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书库 > 史记 > 正文

卷四十二 鄭世家第十二

书籍:史记作者:司马迁 时间:2017-02-05 00:12:01

鄭桓公友者,周厲王少子而宣王庶弟也。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年表云母弟。」宣王立二十二年,友初封于鄭。 〖索隱〗鄭,縣名,屬京兆。秦武公十一年「初縣杜、鄭」是也。又系本云「桓公居棫林,徙拾」。宋忠云「棫林與拾皆舊地名」,是封桓公乃名爲鄭耳。至秦之縣鄭,蓋是鄭武公東徙新鄭之後,其舊鄭乃是故都,故秦始縣之。封三十三歲,百姓皆便愛之。幽王以爲司徒。 〖集解〗韋昭曰:「幽王八年爲司徒。」 〖索隱〗韋昭據國語以幽王八年爲司徒也。和集周民,周民皆說,河雒之閒,人便思之。爲司徒一歲,幽王以襃后故,王室治多邪,諸侯或畔之。於是桓公問太史伯 〖集解〗虞翻曰:「周太史。」曰:「王室多故,予安逃死乎?」太史伯對曰:「獨雒之東土,河濟之南可居。」公曰:「何以?」對曰:「地近虢、鄶,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虢在成皋,鄶在密縣。」駰案:虞翻曰「虢,姬姓,東虢也。鄶,妘姓」。 〖正義〗括地志云:「洛州氾水縣,古東虢叔之國,東虢君也。」又云:「故鄶城在鄭州新鄭縣東北三十二里。」虢、鄶之君貪而好利, 〖索隱〗鄭語云「虢叔恃勢,鄶仲恃險,皆有驕侈,又加之以貪冒」是也。虢叔,文王弟。鄶,妘姓之國也。百姓不附。今公爲司徒,民皆愛公,公誠請居之,虢、鄶之君見公方用事,輕分公地。公誠居之,虢、鄶之民皆公之民也。」公曰:「吾欲南之江上,何如?」對曰:「昔祝融爲高辛氏火正,其功大矣,而其於周未有興者,楚其後也。周衰,楚必興。興,非鄭之利也。」公曰:「吾欲居西方,何如?」 〖索隱〗國語曰:「公曰『謝西之九州何如』。」韋昭云「謝,申伯之國。謝西有九州。二千五百家爲州」。其說蓋異此。對曰:「其民貪而好利,難久居。」公曰:「周衰,何國興者?」對曰:「齊、秦、晉、楚乎?夫齊,姜姓,伯夷之後也,伯夷佐堯典禮。秦,嬴姓,伯翳之後也,伯翳佐舜懷柔百物。及楚之先,皆嘗有功於天下。而周武王克紂後,成王封叔虞于唐,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晉世家曰唐叔虞,姓姬氏,字子于。」 〖索隱〗唐者,古國,堯之後,其君曰叔虞。何以知然者?據此系家下文云「唐人之季代曰唐叔虞。當武王邑姜方動大叔,夢天命而子曰虞,與之唐。及生有文在手曰『虞』,遂以名之。及成王滅唐而國太叔,故因以稱唐叔虞」。杜預亦曰「取唐君之名」是也。其地阻險,以此有德與周衰並,亦必興矣。」桓公曰:「善。」於是卒言王,東徙其民雒東,而虢、鄶果獻十邑, 〖集解〗虞翻曰:「十邑謂虢、鄶、鄢、蔽、補、丹、依、㽥、歷、莘也。」 〖索隱〗國語云:「太史伯曰『若克二邑,鄢、蔽、補、丹、依、㽥、歷、莘君之土也』。」虞翻注皆依國語爲說。竟國之。〖集解〗韋昭曰:「後武公竟取十邑地而居之,今河南新鄭也。」

二歲,犬戎殺幽王於驪山下,并殺桓公。鄭人共立其子掘突, 〖正義〗上求勿反,下戶骨反。是爲武公。 〖索隱〗譙周云「名突滑」,皆非也。蓋古史失其名,太史公循舊失而妄記之耳。何以知其然者?按下文其孫昭公名忽,厲公名突,豈有孫與祖同名乎?當是舊史雜記昭厲忽突之名,遂誤以掘突爲武公之字耳。

