮觀周域官僚,人有言語衣服體貌端修,咸謂之樂。樂書者,猶樂記也,鄭玄云以其記樂之義也。此於別錄屬樂記,蓋十一篇合爲一篇。十一篇者,有樂本,有樂論,有樂施,有樂言,有樂禮,有樂情,有樂化,有樂象,有賓牟賈,有師乙,有魏文侯。今雖合之,亦略有分焉。劉向校書,得樂書二十三篇,著於別錄。今樂記惟有十一篇,其名猶存也。

太史公曰:余每讀虞書,至於君臣相敕,維是幾安,而股肱不良,萬事墮壞,未嘗不流涕也。成王作頌,推己懲艾, 〖正義〗音刈。悲彼家難, 〖正義〗乃憚反。家難,謂文王囚羑里,武王伐紂。可不謂戰戰恐懼,善守善終哉? 〖正義〗言成王作頌,悲文王戰戰恐懼,推己戒勵爲治,是善守善終也。君子不爲約則修德, 〖正義〗爲,于偽反。滿則弃禮,佚能思初,安能惟始,沐浴膏澤而歌詠勤苦,非大德誰能如斯!傳曰「治定功成,禮樂乃興」。海內人道益深,其德益至,所樂者益異。滿而不損則溢,盈而不持則傾。凡作樂者,所以節樂。 〖正義〗音洛。言不樂至荒淫也。君子以謙退爲禮,以損減爲樂,樂其如此也。以爲州異國殊,情習不同,故博采風俗,協比聲律, 〖正義〗比音鼻。以補短移化,助流政教。天子躬於明堂臨觀,而萬民咸蕩滌邪穢,斟酌飽滿,以飾厥性。故云雅頌之音理而民正,嘄噭 〖索隱〗上姑堯反,又音叫。下音擊。之聲興而士奮,鄭衞之曲動而心淫。及其調和諧合,鳥獸盡感,而況懷五常,含好惡,自然之勢也?

治道虧缺而鄭音興起,封君世辟, 〖索隱〗辟亦君也。 〖正義〗辟,并亦反。名顯鄰州,爭以相高。自仲尼不能與齊優遂容於魯, 〖索隱〗齊人歸女樂而孔子行,言不能遂容於魯而去也。或作「逐客」,誤耳。雖退正樂以誘世,作五章以剌時, 〖索隱〗按:系家、家語所云孔子嗤季桓子作歌引詩曰「彼婦人之口,可以出走。彼婦人之謁,可以死敗。優哉游哉,聊以卒歲」。是五章之刺也。猶莫之化。陵遲以至六國,流沔沈佚,遂往不返,卒於喪身滅宗,并國於秦。

秦二世尤以爲娛。丞相李斯進諫曰:「放弃詩書,極意聲色,祖伊所以懼也; 〖正義〗祖伊諫殷紂,紂不聽。孔安國云祖己後賢臣也。輕積細過,恣心長夜,紂所以亡也。」趙高曰:「五帝、三王樂各殊名,示不相襲。上自朝廷,下至人民,得以接歡喜,合殷勤,非此和說不通,解澤不流, 〖正義〗說音悅。解音蟹。言非此樂和適,亦悅樂之不通,散恩澤之事不流,各一世之化也。諫二世,故名之也。亦各一世之化,度時之樂,何必華山之騄耳而后行遠乎?」二世然之。

高祖過沛詩三侯之章, 〖索隱〗按:過沛詩即大風歌也。其辭曰:「大風起兮雲飛揚,威加海內兮歸故鄉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」是也。侯,語辭也。詩曰「侯其禕而」者是也。兮亦語辭也。沛詩有三「兮」,故云三侯也。令小兒歌之。高祖崩,令沛得以四時歌儛宗廟。孝惠、孝文、孝景無所增更,於樂府習常肄舊而已。 〖正義〗肄音異。

至今上即位,作十九章, 〖索隱〗按:禮樂志安世房中樂有十九章。令侍中李延年次序其聲,拜爲協律都尉。通一經之士不能獨知其辭,皆集會五經家,相與共講習讀之,乃能通知其意,多爾雅之文。

漢家常以正月上辛祠太一甘泉,以昏時夜祠,到明而終。常有流星經於祠壇上。使僮男僮女七十人俱歌。春歌青陽,夏歌朱明, 〖集解〗瓚曰:「爾雅云春曰青陽,夏曰朱明。」秋歌西暤, 〖集解〗韋昭曰:「西方少暤也。」冬歌玄冥 〖正義〗禮記月令云玄冥,水官也。世多有,故不論。 〖索隱〗言四時歌多有其詞,故此不論載。今見漢書禮樂志。

