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书库 > 史记 > 正文

卷一百一十七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

书籍:史记作者:司马迁 时间:2017-02-05 08:56:01

司馬相如者,蜀郡成都人也,字長卿。少時好讀書,學擊劍, 〖索隱〗呂氏春秋劍伎云「持短入長,倏忽縱橫之術也」。魏文典論云「余好擊劍,善以短乘長」是也。故其親名之曰犬子。 〖索隱〗孟康云:「愛而字之也。」相如既學, 〖索隱〗案:秦密云「文翁遣相如受七經」。慕藺相如之爲人,更名相如。以貲爲郎,事孝景帝,爲武騎常侍, 〖索隱〗張揖曰:「秩六百石,常侍從格猛獸。」非其好也。會景帝不好辭賦,是時梁孝王來朝,從游說之士齊人鄒陽、淮陰枚乘、吳莊忌夫子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名忌,字夫子。」 〖索隱〗徐廣、郭璞皆云名忌字夫子。案:鄒陽傳云枚先生、嚴夫子,此則夫子是美稱,時人以爲號。漢書作「嚴忌」者,案忌本性莊,避明帝諱改姓嚴也。之徒,相如見而說之,因病免,客游梁。梁孝王令與諸生同舍,相如得與諸生游士居數歲,乃著子虛之賦。

會梁孝王卒,相如歸,而家貧,無以自業。素與臨邛令王吉相善,吉曰:「長卿久宦遊不遂,而來過我。」於是相如往,舍都亭。 〖索隱〗案:臨邛郭下之亭也。臨邛令繆爲恭敬,日往朝相如。相如初尚見之,後稱病,使從者謝吉,吉愈益謹肅。臨邛中多富人,而卓王孫家僮八百人,程鄭亦數百人,二人乃相謂曰:「令有貴客,爲具召之。」并召令。令既至,卓氏客以百數。至日中,謁司馬長卿,長卿謝病不能往,臨邛令不敢嘗食,自往迎相如。相如不得已,彊往,一坐盡傾。酒酣,臨邛令前奏琴曰:「竊聞長卿好之,願以自娛。」相如辭謝,爲鼓一再行。 〖索隱〗案:樂府長歌行、短歌行,行者曲也。此言「鼓一再行」,謂一兩曲。是時卓王孫有女文君新寡,好音,故相如繆與令相重,而以琴心挑之。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以琴中音挑動之。」 〖索隱〗張揖云:「挑,嬈也。以琴中嬈之。」挑音徒了反。嬈音奴了反。其詩曰「鳳兮鳳兮歸故鄉,遊遨四海求其皇,有一豔女在此堂,室邇人遐毒我腸,何由交接爲鴛鴦」也。又曰「鳳兮鳳兮從皇栖,得託子尾永爲妃。交情通體必和諧,中夜相從別有誰」。相如之臨邛,從車騎,雍容閒雅甚都; 〖集解〗韋昭曰:「閒,讀曰「閑』,甚得都邑之容也。」郭璞曰:「都猶姣也。詩曰『恂美且都』。」及飲卓氏,弄琴,文君竊從戶窺之,心悅而好之,恐不得當也。既罷,相如乃使人重賜文君侍者通殷勤。文君夜亡奔相如, 〖索隱〗郭璞云:「婚不以禮爲亡也。」相如乃與馳歸成都。家居徒四壁立。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言貧窮也。」 〖索隱〗案:孔文祥云「徒,空也。家空無資儲,但有四壁而已,云就此中以安立也」。卓王孫大怒曰:「女至不材,我不忍殺,不分一錢也。」人或謂王孫,王孫終不聽。文君久之不樂,曰:「長卿第俱如臨邛, 〖索隱〗弟如臨邛。文穎云:「弟,且也。」郭璞云:「弟,語辭。如,往也。」從昆弟假貸猶足爲生,何至自苦如此!」相如與俱之臨邛,盡賣其車騎,買一酒舍酤酒,而令文君當鑪。 〖集解〗韋昭曰:「鑪,酒肆也。以土爲墮,邊高似鑪。」相如身自著犢鼻褌, 〖集解〗韋昭曰:「今三尺布作形如犢鼻矣。稱此者,言其無恥也。今銅印言犢紐,此其類矣。」與保庸雜作,〖集解〗方言曰:「保庸謂之甬,奴婢賤稱也。」滌器於市中。〖集解〗韋昭曰:「瓦器也。每食必滌溉者。」卓王孫聞而恥之,爲杜門不出。昆弟諸公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諸公,父行也。」更謂王孫曰:「有一男兩女,所不足者非財也。今文君已失身於司馬長卿,長卿故倦游,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厭游宦也。」雖貧,其人材足依也,且又令客,獨柰何相辱如此!」卓王孫不得已,分予文君僮百人,錢百萬,及其嫁時衣被財物。文君乃與相如歸成都,買田宅,爲富人。

