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故事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> 正文

晋静公一代君主的逃亡之路

来源:百科故事网时间:2017-03-13 11:26:54

公元前376年。

傍晚,一辆马车在夕阳的余辉中停了下来。“公子,”跟随晋静公多年的老家人还像往常一样称呼他,“公子,咱们到了!”

晋静公——不,准确地说,是晋国原来的国君俱酒,木然地坐在车上。马车腾起的尘埃慢慢地落在俱酒的肩膀上,俱酒像一座雕像,望着这座陌生的小城,一言不发。

晋静公逃亡

晋静公逃亡

俱酒的脸上淌下两滴泪珠。

俱酒哭了。

俱酒心中涌起无尽的哀伤。

700多年前。俱酒的先祖叔虞是周成王的弟弟,一日,二人相戏,成王将手中的一枝桐叶递与叔虞,说:“以此封若。”叔虞乘势请封,说:“君无戏言。”成王悔之不迭,只好封叔虞于唐,晋国始立国。

200多年前,晋文公重耳即位,九合诸侯,称霸春秋50多年,在春秋五霸中时间最长,霸业最雄。

100多年前,韩、赵、魏、范、中行、智氏六卿把持晋国朝政,相互倾轧,晋国国君大权旁落,最后尽入韩、赵、魏三卿之手。

周天子只好封他们为诸侯,晋幽公反而前去朝觐三卿。

晋国的大好河山被三卿居为己有,堂堂晋国的国君只好屈居端氏一隅,苟且度日。

几天前,韩、赵、魏三卿的使者不期而至,悍然宣布废晋静公俱酒为庶人,限三日内迁出端氏,落户屯留,自食而居。

父亲晋孝公刚死不久,俱酒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快,父亲晋孝公尸骨未寒,他晋静公的屁股还没有将祖宗传了700余年的宝座暖热,就从国君降为了平头百姓,去那个叫做屯留的小城里度过余生。

然而,俱酒别无选择。

面对屯留那孔黑呼呼的门洞,俱酒想到今后的日子里他将在这里终老至死,不禁感到几分恐惧。

俱酒望望他的几个女人,他最疼爱的韩妃一扫往日的娇媚,悲戚戚地站在暮色里,华丽的裙裾在西风中瑟瑟发抖。

唉,俱酒无能。俱酒无能挽回祖宗的江山,俱酒无能对付列强,俱酒甚至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。俱酒现在只是一名亡国之君,丧失了国家,丧失了军队,丧失了权力。

俱酒挥挥手,马车驰进屯留这座小城的城门。从此,俱酒开始了普通老百姓的生活。

带来的食品很快就吃光了,俱酒只好把马车卖了;再后来,俱酒又把祭祀祖宗的礼器卖了;再往后,俱酒不得不把韩妃的裙衩也卖了。

韩妃穿上了粗布衣服,韩妃再也不是韩妃了,韩妃变成了村姑。

俱酒只好去下地。

俱酒从来没有下过地,一晌下来,手上脚上打满了血泡。

就是这样的日子,也没能过多久。

一个清晨,老家人去叫俱酒进膳,发现俱酒已经死了。俱酒死得有些蹊跷,鼻子、耳朵、嘴巴都有出血的痕迹。韩妃面无表情,站在俱酒身旁,一句话也没说。

老家人自然不敢问,将俱酒紧攥着的拳头掰开,发现俱酒手心里用血写成的一个字——“晋”。

俱酒死了。俱酒的死,标志着一个强大晋国的消亡,宣告了中国奴隶制社会的结束,代之而起的战国七雄,将中国的历史车轮拉进了漫长而又悠久的封建社会。

俱酒死后,被埋葬在屯留城外的一座小丘上。

2000多年过去了,小丘被风沙淹没,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墓地所在。俱酒慢慢化作了一抔黄土,晋静公俱酒的名字也和黄土一样,被历史所遗忘。只有俱酒最后用血写成的那个“晋”字,被俱酒的子孙们指为姓氏,一代又一代地永远继承了下来。

上一篇:陈轸智退留言,得秦惠王善待

下一篇:魏齐是怎么自己作死的,为何范雎对他要睚眦必报?

标签:晋静公
故事:晋静公的野史揭秘
声明:晋静公一代君主的逃亡之路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