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> 正文

张献忠部队为何三次入蜀

来源:百科故事网时间:2017-03-21 14:31:58

张献忠部在谷城一带获得较长期的休整和补充再起之后,又取得了罗日英山战斗的胜利,马匹、器械、粮饷,缴获甚多。他的部队更加强大,决心长驱入蜀,占领四川,作为长久的根据地,然后再率部东征。张献忠第一次入蜀是崇祯七年,第二次是崇祯十年,这是第三次,是在崇祯十二年(1639)。但是为了转移敌人的目标,他声称全部入陕。

张献忠等人

张献忠等人

他于崇祯十二年的十月,亲领大军由湖北竹溪进入陕西东南部平利、兴安(今陕西安康)、紫阳一带,原拟越大巴山区转进四川东北部太平(今四川万源)等地,长驱西进。

陕西顿时告警。巡抚郑崇俭立即预作堵截准备,派遣正副总兵张应元、汪之凤、贺人龙、李国奇等统帅大军守兴安,警戒入秦的通道。不料张献忠部又从义溪走马穴洞、石子岭以窥合江;再从鹿耳坡、斤竹坪以窥大宁(今四川巫溪)。蜀抚邵捷春派副将王之伦率兵二千名与献忠先头部队战于汤家坝,王之伦败北,都司何明被击毙。再战于二郎关,松潘参将汤名扬战死,两军全部溃散,川东处处告警。

这是张献忠第一路军队入蜀的战斗情况。

第二路军为罗汝才、惠登相两部。他们于同年十二月进军,次年(1640)正月击败前来追击的湖广巡抚方孔火召部,向四川东面进发,掩护第一路部队前进。这时两路军已连成一气,暂时流动于秦、楚交界地带,可北可东,导致明军两处都要作戒备。

在这种紧急情况下,明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杨嗣昌不得不自告奋勇出任督师。

当张献忠军屯驻谷城时,就已经引起明王朝莫大的慌乱。熊文灿出任五省军务总理,他的招抚决策得到杨嗣昌的支持,并通过杨嗣昌得到朱由检的批准(玛瑙山击败张献忠后,搜获了朱由检批准招抚张献忠的敕书)。但是张献忠再起之后,这个皇帝便把责任推给熊文灿,因此牵连到杨嗣昌。为承担罪责,杨嗣昌慨然向朱由检请求出征。这是朱由检始料所不及的,既解决了督师人选问题,又解消了朱由检因熊文灿偾事而对杨嗣昌的迁怒。于是立即批准,并当面加以奖励。同年(崇祯十二年)八月二十八日,又颁敕书奖励杨嗣昌。其文如下:

向者,边陲不靖,卿虽尽瘁,不免为法受罚。

朕比因优叙,还卿前所夺官,卿引愆自贬,坚请再三,所执甚正,难相听许。联闻春秋之义,以功复过、方当降徒(指张献忠)干纪,西征失律,以卿才识,勘定不难,可驰传往代,出郊之事,不复内御。特赐尚方剑,以便宜诛赏,卿其芟除蟊贼,早奏肤功!诗不云乎:“无德不报”。贼平振旅,朕且加赐焉。

这样的敕书,言简意赅,情文并茂,在朱由检的文告中是仅见的一次。尤其“以功复过”一语,他向来不肯明讲。

在朱由检的心目中,大臣只有过字,没有功字。这次他妄想利用杨嗣昌为他延续政治生命,才被迫出此。

同日晚上,朱由检召集了薛国观等众阁臣,吏部尚书谢升、户部尚书李待问、兵部尚书傅宗龙等,在平台集议。杨嗣昌谦谨,不愿与阁臣齿,再召始入。

朱由检向李待问发问道:“楚军及豫、皖二抚告缺饷,卿部前已发乎?方专征,度何道而足?”

待问答:“督饷臣(张)伯鲸,军兴是其专责,微臣关索文书而已。今辅臣系皇上特遣,宜就臣部题留款项设处开支,多寡,伏候进止。”

朱由检转问傅宗龙:“张献忠舍豫、楚而寇秦,三路见兵几何人?”

宗龙答:“臣至部阅实,其数近十万人。”

朱由检再问谢升:“嗣昌行,以何衔?”

谢升答:“臣以为宜用督师辅臣。”

朱由检令嗣昌上前,慰之曰:“朕以寇乱,烦卿远行,朕不忍卿去左右。”

杨嗣昌答:“微臣实不称职,致方内多亻敬,仰虑宵肝,咎皆在臣。蒙皇上贳其罪而用之,臣敢不尽弩骀之力,继之以死?”

朱由检问:“卿行军,以何者为先?”

杨嗣昌答:“兵难预度,容臣驰至襄阳,条方略上之。”

接着杨嗣昌提有关出征诸事,如军饷、监军人选、调粮饷、总督张伯鲸赴楚(张原驻池州)、封左良玉为平贼将军等等,都得到批准。最后说:“臣闻君命不宿于家,臣朝受命,夕当上道。从丁、厩马,衣装、铠仗,惟所司早给,……”等等。

朱由检大喜,劳之曰:“卿能如此,朕复何忧?”至此,诸臣叩头告退,漏下二鼓。(参见《绥寇纪略》卷7)可以说,这是朱由检生平第一次的军事会议,也是他给大臣最高荣誉的一次大会。

次日,朱由检特赐杨嗣昌如下礼品:(一)精绣百大红纟宁丝表里四;(二)斗牛衣一袭;(三)赏功银四万,银牌一千五百;(四)纟宁丝绯绢各五百。又赐以督师辅臣银印,拨给剿饷银五十五万两。并通敕各省总督、巡抚,皆受杨嗣昌指挥调遣。

朱由检向来赏给大臣大将的银子只三十两或五十两,这次对杨嗣昌何以如此丰厚?第一,他相信杨嗣昌能给他平定农民军;第二,他已到了穷途末路时候,不得不施用重赏。

岂知朱由检心目中惟一能信赖的杨嗣昌,后来竟弄到一败涂地,不可收拾。

同年(1639)九月六日杨嗣昌陛辞。御制七言诗一章。

朱由检对杨嗣昌说:“朕为卿赠行”,杨嗣昌跪下接过诗,朗读,且拜且泣。诗如下:

盐梅今暂作干城,上将威严细柳营。一扫寇氛从此靖,还期教养遂民生。

诗虽平凡,但反映出他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杨嗣昌身上。

宴毕,朱由检把金银器皿,尽赐给杨嗣昌,接着又是五府六部大臣们在国门设宴欢送。

既行,九月十五日抵磁州(今河北磁县),嗣昌上表谢恩,表示感激流涕,誓以必死。十九日过河抵开封,大张布告,宣布皇帝的谕旨,决心“救民于水火”。朱由检所以才把这个盐梅抛出来督师,得意非凡?开封文武官员,谁不侧目而视。

上一篇:寒食节的兴盛到衰落的过程

下一篇:清明节的传说:刘邦祭祖

标签:张献忠
故事:张献忠的野史揭秘
声明:张献忠部队为何三次入蜀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相关知识链接

农民起义领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