又嘗得神馬渥洼水中, 〖集解〗李斐曰:「南陽新野有暴利長,當武帝時遭刑,屯田燉煌界。人數於此水旁見羣野馬中有奇異者,與凡馬異,來飲此水旁。利長先爲土人持勒靽於水旁,後馬玩習久之,代土人持勒靽,收得其馬,獻之。欲神異此馬,云從水中出。」蘇林曰:「洼音『窐曲』之『窐』也。」 〖索隱〗洼音一佳反,烏花反。蘇林音「窐曲」之「窐」,窐即窳也。復次以爲太一之歌。歌曲曰:「太一貢兮天馬下, 〖索隱〗按:禮樂志「貢」作「況」,況與貢意亦通。 〖正義〗太一,北極大星也。霑赤汗兮沫流赭。 〖集解〗應劭曰:「大宛馬汗血霑濡也,流沫如赭。」騁容與兮跇萬里, 〖集解〗孟康曰:「跇音逝。」如淳曰:「跇謂超踰也。」 〖索隱〗亦作「逝」。鄒誕生云跇,一作「世」,亦音跇。跇,超也。今安匹兮龍爲友。」後伐大宛得千里馬,馬名蒲梢, 〖集解〗應劭曰:「大宛舊有天馬種,蹋石汗血,汗從前肩膊出如血,號一日千里。」 〖索隱〗梢音史交反。又本作「騷」,亦同音。次作以爲歌。歌詩曰:「天馬來兮從西極,經萬里兮歸有德。承靈威兮降外國,涉流沙兮四夷服。」中尉汲黯進曰:「凡王者作樂,上以承祖宗,下以化兆民。今陛下得馬,詩以爲歌,協於宗廟,先帝百姓豈能知其音邪?」上默然不說。丞相公孫弘曰:「黯誹謗聖制,當族。」

凡音之起,由人心生也。 〖正義〗皇侃云:「此章有三品,故名爲樂本,備言音聲所起,故名樂本。夫樂之起,其事有二:一是人心感樂,樂聲從心而生;一是樂感人心,心隨樂聲而變也。」人心之動,物使之然也。 〖正義〗物者,外境也。外有善惡來觸於心,則應觸而動,故云物使之然也。感於物而動,故形於聲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宮商角徵羽雜比曰音,單出曰聲,形猶見也。」王肅曰:「物,事也。謂哀樂喜怒和敬之事感人而動,見於聲。」聲相應,故生變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樂之器,彈其宮則衆宮應,然而不足樂,是以變之使雜也。」 〖正義〗崔靈恩云:「緣五聲各自相應,不足爲樂,故變使雜,令聲音諧和也。」變成方,謂之音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方猶文章。」 〖正義〗皇侃云:「單聲不足,故變雜五聲,使交錯成文,乃謂爲音也。」比音而樂之,及干戚羽旄,謂之樂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干,楯也;戚,斧也:武舞所執也。羽,翟羽也;旄,旄牛尾:文舞所執也。」 〖正義〗比音鼻,次也。音,五音也。言五音雖雜,猶未足爲樂,復須次比器之音及文武所執之物,共相諧會,乃是由音得名。爲樂武陰文陽,故所執有輕重異。」樂者,音之所由生也, 〖正義〗合音乃成樂,是樂由音而生,諸樂生起之所由也。其本在人心感於物也。 〖正義〗本猶初也。物,外境也。將欲明樂隨心見,故更陳此句也。是故其哀心感者,其聲噍以殺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噍,踧也。」 〖索隱〗焦音如字。鄒誕生作「噍」,音將妙反。 〖正義〗殺,所介反。噍,踧急也。若外境痛苦,則其心哀戚,哀戚在心,故樂聲踧急而殺也。此下六者,皆人君見前境來感己而制樂音,隨心見之也。其樂心感者,其聲嘽以緩;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嘽,寬綽之貌。」 〖正義〗嘽,寬也。若外境可美,則其心歡樂,歡樂在心,故樂聲必隨而寬緩也。其喜心感者,其聲發以散;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發,揚也。」 〖正義〗若外境會意,其心喜悅,悅喜在心,故樂聲發揚也。其怒心感者,其聲麤以厲;〖正義〗若外境乖失,故己心怒恚,怒在心,心隨怒而發揚,故無輟硋,則樂聲麤彊而嚴厲也。其敬心感者,其聲直以廉;〖正義〗廉,隅也。若外境尊高,故己心悚敬,悚敬在內,則樂聲直而有廉角也。其愛心感者,其聲和以柔。〖正義〗柔,軟也。若外境憐慕,故己心愛惜,愛惜在內,則樂和柔也。六者非性也,〖正義〗性本靜寂,無此六事。六事之生,由應感見而動,故云非性。感於物而后動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人聲在所見,非有常。」是故先王慎所以感之。〖正義〗六事隨見而動,非關本性,聖人在上,制正禮以防之,故先王慎所以感之者也。故禮以導其志,樂以和其聲,政以壹其行,〖正義〗胡孟反。刑以防其姦。禮樂刑政,其極一也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極,至也。」 〖正義〗四事,防慎所感之由也。用正禮教導其志,用正樂諧和其聲,用法律齊其行,用刑辟防其凶姦,民不復流僻,徒感防之,使同其一致,不爲非也。極,至也。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此其所謂至也。」 〖正義〗上四事功成,民同其心,俱不邪僻,故治道出也。民心所觸,有前六者不同,故聖人用後四者制之。

