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> 正文

魏文侯招贤兴国

来源:百科故事网时间:2016-12-12 17:06:46

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期,群雄并起,争霸中原。统一的周王朝崩溃了,天下分裂成许多国家,其中最强大的有秦、楚、燕、韩、赵、魏、齐七国,史称“战国七雄”。为了争当中原霸主,各国都拼命地延揽人才,而当时要数魏国的君主魏文侯最有招贤的办法。

魏文侯

有一天,魏国的王宫里,传出阵阵柔曼的音乐。原来,魏文侯正与谋士大臣们喝酒宴乐。堂下,一队舞女踏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;席间,魏文侯与谋士大臣们谈论着开拓疆土的大业,频频举杯,开怀畅饮。

忽然,一道蓝得瘆人的闪电,怪蛇似的横空而过,紧接着一个炸雷,震得山摇地动。迅雷劈开了厚厚的乌云,“哗啦啦”,倾盆大雨从天而降。顷刻间,王宫门上便垂下了一道厚厚的水幔。舞女们被雷声震得花容失色,谋士大臣们也都被惊得面面相觑。只有魏文侯,举止自若,举杯连声劝酒。舞女和谋士大臣们见了,这才稍复常态,一时歌舞再起,人语重欢。

魏文侯与大家又喝了一个时辰,外边的雨非但没小,反而越下越大。魏文侯敛衽而起,对大家说:“我与管山林的约好现在要去他那儿打猎,不能再陪大家喝下去了。”说完,就命令侍卫备马驾车。大家一听,都七嘴八舌地劝他不要去。这个说:“下这么大的雨,您怎么能去呢?”那个说:“今天喝酒喝得这么高兴,您怎么能走呢?”魏文侯摆了摆手说:“谢谢你们的好意。可是,我与那个管山林的有约在先,我不能失约。再说,明知今天不能去打猎了,那就更应该告诉人家一声,免得人家老等。”说完,他就毅然地走进大雨之中,登车而去了。

这一天,大雨把魏文侯浇成了落汤鸡,可他却赢得了重诺言、讲信誉的美名。

过了几天,魏文侯正在与谋士商量号令诸侯、称霸中原的大事,忽然,有一位大臣进来报告说:“韩国派来一位使臣求见。”魏文侯来到大殿上,只见韩国的使臣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。见了魏文侯,韩国使臣连忙施重礼,说:“我们韩国的君主很惦念您,特派小臣前来问候。”魏文侯知道他这是客套话,便笑着说:“请上复贵国君主,托他的福,贱体还算康健。”那韩使却又叩下头去,说:“可是我们君主却有重病在身,只有您才能救他。”魏文侯听了,关切地问:“他得了什么病?如果我能稍尽绵薄之力,我怎么敢拒绝呢?”韩国使臣听了,胆子大了起来,说:“请您允许我单独跟您说。”魏文侯便挥挥手,让左右的人都离开。韩使见人都走光了,才说:“现在赵国越来越强盛了,早晚有一天,要来攻打韩国。我们君主十分担忧,吃不下也睡不着,您看这不跟病了一样吗?您如果能借给我们一支军队去打赵国,那韩国的危险就解除了,我们君主的病也就自然好了。”魏文侯一听,义正辞严地说:“赵国是我的兄弟,我怎么能借给你军队去打我的兄弟呢?什么也别说了,您请回吧。”说完,他一甩袖子进内宫去了。

原来,韩、赵、魏三国过去还真是一家人。这三国原本是合在一块的一个大国,称为晋,后来分成了三个国家。

韩国的使臣讨了个没趣,可也不能说魏文侯说得不在理。他回到韩国,把魏文侯的话添枝加叶地在韩国君主面前这么一说,将韩国君主气得脸色煞白。当即韩国君主下了决心:“有朝一日消灭了赵国,一定要吃掉魏国!那时候,你魏文侯跪在我脚下哭,我也不理。”

韩国的使臣才走了没几天,赵国的使臣又来了。魏文侯见了他,直截了当地说:“贵使是否为借军队去打韩国而来呀?”赵国使臣没有料到魏文侯这么直率,路上编的话,一句也用不上,他只好硬着头皮说:“人人都说您才智过人,今天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这件事,还得请您帮助。”魏文侯说:“韩国是我的兄弟,我怎么能借给你军队,叫你去打我的兄弟呢?”

