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> 正文

黄鼬精报恩

来源:百科故事网时间:2017-04-28 14:15:34

早年间,黄河边上有个李家庄,庄上有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,他从小没了爹娘,跟着大爷、大娘过日子,大娘双眼瞎,大爷两耳聋,顾不上料理孩子,撑一顿饿一顿,好不容易把他拉巴大。这孩子本来有名有姓,就因为除了寒冬腊月,一年到头他上身只披一件破大褂子,人们就叫他“李大褂”。

李大褂心宽,啥事也不在乎,穷得叮当响,还整天乐呵呵的,总爱跟人逗笑。有一年,他种了二分地的甜瓜,从早到晚在地里侍弄,一颗汗珠摔八瓣,眼看着甜瓜一天天熟了,他便在地头上搭了个瓜棚子,住在里边看瓜,他倒不在乎过路的人口渴了摘个瓜吃,也不心疼孩子们摸个瓜解馋,就担心刺猬、獾什么的进来胡乱糟践。

黄鼬

黄鼬

真是越怕越出事,一连几天,每到早晨查看,都少一个熟好了的大甜瓜,他挺纳闷,打定主意看看到底是谁来偷瓜,碰巧这几天是月亮天,连点云彩丝也没有,瓜地里明晃晃的,像白天一样。李大褂蹲在瓜棚门口,直瞪着两眼瞅着,天交了半夜,他有点困了,刚一眯眼,猛地听见一阵“刷拉刷拉”的声音,一睁眼,怪了,只见瓜地里走着一个小人,这小人有一尺来高,头上戴着苇笠,肩上扛着一杆锄,一边走一边停下用手拍拍地里的瓜,好像挑生拣熟的样子。李大褂生来胆子大,明明知道来的不是人,心里也不打怵,开玩笑似地吆喝一声:“要吃熟瓜,拣着软手的摘。”话音刚落,就见一溜火星,小人不见了,李大褂跑过去,拣起那小人撇在地上的苇笠和锄一看,苇笠是一片方瓜(一种蔬菜,叶子较大)叶子,锄是一根高梁秸。

李大褂明白这是精灵作怪,也不声张,照常侍弄他的瓜地,这天,又到了半夜光景,那小人又来了。这回,它不进瓜地摘瓜了,而是在瓜棚子前边来回走,一边走还一边念叨:“我会踏踏(幼儿初学走路时的动作)我会跑,我会踏踏我会跑。”李大褂见它走路趔趔趄趄的,知道道行修炼的还不深,猜想它是来讨封的,他听老人们说过,精灵们成精时都得先向人们讨封,它在跟前念念叨叨,你要随着它的口气说上一句话,它就可以成精了,李大褂一心想看看这小人还闹什么新花样,就偏不开口,拿起长烟袋装上烟末抽起烟来,那小人见李大褂不吭声,沉不住气了,又变着花样说:“股蹲(方言:两腿蹲下)股蹲抽袋烟。”说着,学着李大褂的样子蹲下,两只手伸过来,向李大褂要烟抽,就在这时,庄里的公鸡叫了,小人也一溜火星不见了。

第二天,李大褂回家拿来了打野猫(方言:兔子)用的火枪,装上些锅底灰,打算跟小人逗逗乐,这天半夜,小人又出现了,又扭又唱了一通,又伸手向李大褂要烟抽,李大褂早有准备,把火枪伸过去,说:“给你袋烟。”那小人刚要接,李大褂一勾枪栓,锅底灰“呼”地一下喷出去,又是一溜火星,小人没影了。

打这以后,瓜园里再也不闹邪了,李大褂专心侍弄他的瓜,待熟的多了,便摘下来挑上一担到集上去卖,有一天卖完瓜,他坐在树荫凉里歇着,就听见旁边有两个人说闲话,一个说:“吴家庄吴员外家的小姐中邪了,不吃不喝,也不梳洗,老在开井里又扭又唱:‘我会踏踏我会跑、股蹲股蹲抽袋烟。’吴员外先后请了好几个捉邪的来治病,都不顶用,一个个被吴小姐骂得狗血喷头,把他骂走,吴小姐还得意地唱:‘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火枪李大褂。’你说这事怪吧?”另一个人接过话茬说:“要真有李大褂这么个人,那他算交了好运了。吴员外说谁要治好了他闺女的病,年轻男的,只要愿意,就招为女婿;别的人,要钱给钱,要地给地。”

这两人说完话就走了,李大褂却动了心思:这小姐怎么跟那小人唱的一样?再说,十里八乡也没听说还有个叫李大褂,说不定这事就应在自己身上,大爷、大娘年纪大了,又都有残疾,日子过得这么难,要真能给吴小姐治好了病,挣上二亩地,给大爷、大娘养老送终该有多好,想到这里,他急三火四回了家。

李大褂到家对大爷、大娘一说,大爷皱着眉头琢磨了半晌,说:“那就去试试吧!”爷俩讨换(方言:四处寻觅)来了鸡血、狗血,涮了铁砂,装进火枪里,李大褂带上火枪,找到吴员外庄上,说明来意,吴员外见他破衣烂衫,不大信服,可是请了那么多人也没治好闺女的病,就再碰碰运气吧,于是领着李大褂来到内宅,刚站下,吴小姐就扭扭捏捏出来了,只见她头上顶着方瓜叶,肩上扛着高粱杆,一会儿唱“我会踏踏我会跑”,一会儿又唱“股蹲股蹲抽袋烟”,李大褂一见这光景,心里更有数了,但他不愿把事做得太绝,心想:把这精灵吓唬住,让他以后不再缠磨人就行了,于是,他抬高了枪口,大声吆喝道:“给你袋烟,送你上西天。”说着,“通”地放了一枪,就见吴小姐扑通倒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了。吴员外老两口吓得脸色蜡黄,跟头骨碌地跑过去,一见闺女没伤着,才放下心来,他们又是掐巴又是揉搓,那小姐哇地吐出一大堆痰,这才呜呜哭出声来,吴员外两口让丫环把小姐扶进屋里,这小姐又要吃又要喝,病立时好了。

吴员外两口子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,接着让人向李大褂提亲,李大褂说:“我穷得饭锅吊起来当锣敲,哪有钱娶媳妇?就是娶了也养不起,给我二亩地就行了。”吴员外麻利地答应了,可他的闺女不依,非嫁给李大褂不可,老员外又让人劝说李大褂,李大褂见推辞不掉,就说回家跟大爷、大娘商量商量。

李大褂高高兴兴地回到家,事情更怪了:大爷不聋了,大娘也不瞎了,一问,大爷说:“那天来了个白衣少年郎,自称是大褂的好朋友,到大褂的瓜园吃了不少甜瓜,很过意不去,再说大褂还救过他的性命,为了报恩,他奔走南北,寻来了治病的灵丹妙药,走时,还留下两锭金子,说是让大褂盖屋娶媳妇用的。”李大褂一听,知道是那小人送的,就把自己去给吴小姐治病这几天的事说了一遍。大爷、大娘说:“千年黑、万年白,看他那一身白,准是修炼了万年以上的黄鼬大仙啊!”

后来,李大褂盖了新房子,娶了吴小姐,一家人过得挺舒坦。

上一篇:白老鼠精作恶

下一篇:李三与黄鼠狼

标签:妖精
故事:妖精的野史揭秘
声明:黄鼬精报恩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