凡音者,生人心者也。 〖正義〗此樂本章第二段,明樂感人心也。人心即君人心也。樂音善惡由君上心之所好,故云生於人心者也。情動於中,故形於聲, 〖正義〗情,君之情也。中猶心也。心既感物而動,故形見於聲也。聲成文謂之音。 〖正義〗謂之音,清濁雖異,各見於外,成於文彩,並謂之音也。是故治世之音安以樂,其正和; 〖正義〗樂音洛。言平理之世,其樂音安靜而歡樂也。正政同也。亂世之音怨以怒,其正乖;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一作『煩』。」 〖正義〗亂世之音,民心怨怒,樂聲亦怨,由其正乖僻故。亡國之音哀以思,其民困。 〖正義〗思音四。亡國,謂將欲滅亡之國,樂音悲哀而愁思。亡國之時,民之心哀思,其樂音亦哀思,由其民困苦故也。聲音之道,與正通矣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八音和否隨政也。」 〖正義〗正和則聲音安樂,正乖則聲音怨怒,是聲音之道與正通矣。宮爲君,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居中總四方。」 〖索隱〗居中總四方,宮弦最大,用八十一絲,聲重而尊,故爲君。 〖正義〗宮屬土,居中央,總四方,君之象也。商爲臣,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秋義斷。」 〖索隱〗商是金,金爲決斷,臣事也。弦用七十二絲,次宮,如臣次君也。角爲民,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春物並生,各以區別,民之象也。」 〖索隱〗弦用六十四絲,聲居宮羽之中,比君爲劣,比物爲優,故云清濁中,人之象也。 〖正義〗角屬木,以其清濁中,民之象。徵爲事,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夏物盛,故事多。」 〖索隱〗徵屬夏,夏時生長,萬物皆成形體,事亦有體,故配事。弦用五十四絲。 〖正義〗徵屬火,以其徵清,事之象也。羽爲物。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冬物聚。」 〖索隱〗羽爲水,最清,物之象。王肅云「冬物聚,故爲物,弦用四十八絲」五者不亂,則無惉懘之音矣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惉懘,獘敗不和之貌也。」 〖索隱〗苫滯。又本作「惉懘」。 〖正義〗惉,獘也。懘,敗也。君、臣、民、事、物五者各得其用,不相壞亂,則五音之響無獘敗也。宮亂則荒,其君驕;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荒猶散。」 〖正義〗宮亂,則其聲放散,由其君驕溢故也。商亂則搥,其臣壞;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搥,今禮作『陂』也。」 〖索隱〗搥,鄒音都回反。徐廣曰「今禮作『陂』」音詖也。 〖正義〗商音亂,其聲欹邪不正,由其臣不理於官,官壞故也。角亂則憂,其民怨;〖正義〗角音亂,其聲憂愁,由政虐民怨故也。徵亂則哀,其事勤;〖正義〗徵音亂,其聲哀苦,由繇役不休,其民事勤勞也。羽亂則危,其財匱。〖正義〗羽音亂,其聲傾危,由君賦重,其民貧乏故也。五者皆亂,迭相陵,謂之慢。〖正義〗迭,互也。陵,越也。五聲並不和,則君臣上下互相陵越,所以謂之爲慢也。如此則國之滅亡無日矣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君、臣、民、事、物也,其道亂,則其音應而亂也。」 〖索隱〗無日猶言無復一日也。以言君臣陵慢如此,則國之滅亡朝夕可待,無復一日也。鄭衞之音,亂世之音也,比於慢矣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比猶同。」 〖正義〗鄭音好濫淫志,衞音促速煩志,並是亂世音,雖亂而未滅亡,故比慢也。比,必以反。桑閒濮上之音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濮水之上,地有桑閒,在濮陽南。」 〖正義〗昔殷紂使師延作長夜靡靡之樂,以致亡國。武王伐紂,此樂師師延將樂器投濮水而死。後晉國樂師師涓夜過此水,聞水中作此樂,因聽而寫之。既得還國,爲晉平公奏之。師曠撫之曰:「此亡國之音也,得此必於桑閒濮上乎?紂之所由亡也。」亡國之音也,其政散,其民流,誣上行私而不可止。〖正義〗若用此濮上之音,其政必離散而民人流徙逃亡,緣臣誣上,各行私情,國即滅亡而不可禁止也。

凡音者,生於人心者也; 〖正義〗此樂本章第三段也。前第一段明人心感樂,第二段明樂感人心,此段聖人制正樂以應之。此段自有二重:自「凡音」至「反人道」爲一重,卻應第二段樂感人心也;又自「人生而靜」至「王道備矣」爲一重,卻應第一段人心感樂也。樂者,通於倫理者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倫猶類也。理,分也。」 〖正義〗音初生自君心,形而成樂,樂成則能通於百姓,使各盡其類分,故曰通倫理者也。是故知聲而不知音者,禽獸是也;知音而不知樂者,衆庶是也。唯君子爲能知樂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禽獸知此爲聲耳,不知其宮商之變。八音並作,克諧,曰樂。」是故審聲以知音, 〖正義〗聲爲音本,若欲知音,常須審定其聲,然後音可知。審音以知樂, 〖正義〗音爲樂本,前審定其音,然後可知樂也。審樂以知政, 〖正義〗樂爲政本,前審定其樂,然後政可知也。而治道備矣。 〖正義〗前審定其本,後識其末,則爲治之道乃可備也。是故不知聲者不可與言音,不知音者不可與言樂知樂則幾於禮矣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幾,近也。」 〖正義〗禮謂治國之禮,包萬事。萬事備具,始是禮極。今知樂者但正君、臣、民、事、物五者之情,於禮未極,故云幾於禮也。禮樂皆得,謂之有德。德者得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聽樂而知政之得失,則能正君、臣、民、事、物之禮。」 〖正義〗若聽樂而知禮,則是禮樂皆得;二者備具,則是有德之君也。又言有德之人是能得禮樂之情,故云德者得也。是故樂之隆,非極音也;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隆猶盛也。極猶窮也。」 〖正義〗大樂之盛,本在移風易俗,非窮鐘鼓之音,故云非極音也。故論語「樂云樂云,鐘鼓云乎哉」是也。食饗之禮,非極味也。〖正義〗食音嗣。食享謂宗廟祭也。大禮之盛,本在安上治民,非崇玉帛至味,故云非極味也。故論語「禮云禮云,玉帛云乎哉」是也。清廟之瑟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清廟謂作樂歌清廟。」王肅曰:「於清廟中所鼓之瑟。」朱弦而疏越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越,瑟底孔,畫疏之使聲遲。」一倡而三歎,有遺音者矣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遺猶餘也。」王肅曰:「未盡音之極。」 〖正義〗倡音唱。一唱謂一人始唱歌,三歎謂三人讚歎也。樂歌此先王之道,不極音聲,故但以熟弦廣孔,少唱寡和。此音有德,傳於無窮,是有餘音不巳。一云所重在德,本不在音,是有遺餘音,念之不忘也。大饗之禮,〖正義〗大享即食享也。變「食」言「大」,崇其名故也。不尚重味,故食言大也。此言禮盛不在至味之事。尚玄酒〖正義〗祫祭之禮,則列玄尊在上,五齊在下也。而俎腥魚,〖正義〗凡俎有肴生腊,腥魚者,生魚也,俎雖有三牲而兼載生魚也。大羹不和,〖正義〗和,胡臥反。大羹,肉汁也。祫祭有肉汁爲羹,無鹽菜之芼和也。有遺味者矣。〖正義〗遺亦餘也。此皆質素之食。禮,人主誠設之道不極滋味,故尚明水而腥魚。此禮可重,流芳竹帛,傳之無已,有餘味。一云禮本在德,不在甘味,故用水魚而遺味也。是故先王之制禮樂也,非以極口腹耳目之欲也,將以教民平好惡而反人道之正也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教之使知好惡。」 〖正義〗好,火到反。惡,一故反。平,均也。言先王制禮作樂,本是教訓澆民,平於好惡之理,故去惡歸善,不爲口腹耳目之欲,令反歸人之正道也。