居久之,蜀人楊得意爲狗監,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主獵犬也。」侍上。上讀子虛賦而善之,曰:「朕獨不得與此人同時哉!」得意曰:「臣邑人司馬相如自言爲此賦。」上驚,乃召問相如。相如曰:「有是。然此乃諸侯之事,未足觀也。請爲天子游獵賦,賦成奏之。」上許,令尚書給筆札。相如以「子虛」,虛言也,爲楚稱;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稱說楚之美。」「烏有先生」者,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烏,一作惡。」烏有此事也,爲齊難;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詰難楚事也。」「無是公」者,無是人也,明天子之義。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以爲折中之談也。」故空藉 〖索隱〗音假借,與積同音。此三人爲辭,以推天子諸侯之苑囿。其卒章歸之於節儉,因以風諫。奏之天子,天子大說。其辭曰:

楚使子虛使於齊,齊王悉發境內之士,備車騎之衆,與使者出田。田罷,子虛過詑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詫,誇也。音託夏反。」 〖索隱〗上音戈,下音勑亞反。誇詫是也。烏有先生,而無是公在焉。坐定,烏有先生問曰:「今日田樂乎?」子虛曰:「樂。」

「獲多乎?」曰:「少。」「然則何樂?」曰:「僕樂齊王之欲夸僕以車騎之衆,而僕對以雲夢之事也。」曰:「可得聞乎?」

子虛曰:「可。王駕車千乘,選徒萬騎,田於海濱。列卒滿澤,罘罔彌山,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罘,罝也。音浮。」 〖正義〗說文云「罘,兔罟也」。今幡車罟也。彌,竟也。揜兔轔鹿,射麋脚麟。 〖集解〗徐廣曰:「轔音吝。」駰案:郭璞曰「脚,掎足。轔,車轢」。 〖索隱〗脚麟,韋昭云「謂持其一脚也」。司馬彪曰「脚,掎也」。說文云「掎,偏引一脚也」。騖於鹽浦,割鮮染輪。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鹽浦,海邊地多鹽鹵。鮮,生肉也。染,擩也。音而沿反,又音而悅反。擩之於輪,鹽而食之。鶩,馳也。音務。」 〖索隱〗李奇云:「鮮,生肉也。染,濡也。切生肉濡鹽而食之。」染或爲「淬」,與下文「脟割輪淬」意同也。射中獲多,矜而自功。顧謂僕曰:『楚亦有平原廣澤游獵之地饒樂若此者乎?楚王之獵何與寡人?』 〖集解〗郭璞曰:「與猶如也。」僕下車對曰:『臣,楚國之鄙人也,幸得宿衞十有餘年,時從出游,游於後園,覽於有無,然猶未能徧覩也,又惡足以言其外澤者乎!』齊王曰:『雖然,略以子之所聞見而言之。』

「僕對曰:『唯唯。臣聞楚有七澤,嘗見其一,未覩其餘也。臣之所見,蓋特其小小者耳, 〖索隱〗郭璞云:「特,獨也。」名曰雲夢。 〖索隱〗赭詮音亡棟反,又音莫風反。裴駰云「孫叔敖激沮水作此澤」。張揖云「楚藪也,在南郡華容縣」。郭璞曰「江夏安陸有雲夢城,南郡枝江亦有雲夢城。華容縣又有巴丘湖,俗云即古雲夢澤也」。則張揖云在華容者,指巴湖也。今安陸東見有雲夢城、雲夢縣,而枝江亦有者,蓋縣名取此澤,故有城也。雲夢者,方九百里,其中有山焉。其山則盤紆岪鬱,隆崇嵂崒;岑巖參差,日月蔽虧; 〖集解〗漢書音義曰:「高山壅蔽,日月虧缺半見。」 〖索隱〗案:漢書注此卷多不題注者姓名,解者云是張揖,亦兼有餘人也。交錯糾紛,上干青雲;罷池陂陁,下屬江河。其

声明:本文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相关文档

二十四史

  • 史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