武公十年,娶申侯女 〖正義〗括地志云:「故申城在鄧州南陽縣北三十里。」左傳云「鄭武公取於申也。」爲夫人,曰武姜。生太子寤生,生之難,及生,夫人弗愛。後生少子叔段,段生易,夫人愛之。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年表云十四年生寤生,十七年生太叔段。」二十七年,武公疾。夫人請公,欲立段爲太子,公弗聽。是歲,武公卒,寤生立,是爲莊公。

莊公元年,封弟段於京, 〖集解〗賈逵曰:「京,鄭都邑。」杜預曰:「今滎陽京縣。」號太叔。祭仲曰:「京大於國,非所以封庶也。」莊公曰:「武姜欲之,我弗敢奪也。」段至京,繕治甲兵,與其母武姜謀襲鄭。二十二年,段果襲鄭,武姜爲內應。莊公發兵伐段,段走。伐京,京人畔段,段出走鄢。 〖正義〗鄔音烏古反。今新鄭縣南鄔頭有村,多萬家。舊作「鄢」,音偃。杜預云:「鄢,今鄢陵也。」鄢潰,段出奔共。 〖集解〗賈逵曰:「共,國名也。」杜預曰:「今汲郡共縣也。」 〖正義〗按:今衞州共城縣是也。於是莊公遷其母武姜於城潁, 〖集解〗賈逵曰:「鄭地。」 〖正義〗疑許州臨潁縣是也。誓言曰:「不至黃泉,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天玄地黃,泉在地中,故言黃泉。」毋相見也。」居歲餘,已悔思母。潁谷之考叔 〖集解〗賈逵曰:「潁谷,鄭地。」 〖正義〗括地志云:「潁水源出洛州嵩高縣東南三十里陽乾山,今俗名潁山泉。源出山之東谷。其側有古人居處,俗名爲潁墟,故老云是潁考叔故居,卽酈元注水經所謂潁谷也。」有獻於公,公賜食。考叔曰:「臣有母,請君食賜臣母。」莊公曰:「我甚思母,惡負盟,柰何?」考叔曰:「穿地至黃泉,則相見矣。」於是遂從之,見母。

二十四年,宋繆公卒,公子馮奔鄭。鄭侵周地,取禾。 〖索隱〗隱二年左傳「鄭武公、莊公爲平王卿士。王貳于虢,及王崩,周人將畀虢公政。夏四月,鄭祭足帥師取溫之麥,秋又取成周之禾」是。二十五年,衞州吁弒其君桓公自立,與宋伐鄭,以馮故也。二十七年,始朝周桓王。桓王怒其取禾,弗禮也。 〖索隱〗杜預曰:「桓王卽位,周鄭交惡,至是始朝,故言始也。」左傳又曰:「周桓公言於王曰『我周之東遷,晉鄭焉依。善鄭以勸來者,猶懼不蔇,況不禮焉,鄭不來矣』。」二十九年,莊公怒周弗禮,與魯易祊、許田。 〖索隱〗許田,近許之田,魯朝宿之邑。祊者,鄭所受助祭太山之湯沐邑。鄭以天子不能巡守,故以祊易許田,各從其近。三十三年,宋殺孔父。三十七年,莊公不朝周,周桓王率陳、蔡、虢、衞伐鄭。莊公與祭仲、 〖索隱〗左傳祭仲足,蓋祭是邑,其人名仲字仲足,故傳云祭封人仲足是也。此繻葛之戰在魯桓公五年。高渠彌 〖索隱〗一作「彌」,一作「眯」,並名卑反。發兵自救,王師大敗。祝聸 〖索隱〗左傳作「祝耼」。射中王臂。祝聸請從之,鄭伯止之,曰:「犯長且難之,況敢陵天子乎?」乃止。夜令祭仲問王疾。

三十八年,北戎伐齊,齊使求救,鄭遣太子忽將兵救齊。齊釐公欲妻之,忽謝曰:「我小國,非齊敵也。」時祭仲與俱,勸使取之,曰:「君多內寵, 〖集解〗服虔曰:「言庶子有寵

声明:本文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相关文档

二十四史

  • 史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