人生而靜,天之性也; 〖正義〗此第三段第二重也。人初生未有情欲,其至靜稟于自然,是天之性也。感於物而動,性之頌也。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頌音容。今禮作『欲』。」 〖正義〗其心雖靜,感於外情,因物而動,是性之貪慾也。物至知知,然后好惡形焉。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事至,能以智知之,然後情之好惡見。」 〖正義〗上「知」音智。好惡無節於內,知誘於外,不能反己,天理滅矣。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內無定節,智爲物所誘於外,情從之動,而失其天性。」 〖正義〗言好惡不自節量於心,唯知情慾誘之於外,不能反還己躬之善,則天性滅絕矣。夫物之感人無窮,而人之好惡無節,則是物至而人化物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隨物變化。」 〖正義〗夫物不一,故言無窮也。若人心嗜慾無度,隨好惡不能節之,則與之而化,故云人化物。人化物也者,滅天理而窮人欲者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無所不爲。」 〖正義〗心隨物化,則滅天性而恣人心之欲也。於是有悖逆詐偽之心,有淫佚作亂之事。是故彊者脅弱,衆者暴寡,知者詐愚,勇者苦怯,疾病不養,老幼孤寡不得其所,此大亂之道也。是故先王制禮樂,人爲之節: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爲作法度以遏其欲也。」王肅曰:「以人爲之節,言得其中也。」衰麻哭泣, 〖正義〗此以下並是陳禮節人之事也。制五服哭泣,所以紀喪事之節,而不使背死忘生也。事死者難,故以哀哭爲前也。所以節喪紀也;鐘鼓干戚,所以和安樂也;婚姻冠筓,所以別男女也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男二十而冠,女許嫁而筓。」 〖正義〗冠音貫。筓音雞。射鄉食饗,所以正交接也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射鄉,大射鄉飲酒。」禮節民心,樂和民聲,政以行之,刑以防之。禮樂刑政四達而不悖,則王道備矣。

樂者爲同,禮者爲異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同謂協好惡也,異謂別貴賤。」 〖正義〗此第二章名爲樂論。其中有四段,此章論禮樂同異也。夫樂使率土合和,是爲同也;禮使父子殊別,是爲異也。同則相親,異則相敬。樂勝則流,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流遁不能自還。」禮勝則離。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離析而不親。」 〖正義〗勝,式證反。勝猶過也。禮樂雖有同異,而又相須也。若樂過和同而無禮,則流慢,無復尊卑之敬。若禮過殊隔無樂,則親屬離析,無復骨肉之愛也。合情飾貌者,禮樂之事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欲其並行彬彬然。」 〖正義〗樂和內,是合情也;禮檢迹,是飾貌也。禮義立,則貴賤等矣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等階級。」樂文同,則上下和矣; 〖正義〗文謂聲成文也。若作樂文采諧同,則上下並和,是樂和民聲也。好惡著,則賢不肖別矣; 〖正義〗好惡並去聲,又並如字。著,張慮反。若法律分明,善惡章著,則賢愚斯別,政化行矣。刑禁暴,爵舉賢,則政均矣。 〖正義〗王者用刑以禁制暴慢,疏爵以舉賞賢良,則政治均平,是刑以防之矣。既是禁暴而又言舉賢者,示刑最爲重,不宜獨行,必須賞罰兼明也。然禮樂之用非政不行,明須四事連行也。仁以愛之,義以正之,如此則民治行矣。 〖正義〗言禮樂刑政既均,又須仁以愛民,義以正民,如此則民順理正行矣。

