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> 正文

孙权爱开玩笑

来源:百科故事网时间:2016-12-23 08:50:00

孙权这个人诙谐幽默,爱开玩笑。

三国演义》中说,他曾在大宴群臣时让人牵来一头驴,在驴脸上挂着一个长长的牌子,上面写着:“诸葛子瑜。”子瑜是诸葛瑾的字,孙权意在取笑诸葛瑾脸长。诸葛瑾还没有来得及尴尬,其子———小小年纪的诸葛恪走过来跪下说:请给一支笔,我添上两个字。孙权让人递上笔。诸葛恪在后面续写“之驴”,牌子上的字成了“诸葛子瑜之驴”。大家轰堂欢笑。孙权自然也很高兴,把这头驴赐给了诸葛恪。

影视中的孙权

大凡爱开玩笑的人总是掩饰不住的。孙权也是这样。郎中郑泉博学多才,心直口快。这天,孙权对他说:你爱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给我提意见建议,有时不够礼貌恭敬,就不怕“龙鳞”之威吗?郑泉答道:我听说君主圣明臣下忠直,现今朝廷上下没有忌讳,实在是有赖您的洪恩,所以我是不惧怕的。

后来在酒宴上,孙权吓唬郑泉,招呼司法部门治他的罪。郑泉大概是心中有数,临走,不断回头观看孙权的眼色。孙权果然叫他回来,笑着说:你说过不惧怕我,为什么临走还要回头看呢?郑泉回答:我实在是仗恃着您的龙恩,所以并不担忧被治死罪,当我从这里走出的时候,感受到的只是你的威严圣灵,不能不回头看啊。孙权的玩笑有时甚至开得更过头。赤壁之战前,张昭曾劝他向曹操求和。赤壁凯旋,庆功宴上,张昭也来附和祝贺。孙权玩笑地说:“如张公之计,今已乞食矣。”张昭是东吴德高望重的老臣,一句话窘得他大汗直流。清人朱彝尊在《满江红·吴大帝庙》中的“乞食肯从张子布”之句即言此事。但玩笑归玩笑,孙权仍对张昭十分尊重。

孙权爱跟属下开玩笑,属下们自然在他面前也就不那么拘束。一有聚会,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。诸葛恪曾送给孙权一匹马。临送前割破马耳,以示穿耳附坠留念之意。太子见到,开玩笑说:“你对马这样好,可以吃马粪。”这句玩笑实在开得不雅,有点侮辱人格。诸葛恪对太子不便针锋相对,接过来说:“希望太子你吃鸡蛋。”孙权不解其意,问为什么,诸葛恪说:“马粪、鸡蛋都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嘛!”孙权听后大笑。

这一笑解除了臣下和太子两人的尴尬,笑得真好,真是时候。

孙权跟属下开玩笑,听属下互开玩笑,自然对来自文武的玩笑也不介意,反倒十分惬意。他留着一大把紫色的胡须。

大将朱桓兴许是酒中兴奋,偶发奇想,竟举杯提出:“臣将领兵远去,能捋一下陛下的胡须,就无什么遗憾了。”捋当今皇上的胡须,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嘛!遇上个不晓事的人主,办个冒犯至尊的罪名,不把你吓得尿一裤子才怪哩。也许是朱桓摸透了孙权的脾气才这样说。“权凭几前席,桓进前捋须曰:‘臣今日真可谓捋虎须也。’权大笑。”孙权硬是按着餐桌,撅着下巴让朱桓捋了胡须,尔后大笑,笑得得意。君臣如此,自成腹心,他怎么不得意呢?

说到胡须,忽然想起另一个关于胡须的故事,但这个故事却带上了些许血腥味。三国戏中的刘备总是留着一把黑胡须,而实际上,刘备不知是什么原因,下巴上寸草不生,一直是光光的。要在多数人不留胡须的今天,倒也没有什么不好,还可以省去许多把剃须刀。但在以蓄须为美的当时,没有胡须似乎成了一种生理缺陷。缺陷就缺陷呗,别人不说,自己也甭提胡须之事不也罢了?

可是没有胡子的刘备却与大胡子张裕开了个胡子玩笑。刘备入川后与时为刘璋从事的张裕同席进餐。刘备就讲了个故事,以“诸毛绕涿居”嘲讽张裕,言下之意是说张裕像多毛的猪。谁知张裕却不是个省油灯。他也讲了一个故事,以“欲署潞则失涿,欲署涿则失潞,乃署曰潞涿君”讽刺刘备“露啄”,像鸟嘴没有胡子。按理说这样拉成了平局,谁也不吃亏,本应一笑了之。谁知,这位人们心目中的宽厚仁君刘玄德却是个不吃玩的主儿。他当时窝着一肚子火没处发。后来刘璋被逐,张裕成了刘备部下,刘备竟将他杀掉弃市。为个玩笑送一条命。张裕早知如今,当初断不敢和人家耍那个大!然而,刘备在这件事上也确实太霸道、太狭量了!

这有损刘备的形象,所以《三国演义》不记此事,却见于《三国志·周群传附张裕传》。

与属下开玩笑,似乎有失严肃。而孙权往往以得体的玩笑拉近了同文臣武将们的距离。就以篇首的玩笑为例,虽使诸葛瑾为生理缺点而感到有些难堪,但更多的是一种荣宠、一种亲近。由于孙权平易近人,与部属打成一片,没有什么臭架子,大伙在他面前总有一种亲近感,一种相对的平等感。因而都愿为其效死力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适当的玩笑实在是一种不可或缺的领导艺术。

上一篇:孙权:粹白之狐与粹白之裘

下一篇:李白与杜甫

标签:孙权
故事:孙权的野史揭秘
声明:孙权爱开玩笑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相关知识链接

东汉

孙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