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民间故事 > 正文

媳妇变烟叶

来源:百科故事网时间:2017-01-07 09:10:38

很早以前,有个青年叫山旺,从小父母双亡,家境贫寒,卖身给财主做长工。一天,他在山林里砍柴,忽然听到一阵嘻笑声,抬头看是个年轻的姑娘在树后向他招手。这姑娘好看极了:俊俏的眉眼,笑眯眯的,上身穿粉红罗衫,下身是长长的绿裙子,一搭眼就惹人喜爱。山旺想跟她说话,可是刚走过去,那姑娘就不见了!山旺在树木里找了几圈儿,仍然没有踪影,只是在地上发现一棵不知名的花草:肥大的叶子绿茸茸的,中间开着一簇粉红的花朵。他把这棵花连根刨起,回家栽到自己的窗前。

当天夜里,他躺在床上一闭眼就看见那个年轻姑娘在向他招手,耳边还响起那银铃般的笑声。睁眼看时,屋里黑沉沉、冷凄凄,什么人也没有!他再闭上眼,奇怪!那姑娘又出现在眼前。

山旺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觉,直到半个月亮爬上窗口,才迷迷糊糊地睡去。朦胧间,听着“吱扭”一声,屋门开了,一个穿粉红罗衫的女子轻轻地走进来。他借着窗外照进的月光定睛细看,正是白天在树后向他招手的那个年轻姑娘!

山旺又惊又喜,急忙起身让座。姑娘伸手把他按住,随后坐在他的身边。

山旺怔了半晌:“这,这不是梦?”

姑娘轻轻一笑,摇了摇头。

“那你是?”

“我是花仙,名叫烟儿。你把我请到你家,咱俩就做夫妻吧?”说罢,姑娘低下头,脸红得像三月桃花。

山旺孤孤单单,生活够苦的了。干一天活回家,除灯影儿做伴,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。他做梦也想不到能娶个这么俊的媳妇,也不管是仙是鬼,就一口答应了。当夜,风扫地,月当灯,两人插草为香拜天地,结成了恩爱夫妻。

俗话说:好景不长。这事被山旺的主人知道了。那财主是个老色鬼,他瞅见山旺媳妇长得像月里嫦娥似的,动心了。他逼山旺把媳妇让给他做妾,山旺不从。黑心的财主串通官府,诬告山旺是贼,拐卖良家女子。这天夜里,衙役们包围了山旺的房子,呐喊着来捉人,山旺见四面被围,无法脱身,急得火烧火燎的。他媳妇说:“别急,你听我的!”说着,她掏出一块手绢铺在地上,叫山旺站上去,说:“闭眼,搂住我!几时叫你睁眼你再睁。”山旺把眼一闭,紧紧抱住他媳妇的腰,觉得脚下飘飘悠悠升上半空,衙役们的呐喊声渐渐远了。他听得耳边呼呼风响,可是不敢睁眼。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两脚飘飘悠悠落了地。他媳妇说:“到家了,睁眼吧!”他定睛一看,山清水秀,柳暗花明,好一处幽静的山庄啊!

媳妇

媳妇

山旺跟着媳妇走了一程,迎面绿荫深处现出一座庭院,红漆门,高台阶,灰砖花瓦很有气派。进大门来到客厅,见一个黄脸虬须大汉坐在太师椅上。山旺媳妇上前道了声“万福”,回头对山旺说:“这是咱哥。”

山旺行罢礼,黄脸大汉问起来,听说是他妹妹自己找的女婿,脸色阴沉沉的,有几分不快。妹妹猜出哥哥的心情,可是,自己已怀有身孕了,不住娘家又到哪去呢?夫妻俩就在这儿住下了。

山旺是个勤快人,他知道媳妇有了喜,心里高兴,更有使不完的劲,耕地、锄草、担水、劈柴,样样都干。这天,黄脸大汉把他叫去,说:“家里没柴烧了,你到后山石洞旁边,砍些树根回来!”山旺高高兴兴地答应了。媳妇见他磨斧子,问他干什么。他把刚才的事一说,他媳妇暗暗吃了一惊,临走嘱咐他:“你砍三下转身快跑!”山旺问为什么,他媳妇说:“百步之外你回头看,就明白了。”

山旺半信半疑,掖上斧子来到后山,只见怪石古洞,大树参天,一条条树根从石缝里伸出来,真是好烧柴。他抡起斧子“梆!梆!梆!”连砍三下转身就跑,百步之外回头一看,脸刷地变了颜色!原来有条一丈多长的蚰蜒,从石洞里钻出来,张牙舞爪直追过来,吓得他想喊喊不出声,想跑挪不动步。幸亏这条大虫怕光,追出四五十步就又钻回山洞去了。山旺回来告诉媳妇,问是怎么回事,媳妇闭口不答。

过了几天,黄脸大汉又把他叫去,说:“山后砍柴你不敢去,山前树上有老鸹窝,你去捅下来当柴烧吧!”山旺怕出意外,回去告诉了媳妇。他媳妇给了他一顶草帽,说:“你戴上它,捅老鸹窝时千万别仰脸往上看!”

山旺来到山前,那儿有好大一排杨树。深秋,叶了落了,树枝桠上有一堆堆干枝,那是山老鸹做的窝。山旺看准地方,戴上草帽,低着头用竹竿一捅。哗啦啦一阵响,几十支箭落在地上。幸亏草帽遮住,要不就会被乱箭射死!

山旺吓出了一出冷汗,回家告诉了媳妇。他媳妇说:“那个蚰蜒精就是俺哥。他不让俺嫁你,更不让俺把孩子生下来。他几次害你没成,不会甘心,今夜咱们逃走吧!”