樂由中出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和在心。」 〖正義〗此樂論第二段,謂樂功也。出猶生也。爲人在中,和有未足,故生此樂也。禮自外作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敬在貌。」 〖正義〗作猶起也。爲人在外,敬有未足,故起此禮也。樂由中出,故靜; 〖正義〗樂和心,在內,故云靜。禮自外作,故文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文猶動。」 〖正義〗禮肅人貌,貌在外,故云動。大樂必易, 〖正義〗易,以鼓反。朱弦疏越是也。大禮必簡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易簡,若於清廟大饗然。」 〖正義〗玄酒腥魚是也。樂至則無怨,禮至則不爭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至猶達也,行也。」 〖正義〗樂行主和,和達則民無復怨怒也。禮行主謙,謙達則民不爭競也。揖讓而治天下者,禮樂之謂也。暴民不作,諸侯賓服,兵革不試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賓,協也。試,用也。」五刑不用,百姓無患,天子不怒,如此則樂達矣。合父子之親, 〖正義〗前云「禮至不爭」,故致天下尊卑之序也。禮使父慈子孝,是合父子之親也。即父事三老也。明長幼之序,〖正義〗長坐幼立,是明長幼之序,即兄事五更是也。以敬四海之內。〖正義〗孝經云:「教以孝,所以敬天下之爲人父;教以弟,所以敬天下之爲人兄;教以臣,所以敬天下之爲君。」即是敬四海之內也。天子如此,則禮行矣。〖正義〗言天子能躬行禮,則臣下必用禮,如此則禮行矣。「合父子」以下,悉自天子自身行之也。

大樂與天地同和, 〖正義〗此樂論第三段,論禮與樂唯聖能識也。言天地以氣氤氳,合生萬物。大樂之理,順陰陽律呂生養萬物,是大樂與天地同和也。大禮與天地同節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順天地之氣與其數也。」 〖正義〗言天有日月,地有山川,高卑殊形,生用各別。大禮辯尊卑貴賤等差異別,是大禮與天地同節。和,故百物不失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不失其性。」 〖正義〗樂與天地同和,能生成萬物。節,故祀天祭地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成物有功報焉。」 〖正義〗禮與天地同節,有尊卑上下,報生成萬物之功。明則有禮樂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教人者也。」 〖正義〗明猶外也。言聖王能使樂與天地同和,禮與天地同節,又能顯明其禮樂以教人也。幽則有鬼神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助天地成物者也。易曰知鬼神之情狀。然則聖人精氣謂之神,賢智之精氣謂之鬼也。」〖正義〗幽,內也。言聖王又能內敬鬼神,助天地生成萬物。如此則四海之內合敬同愛矣。 〖正義〗言行禮同節,故四海合敬矣。樂同和,故四海同愛矣。禮者,殊事合敬者也; 〖正義〗尊卑貴賤之別,是殊事也。施之同以莊敬,是合敬也。樂者,異文合愛者也。 〖正義〗宮商錯而成文,隨事而制變,是異文;同以勸愛,是合愛也。禮樂之情同,故明王以相沿也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沿猶因述也。殷因於夏,周因於殷。」 〖正義〗樂情主和,禮情主敬,致化是同。以其致化情同,故明王相因述也。故事與時並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舉事在其時也。」王肅曰:「有其時,然後得立其事。」 〖正義〗言聖王所爲之事與所當之時並行也。若堯舜揖讓之事與淳和之時並行,湯武干戈之事與澆薄之時並行。此句明禮也。名與功偕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爲名在其功也。偕猶俱也。」王肅曰:「有功,然後得受其名。」 〖正義〗名謂樂名也。偕,俱也。功者,揖讓干戈之功也。聖王制樂之名,與所建之功俱作也。若堯、舜樂名咸池、大韶,湯、武樂名大濩、大武也。故鐘鼓管磬羽籥干戚,樂之器也;〖正義〗此陳樂事也。鐘鼓之屬是樂之器,有形質,故爲事也。詘信俯仰級兆舒疾,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級,今禮作『綴』。」駰案:鄭玄曰「兆其外營域」。 〖索隱〗徐廣曰:「級,今禮作『綴』。」綴舞者,酇列也。又按:下文「其舞行及遠」,「及短」,禮皆作「綴」,蓋是字之殘缺訛變耳,故此爲「級」而下又爲「及」也。然並依字讀,義亦俱通,恐違古記耳。樂之文也。〖正義〗文飾之事也。簠簋俎豆制度文章,禮之器也;升降上下周旋裼襲,禮之文也。故知禮樂之情者能作,〖正義〗既能窮本知變,又能著誠去偽,所以能述作,故謂之聖也。識禮樂之文者能術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述謂訓其義。」 〖正義〗謂上文「屈伸俯仰」,「升降上下」也。作者之謂聖,〖正義〗堯、舜、禹、湯之屬是也。術者之謂明。〖正義〗游、夏之屬是也。明聖者,術作之謂也。

