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书库 > 史记 > 正文

卷八十七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

书籍:史记作者:司马迁 时间:2017-02-05 05:08:01

李斯者,楚上蔡人也。 〖索隱〗地理志汝南上蔡縣,云「古蔡國,周武王弟叔度所封,至十八代平侯徙新蔡」。二蔡皆屬汝南。後二代至昭侯,徙下蔡,屬沛,六國時爲楚地,故曰楚上蔡。年少時,爲郡小吏, 〖索隱〗鄉小史。劉氏云「掌鄉文書」。見吏舍廁中鼠食不絜,近人犬,數驚恐之。斯入倉,觀倉中鼠,食積粟,居大廡之下,不見人犬之憂。於是李斯乃歎曰:「人之賢不肖譬如鼠矣,在所自處耳!」

乃從荀卿學帝王之術。學已成,度楚王不足事,而六國皆弱,無可爲建功者,欲西入秦。辭於荀卿曰:「斯聞得時無怠,今萬乘方爭時,游者主事。 〖索隱〗言萬乘爭雄之時,游說者可以立功成名,當得典主事務也。劉氏云「游歷諸侯,當覓彊主以事之」,於文紆迴,非也。今秦王欲吞天下,稱帝而治,此布衣馳騖之時而游說者之秋也。 〖正義〗言秋時萬物成熟,今爭彊時,亦說士成熟時。處卑賤之位而計不爲者,此禽鹿視肉,人面而能彊行者耳。 〖索隱〗禽鹿猶禽獸也,言禽獸但知視肉而食之。莊子及蘇子曰:「人而不學,譬之視肉而食。」楊子法言曰:「人而不學,如禽何異?」言不能游說取榮貴,卽如禽獸,徒有人面而能彊行耳。故詬 〖正義〗呼后反,恥辱也。莫大於卑賤,而悲莫甚於窮困。久處卑賤之位,困苦之地,非世 〖索隱〗非者,譏也。所謂處士橫議也。

而惡利,自託於無爲,此非士之情也。 〖正義〗言譏世富貴,惡其榮利,自託於無爲者,非士人之情,實力不能致此也。故斯將西說秦王矣。」

至秦,會莊襄王卒,李斯乃求爲秦相文信侯呂不韋舍人;不韋賢之,任以爲郎。李斯因以得說,說秦王曰:「胥人者,去其幾也。 〖索隱〗胥人猶胥吏,小人也。去猶失也。幾者,動之微。以言君子見幾而作,不俟終日;小人不識動微之會,故每失時也。劉氏解幾爲彊,非也。成大功者,在因瑕釁而遂忍之。 〖索隱〗言因諸侯有瑕釁,則忍心而翦除,故我將說秦以并天下。 〖正義〗胥,相也。幾謂察也。言關東六國與秦相敵者,君臣機密,並有瑕釁,可成大功,而遂忍之也。昔者秦穆公之霸,終不東并六國者,何也?諸侯尚衆,周德未衰,故五伯迭興,更尊周室。自秦孝公以來,周室卑微,諸侯相兼,關東爲六國,秦之乘勝役諸侯,蓋六世矣。 〖正義〗秦孝公,惠文公,武王,昭王,孝文王,莊襄王。今諸侯服秦,譬若郡縣。夫以秦之彊,大王之賢,由竈上騷除,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騷音埽。」 〖索隱〗騷音埽。言秦欲并天下,若炊婦埽除竈上之不淨,不足爲難。足以滅諸侯,成帝業,爲天下一統,此萬世之一時也。今怠而不急就,諸侯復彊,相聚約從,雖有黃帝之賢,不能并也。」秦王乃拜斯爲長史,聽其計,陰遣謀士齎持金玉以游說諸侯。諸侯名士可下以財者,厚遺結之;不肯者,利劍刺之。離其君臣之計,秦王乃使其良將隨其後。秦王拜斯爲客卿。

會韓人鄭國來閒秦,以作注溉渠, 〖正義〗鄭國渠首起雍州雲陽縣西南二十五里,自中山西邸瓠口爲渠,傍北山,東注洛,三百餘里以溉田。又曰韓苦秦兵,而使水工鄭國閒秦作注溉渠,令費人工,不東伐也。已而覺。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:「諸侯人來事秦者,大抵爲其主游閒於秦耳,請一切逐客。」 〖索隱〗一切猶一例,言盡逐之也。言切者,譬若利刀之割,一運斤無不斷者。解漢書者以一切爲權時義,亦未爲得也。李斯議亦在逐中。斯乃上書曰: 〖正義〗在始皇十年。

臣聞吏議逐客,竊以爲過矣。昔繆公求士,西取由余於戎,東得百里奚於宛, 〖索隱〗秦本紀云「晉獻公以百里奚爲秦穆公夫人媵於秦,奚亡走宛,楚鄙人執之」是也。 〖正義〗新序云:「百里奚,楚宛人,仕於虞,虞亡入秦,號五羖大夫也。」

