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> 正文

石羊精和芦花的故事

来源:百科故事网时间:2017-05-02 14:38:12

镇江北固山甘露寺背后,有一只羊,是用白玉一样的石头雕的,是个坐像,放在江边山顶上,传说年代久了,石羊成了精灵。

江中间有块暗沙,今日潮,明日潮,潮水带下的泥沙,又聚在上面,成了沙洲。石羊望着它长出了芦苇、禾苗,后来又长出了树木,石羊望呀望的,总望到一位年轻姑娘,在那里挑肥车水,割麦栽秧,石羊很奇怪:怎么老是这姑娘下田做生活?

莫看这块沙洲绿油油的,却常闹水荒。人穷得草房七倒八歪,衣裳披披挂挂,成天唉声叹气,觉得日子过得没有指望。唯独这个叫芦花的姑娘,身不离田,手不离锄,石羊被她感动了,决心帮助她做些生活。

这天五更头里,月亮还没有下山,天上还有星,江心里雾蒙蒙的,石羊悄悄地走下北固山,游过江,到芦花姑娘的田里翻土耕地,直到天发白了,才过江回到北固山甘露寺背后。

天亮了,芦花扛着犁,走到田边子上一看:咦!田已经耕过了,翻上来的泥,油淌滑水的,整整齐齐的,是哪个耕的呢?这样的好心,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?芦花留神了好多天,一个人影子也没有望见。

下种了,一天五更头里,石羊又悄悄地下山,过了江,到芦花田里,把麦种好了,回到北固山上。

麦田

麦田

芦花拎着麦种来一看,啊呀!麦种全下齐了!弯下腰来拨开泥土再细细看一遍,都出芽了,估约还是那个耕地的人做的事,这么好的心,是哪一个呢?

割麦了,栽秧割麦紧似火,亮月子还在中间,芦花就拿着镰刀下田了,才割了半垅,只听见对面“嚓嚓嚓”,飞快地割过来,是哪一家抢我麦子呀?芦花直起腰一看,大半亩麦子割掉了,一排一排整整齐齐放在田里,一个小伙子气喘吁吁地躬在麦窝里,正割得飞快呢!“你为什么割我的麦子?”

石羊直起腰来,满脸是汗:“我替你割的。”

芦花打麦窝里走到石羊跟前,一看是一个皮子白白的枣核子脸的敦实小伙子,芦花问道:“你家麦子都割掉啦?”

“嘻嘻……”石羊光笑不说话。

“以前替我家耕地,替我家下种的都是你么?”

石羊点点头。

“啊,我说是哪个做的好事唦,找了多少天,我怎么谢你呢?”

石羊只是笑笑,又弯下腰飞快地割麦了,芦花又走前一步:“嗳,你这个人叫什么名字?住在哪块?”

“我叫石羊,住在对江北固山上头,甘露寺后边。”

芦花听了,噗哧一笑,哪有住家住在那个地方的?她以为小伙子不想实说,也就罢了。

石羊帮芦花割完了麦,又帮她把麦把挑上场。天发白了,快亮了,跟芦花说:“姑娘,我要回去了。”

“你怎么就走呢?忙了一大阵子,到我家去歇一刻儿,吃碗早饭。”

石羊

石羊

“不,不,我要赶快回去了。”石羊着急地说。

芦花转过身子,陪石羊走了几步,站在那里,望着石羊去远了。她想:大清老早的,哪有船过江呢?想想不放心,又赶到江边,只见大江里白花花的,一只船看不见,她懊悔不该让石羊走,站在江边望着,望着……有一个邻居早上下田,看到芦花望着江水发呆,就喊她:“芦花,太阳老高的了,你站在这块看什么呢?”芦花吓了一跳,脸一红,头一掉,回到场上打麦去了。

芦花打了一天的麦,筛筛扬扬,麦子颗颗饱,在门口堆成了个小山。她晓得要不是石羊,麦子长不到这么好,这个人,人又忠厚,手脚又勤快……想呀想的,越想越高兴。

全村人都说芦花家麦子好,一亩抵得上十亩的收成,都说要是家家收这么多,日子就好过了,这话打动了芦花,芦花想:去找石羊请他帮帮忙看。

第二天,芦花起个早,坐了过江船到北固山,爬到山上,绕到甘露寺后边一看,一户人家没有,石羊真没有说实话?不肯把根本家乡告诉我?她跑到甘露寺里问老和尚:“请问寺院后头,还有一家叫石羊的么?”老和尚回她:“这后边从来没有住过人家,石羊倒有个,石头的,在后边山顶上。”