樂者,天地之和也;禮者,天地之序也。 〖正義〗此樂論第四段也。謂禮樂之情也。樂法天地之氣,故云天地之和;禮法天地之形,故云天地之序。禮樂從天地而來,王者必明於天地,然後能興起禮樂也。和,故百物皆化;序,故羣物皆別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化猶生也。別謂形體異。」樂由天作,禮以地制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法天地。」 〖正義〗天用和氣化物,物從氣化,是由天作也。地有高下區分以生萬物,禮有品節殊文,是由地制也。過制則亂,過作則暴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過猶誤也。暴,失文、武意也。」明於天地,然後能興禮樂也。 〖正義〗禮樂既不可誤,故須明天地者乃可制作也。論倫無患,樂之情也;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言能合道論,中倫理而無患也。」 〖正義〗既云唯聖人識禮樂之情,此以下更說其情狀不同也。倫,類也。賀瑒云:「樂使物得類序而無害,是樂之情也。」欣喜驩愛,樂之官也。 〖正義〗[官]猶事也。賀瑒云:「八音克諧使物欣喜,此樂之事迹也。」中正無邪,禮之質也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質猶本。」 〖正義〗明禮情也。質,本也。禮以內心中正,無有邪僻,是禮之本。莊敬恭順,禮之制也。 〖正義〗明禮情之事也。謂容貌莊敬,謙恭謹慎,是禮之節制也。若夫禮樂之施於金石,越於聲音,用於宗廟社稷,事于山川鬼神,則此所以與民同也。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自天子至民人,皆貴禮之敬,樂之和,以事鬼神先祖也。」 〖正義〗言四者施用祭祀,隨世而異,則前王所不專,故又云則此所以與民同,言隨世也。

王者功成作樂,治定制禮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功成治定同時耳,功主于王業,治主于教民。」 〖正義〗此第三章名樂禮章,言明王爲治,制禮作樂,故名樂禮章。其中有三段:一明禮樂齊,其用必對;二明禮樂法天地之事;三明天地應禮樂也。其功大者其樂備,其治辨者其禮具。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辨,一作『別』。」駰案:鄭玄曰「辨,徧也」。 〖正義〗辨,皮勉反,又邊練反。夫禮樂必由功治,[功治]有小大,故禮樂應之而廣狹也。若上世民淳易化,故王者功治廣徧,是以禮樂備也。而殷、周民澆難化,故王者功治褊狹,則禮樂亦不具。干戚之舞,非備樂也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樂以文德爲備,若咸池也。」 〖正義〗證樂不備也。干戚,武[舞]也。樂以文德爲備,故用朱絲疏越,干戚之舞,故非備樂也。亨孰而祀,非達禮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達猶具也。至敬不饗味而貴氣臭。」 〖正義〗解禮不具也。謂腥俎玄尊,表誠象古而已,不在芬苾孰味。是乃澆世爲之,非達禮也。五帝殊時,不相沿樂;三王異世,不相襲禮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其有損益。」 〖正義〗庾蔚之云:「樂興於五帝,禮成於三王。樂興王者之功,禮隨世之質文。」崔靈恩云:「五帝淳澆不同,故不得相沿爲樂;三王文質之不等,故不得相襲爲禮。」樂極則憂,禮粗則偏矣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樂,人之所好也,害在淫侉;禮,人之所勤,害在倦略。」及夫敦樂而無憂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敦,厚也。」禮備而不偏者,其唯大聖乎?天高地下,萬物散殊,而禮制行也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禮爲異。」 〖正義〗天高於上,地卑於下,萬物布散殊別於其中,而大聖制禮,別異尊卑,是衆大而行,故云禮制行矣。禮以節制爲義,故云禮制。流而不息,合同而化,而樂興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樂爲同。」 〖正義〗天地二氣,流行不息,合同氛氳,化生萬物。而大聖作樂,合同人心,是以象天地而起,故云樂興也。春作夏長,仁也;秋斂冬藏,義也。仁近於樂,義近於禮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樂法陽而生,禮法陰而成。」 〖正義〗近,其靳反。春夏生長萬物,故爲仁愛。樂主陶和萬性,故仁近於樂也。秋則殺斂,冬則蟄藏,並是義主斷割。禮爲節限,故義近於禮也。樂者敦和,率神而從天;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敦和,樂貴同。」 〖正義〗此釋仁近樂之義。言樂之爲體,敦厚和同,因循聖人之神氣而從順於天。禮者辨宜,居鬼而從地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別宜,禮尚異也。」孫炎曰:「居鬼,品處人鬼之志。」 〖正義〗此解義近禮之由。居鬼猶循神也。鬼謂先賢也。禮之爲體,尊卑殊別,各有其宜,因居先賢鬼氣而從順於地,分別禮分。故聖人作樂以應天,作禮以配地。禮樂明備,天地官矣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各得其事也。」王肅曰:「各得其位也。」