迎蹇叔於宋, 〖索隱〗秦紀又云「百里奚謂穆公曰:『臣不如臣友蹇叔,蹇叔賢而代莫知。』穆公厚幣迎之,以爲上大夫」。今云「於宋」,未詳所出。 〖正義〗括地志云:「蹇叔,岐州人也。時游宋,故迎之於宋。」來丕豹、公孫支於晉。 〖索隱〗丕豹自晉奔秦,左氏傳有明文。公孫支,所謂子桑也,是秦大夫,而云自晉來,亦未見所出。 〖正義〗括地志云:「公孫支,岐州人,游晉,後歸秦。」此五子者,不產於秦,而繆公用之,并國二十,遂霸西戎。 〖索隱〗秦本紀穆公用由余謀,伐戎王,益國十二,開地千里,遂霸西戎。此都言五子之功,故云「并國二十」;或易爲「十二」,誤也。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風易俗,民以殷盛,國以富彊,百姓樂用,諸侯親服,獲楚、魏之師,舉地千里,至今治彊。惠王用張儀之計,拔三川之地,西并巴、蜀, 〖索隱〗案:惠王時張儀爲相,請伐韓,下兵三川以臨二周。司馬錯請伐蜀,惠王從之,果滅蜀。儀死後,武王欲通車三川,令甘茂拔宜陽。今並云張儀者,以儀爲秦相,雖錯滅蜀,茂通三川,皆歸功於相,又三川是儀先請伐故也。北收上郡, 〖正義〗惠王十年,魏納上郡十五縣。南取漢中, 〖正義〗惠王十三年,攻楚漢中,取地六百里。包九夷,制鄢、郢, 〖索隱〗九夷卽屬楚之夷也。地理志南郡江陵縣云「故楚郢都」,又宜城縣云「故鄢」也。 〖正義〗夷謂并巴蜀,收上郡,取漢中,伐義渠、丹犂是也。九夷本東夷九種,此言者,文體然也。東據成皋之險, 〖正義〗河南府氾水縣也。割膏腴之壤,遂散六國之從,使之西面事秦,功施到今。昭王得范睢,廢穰侯,逐華陽,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華,一作『葉』。」彊公室,杜私門,蠶食〖索隱〗高誘注淮南子云:「蠶食,盡無餘也。」諸侯,使秦成帝業。此四君者,皆以客之功。由此觀之,客何負於秦哉!向使四君卻客而不內,疏士而不用,是使國無富利之實而秦無彊大之名也。

今陛下致昆山之玉, 〖正義〗昆岡在于闐國東北四百里,其岡出玉。有隨、和之寶, 〖正義〗括地志云:「濆山一名崑山,一名斷蛇丘,在隨州隨縣北二十五里。說苑云『昔隨侯行遇大蛇中斷,疑其靈,使人以藥封之,蛇乃能去,因號其處爲斷蛇丘。歲餘,蛇銜明珠,徑寸,絕白而有光,因號隨珠』。」卞和璧,始皇以爲傳國璽也。垂明月之珠,服太阿之劍, 〖集解〗見蘇秦傳。 〖索隱〗越絕書曰:「楚王召歐冶子、干將作鐵劍三,一曰干將,二曰莫邪,三曰太阿也。」乘纖離之馬,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纖離,蒲梢,皆駿馬名。」 〖索隱〗皆馬名。徐氏據孫卿子而爲說。建翠鳳之旗,樹靈鼉之鼓。 〖集解〗鄭玄注月令云:「鼉皮可以冒鼓。」此數寶者,秦不生一焉,而陛下說之,何也?必秦國之所生然後可,則是夜光之璧不飾朝廷,犀象之器不爲玩好,鄭、衞之女不充後宮,而駿良駃騠 〖索隱〗決提二音。周書曰「正北以駃騠爲獻」。廣雅曰「馬屬也」。郭景純注上林賦云「生三日而超其母也」。不實外廄,江南金錫不爲用,西蜀丹青不爲采。所以飾後宮充下陳 〖索隱〗下陳猶後列也。晏子曰「有二女,願得入身於下陳」是也。娛心意說耳目者,必出於秦然後可,則是宛珠之簪,傅璣之珥, 〖索隱〗宛音於阮反。傅音附。宛謂以珠宛轉而裝其簪。傅璣者,以璣傅著於珥。珥者,瑱也。璣是珠之不圓者。或云宛珠,隨珠也。隨在漢水之南,宛亦近漢,故云宛。傅璣者,女飾也,言女傅之珥,以璣爲之,並非秦所有物也。阿縞之衣,錦繡之飾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齊之東阿縣,繒帛所出。」不進於前,而隨俗雅化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隨俗,一作『修使』。」 〖索隱〗謂閑雅變化而能通俗也。佳冶窈窕趙女不立於側也。夫擊甕叩缶〖索隱〗說文云:「甕,汲缾也。於貢反。缶,瓦器也;秦人鼓之以節樂。」缻音甫有反。彈箏搏髀,而歌呼嗚嗚快耳者,真秦之聲也;鄭、衞、桑閒、昭、虞、武、象者,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昭,一作『韶』。」異國之樂也。今弃擊甕叩缶而就鄭衞,退彈箏而取昭虞,若是者何也?快意當前,適觀而已矣。今取人則不然。不問可否,不論曲直,非秦者去,爲客者逐。然則是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,而所輕者在乎人民也。此非所以跨海內制諸侯之術也。

臣聞地廣者粟多,國大者人衆,兵彊則士勇。是以太山不讓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擇細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不卻衆庶,故能明其德。 〖索隱〗管子云:「海不辭水,故能成其大;山不辭土石,故能成其高。」文子曰:「聖人不讓負薪之言,以廣其名。」是以地無四方,民無異國,四時充美,鬼神降福,此五帝、三王之所以無敵也。今乃弃黔首以資敵國, 〖索隱〗資猶給也。卻賓客以業諸侯,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,裹足不入秦,此所謂「藉寇兵而齎盜糧」者也。 〖索隱〗藉音積夜反。齎音子奚反。說文曰:「齎,持遺也。」齎或爲「資」,義亦通。

夫物不產於秦,可寶

声明:本文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相关文档

二十四史

  • 史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