赵国的使臣见他一口回绝了自己,心中十分不快。君主交办的事情竟然没有完成,这不是证明自己太笨了吗?于是,他回到赵国,在君主面前也添油加醋地把魏文侯的话学了一遍。赵国君主听了,气得双手发抖,瞪着眼半天没说话。

过了不久,这件事传开了。韩赵两国的国君也明白了就里,都挺内疚,觉得魏文侯用这样的办法为韩赵两国讲和,真是一片苦心,可自己却还怨恨他,这不成了以德报怨的小人了吗?于是,韩赵一齐派使者来见魏文侯,表示两国愿意听他的指挥。这一来,魏国的势力范围扩大了,比原来的晋国还要大。

魏文侯不但能以仁义待人,还能虚心听取他人的意见,勇于改正自己的不足。一次,他派大将军乐羊率兵消灭了中山国,并把这块土地封赏给了自己的儿子魏击。他觉得近来自己每件事都干得很漂亮,便召集起谋士大臣,问道:“你们说,我是什么样的君主啊?”谋士大臣们异口同声地说:“这还用说,您是一位了不起的仁君啊!”魏文侯听了非常得意。这时,有一个叫任座的谋士站起来说:“您得了中山国,本应把它封给您的弟弟,但您却封给了您的儿子,可见您对自己的儿子比对自己的弟弟好,这不是胸中有私吗?怎么能说您是仁君呢?依我看,差得远呢!”这一番话说得魏文侯脸色通红,双眉倒竖,胸膛一鼓一鼓地直喘粗气。任座一看他这个架势,吓得把头一缩,跳下座位就往外跑。

任座跑了,魏文侯气可没消,他一扭脸,看见了翟璜。这位翟璜是魏文侯手下最出色的谋臣,在这群谋士大臣中有很高的威信。魏文侯想借他的口,消除任座造成的恶劣影响,便对他说:“任座这家伙太放肆了,依你看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君主?”翟璜连忙站了起来,恭恭敬敬地答道:

“您当然是一位仁君了。”魏文侯一听心中暗暗高兴,便想让他说出几条理由来给大家听,因此又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仁君呢?”翟璜不慌不忙地说:“臣听说啊,君如果仁,臣就直。刚才任座当着您的面,口没遮拦,话说得那么直,所以臣知道您是一位仁君。”魏文侯听罢,又喜又愧,连忙说:“你去把任座叫回来吧,我刚才是跟他闹着玩的!”不一会儿,翟璜找回了任座,魏文侯见了,连忙走下堂来迎接,并将任座让入了上宾的席位。

又一次,魏文侯与他的老师田子方饮酒。两人喝得高兴,便命令宫中的乐师演奏音乐。魏文侯侧耳听了一会儿,忽然说:“先生您听,这编钟声怎么有些不和谐?左边的音高了。”田子方听他这么一说,就笑了起来。魏文侯被他笑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便问:“您笑什么呢?”田子方说:“臣听说,贤明的君主,总是想办法去了解那管音乐的官员,不去注意那乐音的高低。现在,您如此注意这钟声,臣恐怕您这么一来,反倒会失察于那管音乐的官了。”魏文侯听了,连声感谢,说:“您说得太好了。这也是治理国家的道理啊!”

遇到一时拿不定主意的事,魏文侯也常放下君主架子,虚心向别人请教。有一次,他要任命魏相,觉得魏成和翟璜这两个人都不错。到底任命谁呢?他拿不定主意,于是就把谋士李克请进宫中商量。李克先是推托,说:“地位低下的人不能议论身份尊崇的人,与您疏远的人不能议论您的亲信。臣不是您的心腹,因此,不敢对这件事妄加议论。”魏文侯很真挚地说:“我一直很器重先生,您就别临事推托了。”李克这才说:“其实,这事很简单,完全是您失察,才会这么犹豫。看一个人,平时起居要看他所亲所喜;富了要看他是否贪婪;发达了,要看他能不能推荐人才;一直不得志,要看他是不是干了下作的事;贫寒之中要看他是不是贪取不义之财。看了这五点,您完全可以决定国相的人选了,哪里还用得着老臣再插嘴呢?”魏文侯听了,连声说:“先生,您回家休息去吧,我已经定了。”

李克走出宫门,正巧遇到翟璜。翟璜便打听选中谁来做相。李克说:“魏成。”翟璜听了很不高兴,说:“吴起、西门豹、乐羊、屈侯鲋,包括您都是我推荐的。您是亲眼看见、亲耳听到了,我哪一点比魏成差呢?”李克说:“您向君主推荐我,大概不是为了结交我一起去谋求大官当吧?”他把与魏文侯谈话的内容告诉了翟璜,接着说:“我怎么知道必然是魏成来当相呢?因为他向君主推荐了卜子夏、田子方、段干木。君主拿这三个人当老师。而您推荐的五个人,君主把他们看成是臣子。您怎么能同魏成比呢?”翟璜听了满面羞愧,连连施礼说:“我真是个少见识的人啊!说错了,说错了!现在,我愿意一辈子当您的弟子,请您收下我吧!”

魏文侯的这些故事传遍了天下,天下有本领的人,像善于治国的李悝,能征善战的吴起,足智多谋的西门豹等等,都投奔了魏国。魏国人才济济,很快强盛起来,成了战国初期最强大的国家之一。

 

上一篇:淳于意:首创诊籍

下一篇:魏文侯拜师段干木

标签:魏文侯
故事:魏文侯的野史揭秘
声明:魏文侯招贤兴国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相关知识链接

魏国(战国)

战国历史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