天尊地卑,君臣定矣。 〖正義〗此樂禮章第二段也,明禮樂法天地事也。言君尊於上,臣卑於下,是象天地定矣。高卑已陳,貴賤位矣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高卑謂山澤也。位矣,尊卑之位象山澤。」動靜有常,小大殊矣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動靜,陰陽用事也。小大,萬物也。大者常存,小者隨陰陽出入。」方以類聚,物以羣分,則性命不同矣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方謂行蟲。物謂殖生者。性之言生也。命,生之長短。」 〖正義〗性,生也。萬物各有嗜好謂之性。命者,長短夭壽也。所祖之物既稟大小之殊,故性命夭壽不同也。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象,光耀。形,體貌。」 〖正義〗言日月星辰之光耀,草木鳥獸之體貌也。如此則禮者天地之別也。 〖正義〗結禮之別也。此天地明聖,制禮殊別,是天地之分別也,亦別辨宜居鬼而從地也。地氣上隮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隮,升也。」天氣下降, 〖正義〗明禮樂法天地氣也。天地二氣之升降合而生物,故樂以氣法地,弦歌聲氣升降相合,以教民也。然氣從下升,[在]樂象氣,故從地始也。形以上尊,禮象形,故從天始也。陰陽相摩, 〖正義〗二氣切摩而萬物生發,作樂亦令聲氣切摩,使民心生敬也。天地相蕩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蕩,動也。」 〖正義〗天地八節蕩動也。天地化物,八節更相感動,作樂亦令八音相感動也。鼓之以靁霆,〖正義〗萬物雖以氣生,而物未發,故雷霆以鼓動之,如樂用鐘鼓以發節也。大雷曰霆。奮之以風雨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奮,迅也。」 〖正義〗萬物皆以風雨奮迅而出,如樂用儛奮迅以象之,使發人情也。動之以四時,〖正義〗萬物生長,隨四時而動,如樂各逐心內所須而奏之。煖之以日月,〖正義〗煖音喧遠反。萬物之生,必須日月煖照,如樂有蘊藉,使人宣昭也。蘊藉者,歌不直言而長言嗟歎之屬。而百化興焉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百物化生。」如此則樂者天地之和也。〖正義〗結樂之和也。如此則聖人作樂,法天地和同,是樂者天地之和也,亦是敦和率神而從天也。

化不時則不生, 〖正義〗此樂禮章第三段,明天地應於禮樂也。前聖人既作禮樂,此明天地應樂也。若人主行化失時,天地應以惡氣毀物,故云化不時則不生也。男女無別則亂登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登,成也。樂失則害物,禮失則亂人。」 〖正義〗此明天地應禮也。登,成也。若人君行禮,男女無別,則天地應而錯亂成之也。此天地之情也。 〖正義〗結隨禮樂得失而應之,是天地之情也。然樂是氣化,故云害物;禮是形教,故言亂人也。及夫禮樂之極乎天而蟠乎地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極,至也。蟠猶委也。」 〖索隱〗音盤。鄒誕本作「播」,亦作「蟠」。行乎陰陽而通乎鬼神, 〖正義〗言陰陽和,四時順,以應禮樂,禮樂與鬼神並助天地而成化也。窮高極遠而測深厚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高遠,三辰也。深厚,山川也。言禮樂之道,上至於天,下委於地,則其閒無所不之矣。」樂著太始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著,明也。明太始,謂法天也。」 〖索隱〗著,明也。太始,天也。言樂能明太始是法天。而禮居成物。 〖集解〗成物謂地也。居亦謂法也。 〖索隱〗言地能成萬物,故成物謂地也。居亦法也,言禮法地也。 〖正義〗著猶處也。天爲萬物之始,故曰太始。天蒼而氣化,樂亦氣化,故云處太始也。成物,地也,體盤薄長成萬物也。在地成形,禮亦形教,故云居成也。地卑,故曰居;天高,故曰著也。著不息者天也,著不動者地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著猶明白也。息謂休止也。」 〖索隱〗著謂明白。著運生不息者,天之功也,故易乾卦云「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」是。著養萬物不動者,地之德也,故易坤卦云「安貞吉」是也。 〖正義〗此美禮樂配天地也。著亦處也。言樂氣化,處運生不息者,配天也。禮制尊卑定位,成養萬物,處不移動者,配地也。一動一靜者,天地之閒也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閒謂百物也。」 〖正義〗此美禮樂若分則配天地,若合則與百物齊一也。百物稟天動地靜而生,故呼百物爲天地之閒也。故聖人曰「禮云樂云」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禮樂之法天地也。」 〖正義〗引聖證此章也。言聖人云,明此一章是禮樂法天地也,故言聖人曰「禮云樂云」。樂動禮靜,其並用事,如天地閒物有動靜也。

昔者舜作五弦之琴,以歌南風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南風,長養之風也,言父母之長養己也。其辭未聞也。」王肅曰:「南風,育養民之詩也。其辭曰『南風之薰兮,可以解吾民之慍兮』。」 〖索隱〗此詩之辭出尸子及家語。 〖正義〗此第四章名樂施,明禮樂前備後施布天下也。中有三段:一明施樂以賜諸侯也;二明施樂須節,既賜之,所以宜節也;三明禮樂所施,各有本意本德。世本「神農作琴」,今云舜作者,非謂舜始造也,改用五弦琴,特歌南風詩,始自舜也。五弦者,無文武二弦,唯宮商角徵羽之五弦也。南風是孝子之詩也。南風養萬物而孝子歌之,言得父母生長,如萬物得南風也。舜有孝行,故以五弦之琴歌南風詩,以教理天下之孝也。夔始作樂,以賞諸侯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夔欲舜與天下之君共此樂。」故天子之爲樂也,以賞諸侯之有德者也。德盛而教尊,五穀時孰,然后賞之以樂。 〖正義〗陳其合賞也。若諸侯孝德明盛,教令尊嚴,年穀豐稔,故天子賞樂也,天下因而法之也。故其治民勞者,其舞行級遠; 〖正義〗行音胡郎反。級音子衞反。本,或作「綴」,音同。此明雖得樂賜,而隨功德優劣爲舞位行列也。綴謂纘列也。若諸侯治民勞苦,由君德薄,王賞之以樂,則舞人少,不滿,將去纘疏遠也。其治民佚者,其舞行級短。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遠以象民行之勞,近以象民行之逸。」 〖正義〗佚音逸。言若諸侯治民暇逸,由君德盛,王賞舞人多,則滿,將去纘促近也。庾蔚之云:「此爲虞夏禮也。虞猶淳,故可隨功賜樂;殷周漸澆,易生忿怨,不宜猶有優劣,是以同制。諸侯六佾,故與周禮不同也。」故觀其舞而知其德, 〖正義〗觀其儛位人多少,去綴近遠,即知其君德薄厚也。聞其謚而知其行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謚者行之迹。」 〖正義〗行音胡孟反。制死謚隨君德,故聞死謚則知生行。此一句比擬其舞也。大章,章之也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堯樂名。言堯德章明。」 〖正義〗既生時舞則知德,死則聞謚驗行,故更引死後聞樂則知行事解之也。大章,堯樂也。章,明也。民樂堯德大明,故名樂曰大章,後人聞大章則知堯生時德大明。上章是堯德之明,下章是後明於堯德。白虎通云「大章,大明天地之道」。咸池,備也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黃帝所作樂名,堯增脩而用之。咸,皆也。池之言施也,言德之無不施也。」王肅曰:「包容浸潤行化皆然,故曰備也。」韶,繼也;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舜樂名。言能繼堯之德。」夏,大也;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禹樂名。言禹能大堯舜之德。」殷周之樂盡也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盡人事也。周禮曰『殷曰大濩,周曰大武』。」

