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民间故事 > 正文

刘墉参乾隆

来源:百科故事网时间:2017-01-26 15:50:24

六月的一天,文武百官聚在朝房,等着早朝。

和坤踱到刘墉面前,笑着说:“刘中堂,这几天您可真老实啊!”

刘墉一下子就听出了话外音,于是回答道:“和中堂,你是说这几天我没参人?您倒是提醒我了。”转身对诸位官员说:

刘墉画像

刘墉画像

“各位大人,抱歉得很,和大人说我这些天未尽职责,今天我可不一定要把谁参下来。”

满朝文武一听,不禁心头一沉,在心下骂和坤满肚子坏水。

和坤不在乎这些,继续陪笑道:“刘大人,您不过就参我们这些人,真要比您官大的,您还敢参吗?"刘墉在朝中敢做敢为,那是出了名的。他对和坤说:“不管是谁,只要有错,我就敢参。”

“我说一个人,你就不敢参。”

“谁?”

“当今圣上。”

刘墉倒抽一口冷气,没有吱声。

和坤又逼进一步:“您要敢参皇上,我一年的傣禄全部归您,还要拜您为师。”

刘墉没有退路了。“咱们一言为定。”

事情就这样说定了。刘墉可真有些坐不住劲啦。心想:我要是不参皇上,满朝文武就会耻笑我吃柿子专拣软的捏,而且反过来要把自己一年的律禄归和坤,凭自己两榜进士的底子,要拜他为师。要是参皇上,那可是摸老虎尾巴,弄不好会丢命的:再看看和坤呢,那份得意劲直叫人恶心。。

这时,太监传旨:“有本出班早奏,无本卷帘退朝。”

和坤瞪起一双螂鱼眼,紧盯着刘墉。

刘墉一咬牙,答话:“臣刘墉有本户满朝文武一听都呆住了;怎么,这罗锅子还真要参皇上了?

乾隆哪里知道打睹的事呢,一看又是刘墉,心中有些不悦:“刘爱卿,今天是参文不准,参武不依,国事不议,有本章联也不看。”

封墉未张嘴就吃了个闭门羹,情知今天不顺,也只碍着头皮上;“票皇上,臣正好今天既不参文武,又不上奏折。臣有一事不明,特来请教圣上。”

乾隆一听就高兴啦,心想你也有不懂的?“讲与联听。”

刘墉道:“臣想向您请教大清律。”

乾隆觉得跷蹊:刑部出身的中堂怎么不懂条律?也没间哪款,就命太监把大清律搬出来。刘墉接过去,就逐条逐条念了起来,念到后来有一条打住啦,翻来复去就这句话:“偷坟掘墓,偷坟掘墓,偷坟掘墓……”

乾隆不耐烦了:“刘墉往下念呀广刘墉把书一合,说:“启奏万岁:臣眼力不佳,看这几个字模糊不清,我怕念错。”

乾隆不假思索地接续道:“偷坟掘墓。斩立决。”

刘墉间:“那个‘斩立决’怎么讲啊?”

乾隆好生奇怪,这个罗锅子今天是怎么啦?“斩立决还不明白?就是处斩嘛!"“臣还有一问,”刘墉说,‘这一条款光是办小民哪,还是办旁的人呀?”

乾隆耐住性子说:“主子犯法与民同罪,就是联也不能例外。”

刘墉立即扑地磕头:“圣上臣有一本不敢奏。”

“联恕你无罪。”

“那,还有全家,还有九族呢?”“联一概恕免。”

“谢主龙恩。”刘墉赶紧磕头,这才问,“陛下,您拆了明陵建西陵,算不算偷坟掘墓?”

乾隆不觉大吃一惊:好个罗锅子,今天吃豹子胆啦,设着法子参到我的头上来了!

乾隆心眼儿很活,立即给自己开脱:“那不叫偷坟掘墓,那是弃旧盖新。”

刘墉据理争辩:“您是先拆的十三陵修的乾清宫,后运木料盖的十三陵,不能说是弃旧盖新。”

皇上问:“我那叫什么?”

“您那叫盗窃皇陵。”

乾隆立时沉下脸来:“刘墉,你是要把联也给杀了!你把我参了,你就没罪啦?你这叫以小犯上,以臣欺君,我要把你杀了。”

刘墉赶紧跪下:“皇上您不能杀我。”

“凭什么?”

“您先恕我全家无罪,我才参的您。

乾隆皇帝哑口无言。只好说:“你这样的人,我用不起你,回你的山东老家去吧!’’和坤见刘墉光着头下殿,知道他把帽子又丢啦!于是乘机上殿奏皇上:“刘罗锅参您是以小犯上,您何不把他杀了?’’乾隆正为恕免刘墉不能杀他懊恼不已呢!

和坤给乾隆献策:“万岁,刘墉向来称自己为官清廉,家中无钱。您贬他为公民,可赏他三万两银子,”

乾隆说:“这不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?”皇上一气,也说起了粗鲁话。

和坤说:“万岁,您的旨意写三万,到户部提四万,这叫栽脏一万。他走时你派人给他称出这一万,以‘贪脏过万’捕杀之,银钱也悉数收回。”

“他要是不接银子呢?”

“那也杀头之罪:抗旨不遵。”

“这乃是: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”乾隆准奏,即派和坤同两个王爷给刘墉送银子去。

三人来到刘府,只见满院破烂,二位王爷顿生怜惜之情,向刘墉道出挽留之意。不留神把皇上的银两说成了“四……三万”,和坤忙在一边圆场。刘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,让张成、刘安把王爷、和坤困守在书房,自己骑马直奔东华门,再过谢恩桥,直闯金盔殿,一头磕在乾隆驾前:“万岁在上,草民刘墉见驾。”

乾隆说:“刘墉,你来干什么?”刘墉问:“万岁,您到底赏我多少银两?”

皇上是金口玉言一开口便是事实:“联赏给你四……三刘墉说:“万岁,您怎么也没说个准数。我就是为这事请问您。和坤对我讲。’皇上要杀你。龄意写三万。户部提四万。等查出多的一万,以贪赃过万的罪名把你杀啦。你要是不要呢。也要以抗旨不遵杀了你’。”

乾隆尴尬地说:“这个和坤!”

刘墉又察道:“和坤见我如此为难,就给我出了个点子,叫我把多出的一万先存在他那里。等风声过去再给我送去。您想到时候池还认帐吗?”

乾隆一听:“好哇。和坤敲竹杠敲到我头上来了!”

“圣上明鉴,”刘墉又察道。“这多出的一万是我留下还是给了和坤?”

“不,你留下!”乾隆斩钉截铁地说。

刘墉赶紧磕头:“谢主隆恩”。

乾隆对刘墉的气头已消大半。望着他惋惜地叹了口气。刘墉见时机已到。赶紧澄清事实真相:“皇上,是和坤激我刘墉参您的。”

乾隆说:“你上他的当啦!你要是不参我,中堂的帽子能丢吗?从你父亲再到你,都是铁帽子中堂啦!”

刘墉赶紧磕头:“谢主隆恩。”

乾隆奇怪地间:“你谢何恩?”

刘墉说:“您封我是‘铁帽子中堂’。”说着,一手抓过帽子往头上扣。

乾隆被刘墉的机智惹得直发笑:“刘墉,你这就官复原职了?”

刘墉又是一磕头:“谢主隆恩。

上一篇:哑谜逐女婿

下一篇:郑板桥赔鸡

标签:乾隆
故事:乾隆的故事
声明:刘墉参乾隆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相关知识链接

清朝

中国皇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