芦花跑到甘露寺后边,当真有座石雕的羊。芦花想:就是他么?走过去拍拍石羊:“你认得我么?”一个很熟的声音:“认得,认得,你是芦花。”芦花一听,就是替我收麦的小伙子的口音嘛!芦花感动得不晓得说什么是好,蹲下来,拿手摸着石羊,告诉它:全村人都想收到像她田里那样的好麦。石羊看她诚心为人,答应去试试,约好芦花在麦田里等,芦花这才高高兴兴地、依依不舍地走下山去。头遍鸡还没有叫,芦花就下田了。呀,全村的麦子,怎么一夜之间全割光了呢?芦花正在惊讶,只见一个人躬在剩下来的几垅麦子里割着呢!芦花跨大步子奔过去:“这么多麦,全是你割的?”石羊告诉她,昨天晚上他就过江来了,芦花很舍不得他,拿下头巾,帮他揩汗,石羊道:“我们一齐快把这几垅麦割掉吧。”到了天亮,全村人下田,看到麦都割倒了,惊疑了好久好久,捆捆挑挑,运到麦场,打下来一看,虽不及芦花家,同往年相比,要多出好几倍呢!全沙洲听到这消息,都跑来看,羡慕极了:“要是都打这么多,沙洲上的日子就好过了。”芦花听了,又把这话记在心上,不过没有说起石羊的事。

芦花又过江来,到北固山同石羊商量,石羊答应了:“今儿晚上我来,你同我一道割麦。”——这年麦熟,全沙洲的年成,是从来不曾有过的。沙洲有个当方土地,晓得北固山石羊精帮百姓忙到好收成,就想:纸包不住火,日后人都晓得石羊有灵验,都到北固山去供它,还有哪个供我啊?弄得不好,庙还保不住,我连个蹲身之处都没得呢!一山不空二虎,打人不如先下手,他就修了一本,奏到天庭,说石羊:“滥用法术,增粮媚民;勾引民妇,触犯天条。”天庭接到本章,就派兵到北固山抓石羊,押走之前,石羊请求:“我如再回北固山,请把我头还朝北放,让我永远望着沙洲。”天兵说:“不要痴心妄想了,要把你打下十八层地狱,永远去受罪了。”----这些情形,芦花她哪里知道呢!

麦子收场就栽秧了,芦花来找石羊,笑着说:“起五更,睡半夜,季节不等人,你却在山上逍遥自在呢!”石羊没有回音,芦花急起来:“忙时忙月,快帮我们耕田去吧!”石羊一点回音没有,芦花大声嚷道:“你怎么不作声?哪个得罪你啦?”芦花左呼右唤,看石羊还是不理睬她。呜地哭起来了。

芦花失魂落魄地回到沙洲,向村里人哭诉了一遍,全村人这才晓得:麦子收成好全靠北固山石羊,大家劝芦花:“石羊心那么好,我们都去劝劝他,他准会理你的。”村里人同芦花一起到了北固山,对石羊说:“今天才晓得,我们麦收那么多,全亏的你!还望你帮我们种好稻子,争个丰年呢!”石羊一点回声没有,大家又说:“芦花是我们沙洲的好姑娘,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同芦花说句话吧!”石羊还是没有回声。

芦花急死了,拍着石羊,哭着说:“大家伙儿都来求你哪!你一句话不说,难道你是石心、石肠、石肝、石肺,是一块‘狠石’么?”

沙洲人看石羊还是一点回音没有,全都眼泪鼓鼓地说:“芦花哭得这么伤心,石头人见了,也会掉眼泪,你连一句话都没得,你连石头人都不如,真是不能人性石心石肠的‘狠石’吗?”

打这个时候起,人们不叫它石羊,就叫它“狠石”了。其实,芦花他们哪里晓得,石羊在天牢里,日日受审,夜夜挨打,受尽了煎熬,受够了折磨,早已被作践得不成样子了。

石羊在天牢里,一关就是十年,后来天庭查清了,放石羊回到北固山。天上十年,人间百年,芦花和同村人,早已不在人世,沙洲已经换了两三代人了。

天庭答应石羊当初被抓时候的请求,把它头朝北放,永远看着沙洲,狠石的故事,一直传到如今。

上一篇:芍药的典故与功效

下一篇:熊精之发髻的由来

标签:妖精
故事:妖精的野史揭秘
声明:石羊精和芦花的故事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