天地之道,寒暑不時則疾, 〖正義〗此則樂施章第二段,明施樂須節也。既必須節,故引譬例。寒暑,天地之氣也。若寒暑不時,則民多疾疫也。風雨不節則饑。 〖正義〗風雨,天事也。風雨有聲形,故爲事也。若飄灑淒厲,不有時節,則穀損民饑也。教者,民之寒暑也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教謂樂也。」教不時則傷世。 〖正義〗寒暑不時,既爲民疾苦;樂教不時,則傷世俗之化也。事者,民之風雨也,事不節則無功。 〖正義〗風雨不節,則民饑饉;禮事不節,則治無功也。然則先王之爲樂也,以法治也,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作樂所以法其治行也。」善則行象德矣。 〖集解〗王肅曰:「君行善,卽臣下之行皆象君之德。」 〖正義〗此廣樂所以須節已。言先王爲樂必以法治,治善則臣下之行皆象君之德也。夫豢豕爲酒,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以穀食犬豕曰豢。爲,作也。」非以爲禍也; 〖正義〗此言禮須節也。豢,養也。言前王豢犬豕及作酒之事,本以爲禮祀神祇,設賓客,和親族,禮賢能,而實非爲民作禍災也。而獄訟益煩,則酒之流生禍也。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小人飲之善酬,以致獄訟。」 〖正義〗此禮事也。言民得豢酒,無復節限,卒至沈酗鬭爭殺傷,而刑獄益生煩多,則是酒之流害生其禍也。是故先王因爲酒禮,一獻之禮,賓主百拜,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一獻,士飲酒之禮。百拜,以喻多也。」終日飲酒而不得醉焉,此先王之所以備酒禍也。故酒食者,所以合歡也。〖正義〗此結節功也。既防酒禍,故飲不醉爭,以特合歡適也。

樂者,所以象德也; 〖正義〗此樂施章第三段,明禮樂之所施各有本意,在於象德也。此言樂意也,言樂之所施於人,本有和愛之德。禮者,所以閉淫也。 〖正義〗此言禮意也。言禮之所施於人,本止邪淫過失也。是故先王有大事,必有禮以哀之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大事謂死喪。」 〖正義〗民有喪則先王制衰麻哭泣之禮以節之,使其各遂哀情,是禮以哀之也。有大福,必有禮以樂之: 〖正義〗樂音洛。大福,祭祀者慶也。民慶必歌舞飲食,庶羞之禮使不過,而各遂歡樂,是有以樂之也。哀樂之分,皆以禮終。 〖正義〗分,扶問反。結二事。哀樂雖反,皆用禮節,各終其分,故云皆以禮終。

樂也者,施也;禮也者,報也。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言樂出而不反,而禮有往來。」 〖正義〗施,式豉反。此第六段,樂象法章第五段,不以次第而亂升在此段,明禮樂用別也。庾蔚之云:「樂者,所以宣暢四氣,導達情性,功及物而不知其所報,卽是出而不反,所以謂施也。禮者,所以通彼之意,故有往必有來,所以謂報也。」樂,樂其所自生; 〖集解〗鄭玄曰:「自由也。」 〖正義〗此廣施也。樂名所起,由民下之心所樂生,非有所報也。而禮,反其所自始。 〖正義〗此廣報也。反猶報也。禮生無名,但是事耳,隨時得質文之事而報之。樂章德, 〖正義〗聞名知德,若大章是也。禮報情反始也。 〖集解〗孫炎曰:「作樂者緣民所樂於己之德,若舜之民樂其紹堯,周之民樂其伐紂,而作韶、武也。制禮者本己所由得民心,殷尚質,周尚文是也。」 〖正義〗禮報人情而制,隨質文之始也。所謂大路者,天子之輿也; 〖正義〗此以下廣言禮以報爲體之事。輿,車也。大路,天子之車也。諸侯朝天子,脩其職貢,若有勳勞者,天子賜之大路也。龍旂九旒,天子之旌也; 〖正義〗庾蔚之云:「龍旂九旒,上公之旌。」青黑緣者,天子之葆龜也; 〖集解〗公羊傳曰:「龜青緣。」何休曰:「緣,甲

声明:本文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相关文档

二十四史

  • 史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