山旺发愁了,说:“你眼看要临产了,怎么行呢?”

媳妇说:“不走也是死,不如闯出一条活路!”

当天晚上,鸡不叫,狗不咬,一弯月牙儿躲进云层,四周一片漆黑。山旺媳妇换了一身短装,挎一把宝剑。她叫山旺带上必需的东西,又交给他一张弓,三支桃木剑,说:“你趴在我脊背上,我叫你射箭你就往后射。”说完,背着山旺纵身腾空而起。山旺紧紧搂住她的脖子,起初不敢睁眼。一会儿,听见身后“呜”的一阵风声。这风声越来越响,山旺睁眼回头看去,风声裹着一团乌云,渐渐逼近。他正想问,忽听媳妇喊:“射箭!”

山旺张弓搭箭,回手朝那朵乌云射去,风声立刻息了,云团也渐渐远了。谁知,过了一会儿,风声裹着乌云,又渐渐逼近。

“射箭!”

山旺回手一箭,风声又息,云团又远了,可是不多一会儿,那团乌云又紧紧追了上来!

山旺的三支桃木箭射完了,云团还是紧追不舍。山旺媳妇按落云头,拔出剑对山旺说:“你在这儿等着,我和他较量一番。看来不是鱼死,就是网破!”说罢纵身跳上半空,接着云彩里传来叮叮当当兵刃格斗的声音。

这工夫,月牙儿时隐时现,山旺借月光往云彩里看,起初两人厮杀,你来我往,互不相让。后来,一阵吼声,云层里现出一条十多丈的蚰蜒,伸着密密麻麻的爪子向他媳妇扑去。他媳妇身影一闪,躲过这条毒虫,接着回手朝毒虫猛刺一剑,那毒虫怪叫一声,疼得在云彩中翻滚,尾巴一甩,打在他媳妇身上。只听“当啷”一声,一只宝剑从空中落下来,随后他媳妇也摔倒在地上,那团乌云和蚰蜒精也不见了。

山旺媳妇晕了过去。山旺抱住千呼万唤,她才慢慢睁开眼睛:“我、我肚子疼……要生了……”

山旺搓着手,急得团团转,不知如何是好?

“快,扶我找个避风的地方!”

山旺把媳妇抱到一座崖头的旮旯里,拔了些山草垫在地上,又脱下衣裳铺上。媳妇叫他转过脸去,别回头看。他背着脸,听见媳妇在草堆上翻滚,喊叫,心里疼得好像刀剜,可又不敢回头。过了很久很久,忽听“哇”地一声,他忍不住扭脸一看,哎哟,一个娃娃落地了!他不管三七二十一,跑过去用衣裳把娃娃裹起来,紧紧地贴在自己胸口。媳妇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口渴,你去……找点水来……”

山旺到处找遍了,没有河,也没有山泉!

媳妇往南一指:“离这儿不远,是青州的仰天山。山顶……有水池,你去……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不要管我,快去……快回!”

山旺把孩子交给媳妇,急忙上路了。他不管山高路险,坡陡苔滑,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高山上爬。脚磨起泡,手被棘针划破,血一滴滴的往下淌,他全然不顾。走啊,爬呀,天蒙蒙亮的时候,他看到了山顶那座水池。池边有一滩黑血,池水有一股腥味儿……

山旺一心惦记媳妇和孩子,没多想。他解下腰里拴的葫芦,灌满了水,等赶回来天已大亮了。山旺给他媳妇喝了水,收拾收拾,刚要去找吃的,只见他媳妇皱着眉,脸色由黄变青,脑门上渗出豆粒儿大的汗珠儿。山旺不知什么缘故。这时,有个老汉赶着羊群从山上下来,问起原因,山旺一五一十地说了。老羊倌说:“我家在半山腰,天傍亮听到一阵风声,出门看是条受伤的毒虫在池边喝水。你没见那摊黑血?想必这水有毒啊!”

山旺媳妇长叹一声,对山旺说:“完了完了!我原想跟你自由自在地做一世夫妻,白头到老。想不到逃出虎口,又入狼窝,这个世道容不得我呀!”

山旺哭着说:“那咱就一块死吧!”

媳妇苦苦一笑:“尽说傻话!都死了孩子谁养活?”

“可我不能没有你!孩子大了要娘,我怎么说呀……”

媳妇说:“你在这儿找个安身之地,把我埋在窗前,明年秋天咱们就能见面。”

山旺媳妇死后,山旺痛哭一场。他按媳妇的嘱咐,在仰天山前住了下来。老羊倌帮他搭起草房,圈起篱笆,他把媳妇埋到窗前。孩子饿了,老羊倌送来羊奶。山旺又当爹又当娘,孩子总算活下来了。

第二年春天,山旺媳妇坟上长出一棵苗苗,抽芽、长叶,叶子绿茸茸的又肥又大,中间绽开一簇粉红色的花朵。

农妇与烟叶

农妇与烟叶

秋后,山旺把叶子劈下来,晒干,烤黄,又用竹竿儿做了支烟袋。按上搓碎的烟叶末儿,用火点着,吸一口火亮一闪,升起一团淡蓝色的烟雾,烟雾托着一朵小小的莲花。他媳妇在莲花上亭亭玉立,笑容可掬,随着烟雾袅袅上升。山旺又吸一口,又是一朵莲花。

山旺笑了,孩子也笑了。从那以后,世上留下了种烟和吸烟的习惯。

上一篇:兔子与人熊

下一篇:人参的故事

标签:妖精
故事:妖精的故事
声明:媳妇变烟叶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